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6章 章 通行令牌

    !z?%i??c'g?nab??*?j?m??v?klxb?6??y?3qmi我打算挖个地窖出来。”玉秀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,放下手中用来运土的篮子。

    这地窖,她早就在看地方,陆府里只有这角落最隐蔽。她打算挖好之后,让玉淑和玉梁藏身。万一润州被攻破,他们两人藏到地窖里,再放上花木盆景,蜀军匆忙之间也不会细搜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玉栋听玉秀满口都是淑儿和小四如何藏身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?我自有法子,先保密,回头再告诉你。”玉秀说着,难得调皮地眨眨眼卖关子。

    玉栋还想再细问,玉秀已经走过去,低声问道,“哥,我听说你蜀军的大将军来了?”

    玉栋点点头,也压低声音说道,“是的,我看到师傅了,他看起来老了好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秀秀,刚刚在城楼上我来不及说。我想师傅要是知道傅远德已经死,是不是就不会再帮着滕王了?”

    玉秀看玉栋犹豫地说着,希冀地看着自己。她不由叹息,这些话,哥哥自己也不信吧。洪天锡就算有心退步抽身,滕王也不会放的。

    何况,将心比心,玉秀觉得,若自己是洪天锡,只怕对武帝也是有怨气的。或许因为忠孝之念深驻脑海,洪天锡自己也没想过。

    这样的矛盾和煎熬,他们是无法体会的。

    玉栋说完,看玉秀只是不开口,苦笑了一下,“秀秀,我想晚上出城,去找师傅。他若是不帮滕王,或许,润州之围就解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玉秀想也不想地反对,“哥,就算你能劝说洪师傅。可城外蜀军重重把守,洪师傅是大将军,必定在大军驻扎深处,你出城怎么见到他?”

    玉栋抿紧唇不说话,脸上浮现倔强之色。城中粮食短缺,守军人数越来越少。若是说服师傅帮助朝廷,既免了师傅的反贼之名,又能解除润州之困。

    玉秀看他这样子,刚想再说话,就听到院门响动。

    她连忙和玉栋一起到院门处查看,门外是阿胜带了一个男子,玉秀还没看清那人是谁。

    那人已经激动地紧走几步行礼,“大爷,大娘子,小的可找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仔细一看,原来是派到蜀中的管事,“木海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木海衣衫有些破烂,风尘仆仆,眼中血丝密布,显然好久没歇息了。

    “大娘子,小的是四天前,跟着往城里逃的百姓们后面进城的。可到了城里,打听到广生记的时候,铺子里没人。小的在城里打听找人,好不容易今天才打听到大爷和大娘子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管事到润州时,因为润州城门禁闭,没法进城。

    他就在城外转悠,四天前城里百姓闹着出城,结果被蜀军在外面追杀。宁海有些武艺防身,趁着润州城的百姓们跑回城里时,他也跟着跑进来。

    可到了城里,人心惶惶,想打听都没人理。好不容易打听到广生记铺子的地方,因为铺子里掌柜和伙计都跟着玉栋守城楼去,铺子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他在城里转悠几天,今日才打听到玉栋他们住在这里,连忙上门了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秀让他坐下慢慢说,听说唐赫章亲手毒杀了唐鹤年,跟着蜀军去见滕王后再无消息。

    随后他在青州遇上洪天锡,“洪老太爷给了小的一块令牌。这牌子还真管用,路上小的遇到几次蜀军,看了这牌子,就没为难小的。”木海庆幸地说着,掏出洪天锡给他的一块回黑色乌木木牌。

    玉栋听说这木牌如此有用,好奇地接过来看,又让洪伯带木海去前院歇息吃饭。

    他这几日在军中看了不少事情,接过这木牌仔细一看,木牌上写着“见令放行”字样,原来是军中的通行令牌。

    军中认令不认人,有了这块令牌,在蜀军中就可以畅行无阻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那令牌垂眸想了片刻,将令牌放入自己袖袋,高兴地说,“秀秀,我有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他说要去见洪天锡,玉秀说大军阻隔,他没法见到人。

    有了这块令牌,他只要趁夜摸出城去,不就可以见到师傅了?

    只要见到师傅,他就能劝说师傅回家了。

    玉栋越想越高兴。

    玉秀却压根没有注意。她听木海提到唐赫章毒杀唐鹤年之事后,想到前世。

    前世,唐鹤年可是唐赫章死后,他还活得好好的。不过他那官瘾倒是没变。前世,唐赫章死后,他为了巴结上官谋求仕途,还不顾体面,不顾自己是他父亲妾室的身份,将自己送出。

    当时多少人知道后,对唐鹤年之行为不耻,他却是压根不管。

    前世,她到了唐府时,唐鹤年留在青州奉养老父。唐家其他两个老爷和今世一样,还是在南方为官。

    前世她到唐府时,府中还有姨娘。

    可今世,她留心打听,唐府的人都说老太爷与太夫人夫妻感情甚笃。太夫人过世后,老太爷一心游历讲学,钻研学问,压根不近女色。

    这样的唐赫章,和前世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是不是因为前世,唐赫章没来明州,所以看情势不对,就先到蜀中将唐鹤年带回家中?他前世做出留连花丛的风流样,也是为了拒绝滕王的招揽?

    若真是如此,那唐赫章,是因了自己的重生而不幸了吗?

    想到这种可能,玉秀五味杂陈,说不清自己心里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秀说了两句,看她还在愣神,拍了拍她肩膀,“秀秀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哥,你说什么?”玉秀吓了一跳,回神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木海的那块令牌,我拿去给戚将军看看,你说行不?”玉栋看玉秀还在愣神,想起这些日子她累得很,何必再让她劳神,就只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自然可以的。”玉秀刚回神,压根没多想。

    玉栋心里高兴,迫不及待地跑到前院去见戚石头了。

    他一想到自己只要见到师傅,说服他帮着润州,等解了润州之围,就让师傅回云昌去,以后他好好照顾师傅,让他安享天年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