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5章 章 步履难行

    ??v?j?,?us?/?f?.=t{?o)s?0iv.u??看到玉栋无恙,心中稍安,看着玉栋那一身永定士兵服饰,他一抖缰绳,转身往蜀军军营而去。

    玉栋心里有一堆的话,却无法说出口,眼看着洪天锡越跑越远,他趴在城垛上,大声喊道,“你们不要跟着滕王作乱了,家中的亲人,还等着你们回家呢!”

    洪天锡听到这话,后背僵直,却到底没有回头,反而往马屁股上抽了一鞭,更加快速的逃离。

    回到蜀军军营,滕王正在营前,看洪天锡如此模样,他笑着问道,“大将军不是要查看敌营?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城楼上那少年,和大将军是旧识?”

    “看着有点像故人,当初在云昌,我教过两个少年武艺,那人好像是其中之一。只是经年不见,认不准了。”

    洪天锡面色如常地说道,“王爷,不如派人去探听一下,若真是我教过的颜玉栋,或许我可说服他投诚。”

    滕王狐疑地看了洪天锡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知王爷意下如何?那颜玉栋年纪不大,若是投诚过来,我想亲自带着他,将来,也好有个养老送终的人。他是我徒弟的身份传出,永定也饶不了他。”洪天锡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大将军是想收他传个衣钵。那不如现在就放出风声,说颜玉栋是你徒儿,情同父子,断了他后路也就是了。”席先生在边上笑着建议。

    “颜玉栋?就是颜锦程的堂弟?说起来他和我们也真有缘,冲着大将军徒弟和颜锦程堂弟的身份,他也注定该是王爷麾下啊。”那个建议驱百姓夺城的谋士,凑趣地说道,说完还讨好的看看滕王和洪天锡。

    洪天锡听着这几人的话,心中有些焦急,面上却没有显露,“如今他在润州城里守城,若他这两重身份漏出,只怕城里那些人容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所虑也有理,那大将军的打算是?”滕王亲切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想写封书信,让人送进城去。就不知如今城中还有没有我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滕王稍想片刻,“等大将军写好书信,让人送进城中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不如现在就写封书信。润州这边僵持太久,对我们不利。”席先生催促道,“若大将军能劝降颜玉栋,可算是师徒协力拿下润州,也是一段佳话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纷纷附和,洪天锡应付了几句,“我这就去写书信,王爷,攻城之事先暂停吧?若劝降不成,我们就将大军调上来,一鼓作气攻下润州。”

    “好,若明日城中还不开城门,就让大军猛攻。”滕王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洪天锡应了一声,转身去写书信。

    润州被围加被围攻,前后算起来已经四五天。洪天锡盘算着,若朝廷要派出援军,也就这几日会到了吧?

    今日休战,至少能让城中喘口气。

    洪天锡也说不清自己心中是何心思。他有心忠于朝廷,可武帝却也是害死他妻儿的凶手。

    他想一心助滕王,可想到韩家村、青州这一路的惨象,心中明白滕王不是仁君。

    尤其是唐赫章跳江之后,每当夜深人静,他就会想起,自己也是唐赫章所唾骂的乱臣贼子。

    洪天锡只觉自己无处可退,如何做都是错。

    可今日见到玉栋,一身甲衣站在城楼,恍如与城楼化为一体。

    他唯一的念头,还是让这徒儿活下去,哪怕是要让朝廷得利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他不能说不攻城,只能以劝降的名义,能拖延一天是一天吧。

    洪天锡在营帐中字斟句酌地写了一封书信。

    以滕王今日所言,只怕对自己的话不会全信,这封书信必定会被查看。

    所以,洪天锡在信中只说了几句自己为何赴蜀的详情,又提到润州城守军必定不多,为玉栋安危,让他多想想云昌时自己的教导,转投滕王麾下,助自己报仇。

    他写好之后,也不封口,直接让亲兵送到滕王处。自己让人取了润州一带地形图,召集军中将领议事,商讨如何攻城之事。

    滕王看了那封书信,字里行间可见情真意切,信的内容也是劝降。

    席先生接过看了一遍,也觉这的确是封劝降书信。

    润州城里,如今要混入密探十分不易,但到底还有以前留下的人手。

    滕王让人想法子将信传入城中。

    可惜留在城中的密探,人数太少,起不了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而自从蜀军攻城后,润州城内全民皆兵。

    青壮上城楼,老人妇人忙着为将士们送药疗伤做饭送菜。

    而孩子们一分为二。小娘子们跟着玉淑,为将士们洗衣缝补。

    小子们在玉梁鼓动下,满城转悠。稍有可疑之举,这些孩子们就一拥而上围堵,招呼其他人来抓密探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润州城中的消息,很难往外递送。滕王直到昨日,才知道城楼上那些新增的守军,居然全是城中的百姓。

    书信送出后,滕王也只能等待,期待润州城中,传来好消息。

    玉栋见过洪天锡后,只懊悔自己居然没有告诉师傅傅远德伏诛之事。他若是告诉师傅这消息,或许师傅就幡然醒悟,不再帮助滕王了。

    戚石头等人不知玉栋的心焦,奇怪蜀军后援大军来到,居然没有趁机攻城。

    他们算算日子,就算朝廷不知青州失守之事,如今四天时间,润州告急的消息,应该传入京城了吧?怎么援兵还未到?

    润州城中,粮草日渐减少。

    军中原本囤积的粮食就不多,这四日消耗之后,算算只够三五日口粮了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再不来,只能从蜀军手里夺回润州了。”戚石头悻悻然嘟囔了一句,看看玉秀,没再问主意了。

    这几日玉秀出了不少好主意,可这缺粮的事,除非神仙,不然谁能有法子?

    玉秀也知道城中缺粮,可她将城中富户们能说动的都说动了,再要捐粮是万万不能了。

    戚石头让人去清点人头,又吩咐众人趁机修整,自己也让大夫为自己换药。

    玉栋终于能和弟弟妹妹们一起吃顿饭。

    他走进后院,看玉秀正带着玉淑和玉梁,还有赵全生和柳絮洪伯六人,一起蹲在墙角挖地。

    “秀秀,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