第322章 章 重赏之下

    a?ká}?)bjef?s)_47??yg0??$?hj?+ybx??一声喊完,城楼上一片忙乱。

    戚石头被送回去后,躺床上起不来了。胸口一条又长又深的伤口,失血那么多。

    他缝了二十多针,昨日又是一番忙碌,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。大夫说他伤口有些化脓的迹象,必须得卧床几日。

    戚石头原本不肯,众人让他喝止痛汤药,顺便让大夫放了安神药材,戚石头一碗下去,不睡也睡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这一倒下,城中群龙无首。

    除了傅远德,就数他官职最高,这两日陆校尉等人都听他号令。如今他不在,众人一片忙碌,却如没头的苍蝇乱转。

    有老兵大声喊叫想要让大家列队,无人理会,那点声音一下淹没在奔跑中。

    玉栋看众人杂乱无章,连忙大声喊道,“大家不要乱,不要乱,每个城垛守一个人!”

    他边上几个刚入伍的百姓听到他的话,收住脚步,“颜大爷说了,让我们每个城垛守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众人不再瞎跑,各自找城垛站队。

    钟有行和钱昌行伍出身,两人跟在玉栋身后,安排每个城垛一个老兵带三个新兵,一下城楼上四千人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老兵拿了弓箭,新兵一个拿盾牌,两个拿大刀,四人有攻有守,长距近身皆可,似模似样。

    松城那边,滕王昨日派出密使后,就等着润州开城门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可一夜过去,润州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傅远德不是硬骨头,自己派密使游说,三言两语就能让他献城投降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傅远德竟然拒绝了自己的招降。

    清晨听探子传报润州城楼上人头涌动,竟然多了很多守军。

    滕王派人守住润州四周,确信没有朝廷援军入城,难道是傅远德故布疑兵?

    “既然傅远德不识抬举,就让他知道知道厉害。”滕王一怒之下,带了三万士兵打算攻城,“大家辛苦些,等拿下润州城,今夜我们就在城里劳军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我们接到密报,润州只有一千守军。现在看那人头,少说也有四五千人,要不等探子再报?”席先生看人数不对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先生不必担心。探子的消息必定无误,润州城里只有一千守军。现在那些人,估计是傅远德故布疑阵,拉了民夫上来凑数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润州事关重大,不如还是等洪大将军大军到了,我们再攻城?也免得伤了士气。”

    滕王不以为然地一笑,“一帮乌合之众,何必等大军?先生不用担心,估摸着也就一二两个时辰,就能拿下润州了。没有援军,就凭傅远德,再加有勇无谋的戚石头,何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会不会是城中还有伏兵?”席先生看那城楼上的样子,看着并不杂乱。

    滕王骑在马上,挥起马鞭遥指润州城楼,“先让人去城下劝降。若傅远德再不识抬举,让人分四面同时攻城。谁第一个攻入润州城的,重赏白银百两。”

    自从打算带兵出蜀中之后,青州润州两地,他早就派人来查探情况,两地守军情形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洪天锡带兵是把好手,但他李世冀也不是武帝那样,一点兵法都不懂的。

    区区一千守军的润州,他还没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滕王下了重赏,传令官分头传令之后,蜀军更是士气高昂。

    百两白银,这可不是小数目。

    席先生听滕王下了这命令,倒不好再说别的,只好说道,“王爷,既然打算今日拿下润州城,不如派人去后面迎一迎洪大将军,免得他带着大军跑松城去?而且,您答应洪大将军,傅远德是要留给他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本想着留傅远德一条命,既然他一心求死,也不用为难了。等拿下润州城后,若傅远德能活捉,就将他交给洪大将军处置。若是死了,将他人头送给洪大将军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大军到了润州城下。

    一个士兵奉命对着城楼大喊,“城中上下听着,我家王爷兵临城下,快点投降,饶你们一命。”

    他喊了两声,城楼上有人探头来看,却没人应声。

    “城中上下听着……”这士兵刚想再喊第三声,城楼上有人探出身子,大声说道,“怎么这么啰嗦,看我们没应声,不就是懒得理你吗?还不快点攻城?”

    原来是赵全生听得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要打快点打,要不是我家大爷说什么不斩来使,老子就赏你一支箭。”钱昌也探头说道。

    那士兵硬生生被噎住了,“你们等死吧!”他抬头大喊了一声,拨转马头回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这里有样东西,带给滕王爷!”城楼上玉栋大喊了一句,随后身后的钟有行丢下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那士兵看一颗圆球样东西掉下来,伸手一把抓住后,入手湿腻,再一看,居然是颗人头。

    他虽然也在沙场上看过血腥了,这一抓住人头,还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这人虽不认识,到底不敢随便扔了,只好带回去。

    滕王见到那人头,竟然就是自己派出的密使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,傅远德竟敢如此挑衅。

    他气得抽了一下马鞭,大声下令道,“擂鼓,攻城!”

    随着滕王一声令下,蜀军鼓声震天。

    城楼上,刚上城楼的百姓们,脸色紧绷,有些人的手,好像还在发抖。

    “都不要怕,大家看看我们身后,城中的家人们,还等着我们杀退敌兵的好消息呢。”玉栋对身边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没什么好怕的。”赵全生拍拍边上一个身材魁梧的人,“你这身板,杀个八个都嫌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俺跟家里人说了,俺要杀十个,给他们一人一个报仇。”那大汉点头说道,握紧手里的刀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,拿刀别砍太早,看人探头就砍!”钱昌和钟有行一边走一边叮嘱。

    蜀军架起云梯往城墙上爬过来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第一个从城垛上探出头想爬上来的。

    “傻大个,快砍!”

    那个说要杀十个的大汉,听到赵全生的喊话,挥刀砍下,被蜀军的血溅了一脸。

    温热的血喷到自己身上,他愣了一下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