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9章 章 师徒情绝

    玉栋没想到洪天锡忽然暴起而怒,还误会自己,不知该怎么解释才好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师傅带兵自然是厉害的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不是说带军厉害,而是滕王这样的人,怎么能做皇帝?

    他不高兴就杀人,那他要是做了皇帝,天下百姓不就遭殃了?

    他不是觉得师傅不厉害,而是觉得师傅不该帮助滕王啊。

    难道是自己说错话,让师傅误会了?

    玉栋不明白自己刚才哪里说错了,想要辩解自然也无从辩解。

    洪天锡见玉栋没再开口,停了一下,过了一会儿,又沉声问道,“还是你知道周明已经带援兵南下,最多三天就到润州了,觉得我会输给周明那个毛头小子?”

    玉栋听说朝廷援军最多三天就到润州了,有些惊喜。再听到洪天锡说他觉得师傅会输给周明,这怎么可能呢?他压根没将师傅视为敌人,怎么会觉得师傅会输呢?

    他忙摇头,又想起营帐里没点灯。刚才师傅把他拉到营帐角落里,就算有外面火把透进来的光,也看不清。

    他摇头只怕师傅看不见,又开口说,“不是,师傅,我没这意思,我压根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洪天锡却压根不听他说,又压低声音问道,“今日我本来让人给你送书信,想要劝你和我一起襄助滕王,立下从龙之功!现在我问你一句,为师在蜀军为将,你愿不愿降了滕王?”

    玉栋张口就想说不愿意。

    滕王如此残暴不仁,他怎么肯投降?

    他要是加入蜀军,不也像现在那些蜀军一样,视人命如儿戏吗?

    若他对着老幼妇孺挥刀,那怎么对得起父母的教导?弟弟妹妹们也要以他为耻吧?

    玉栋想大声拒绝,又想到这是师傅在问自己,自己若是拒绝,岂不是对师傅的不敬?

    他不愿违心,又不想对师傅不敬,就紧紧闭上嘴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洪天锡没听他说话,又说道,“唐赫章不愿为王爷效力,自己跳入兰江自尽了……”

    玉栋没想到唐赫章竟然自尽了,“唐先生,真的死了?”

    今天木海提到唐赫章去见滕王了,现在没有消息,他还猜测是不是因为不愿归顺而被囚禁,没想到,唐先生竟然跳江自尽了!

    “真的死了,落入江中,尸体没有打捞到!估计是喂鱼虾了。”洪天锡冷冷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顿了一下,他又接着说,“你堂兄颜锦程也在滕王身边,滕王若是登基,颜锦程就是第一功臣了,他现在正受滕王重用,跟在王爷身边听宣。你若归降王爷,又有为师在这做大将军,前途自然不可限量。”

    洪天锡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完这几句话,随后,双目紧紧盯着玉栋,等他回话。

    玉栋听到洪天锡提到颜锦程,想起刚才看到的颜锦程那谦卑的笑容、讨好的语气,再想着唐赫章乍见他们时的慈祥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不愿意!我不会归顺滕王的!”他僵直了脖子,坚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话音落地,帐中一时再无声息,只能听到洪天锡粗重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洪天锡才怒声说道,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既然你不愿和我一起留在蜀军效力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玉栋听到这赶人的话,忍不住扑通一下跪地,哀声请求,“师傅,您跟我回家吧,我们会好好孝顺您的,洪伯也很挂念您,我们都想您。您别做这什么大将军了,跟我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他想要拉住洪天锡的手,却只拉到了袍袖一角。

    洪天锡哼了一声,“你现在是带兵的人了,男子汉大丈夫,怎么能有这种小儿女形状?你不愿归顺,我们师徒各为其主,就是敌人了。”他说着提刀刷的一声切下了被玉栋拉着的那角袍袖,“你我师徒情分,今日尽了!明日我会率军攻城!你好自为之吧!”

    玉栋没想到师傅竟然如此决绝,拿着那副袍袖,跪坐地上,忍不住流下两行泪水。

    兄妹四个刚回云昌镇时,他就跟着洪天锡学武了。

    教学时洪天锡是严师,平时却是慈祥和蔼,对他们兄妹四个极尽关怀。

    师傅无儿无女,他一直发誓要孝敬、报答师傅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他怎么能因为师傅,就归顺滕王?

    润州城里,倒下了一个又一个有血气的百姓和士兵,他若归顺了,他怎么对得起这些一起流血守城的人?

    道不同,不相为谋!

    洪天锡说的这句话,在他脑子里炸响。

    他不能留在这里,他得回润州城里去。

    他想站起来,可跪坐得腿好些僵了,站了一下竟然没站起来,他一咬牙站起踉跄了一下,差点撞到营帐里的案几上。

    洪天锡一把拉住他,“念在我们师徒一场,我送你出去!”

    “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师徒情分已尽,你不用叫我师傅了!”洪天锡打断了玉栋的话,“跟我走!”

    玉栋茫然地跟在洪天锡身后,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蜀军军营的,到了军营外面,洪天锡看着对面的润州城,“明日我会率军攻城,就让我看看你现在的本事吧!我不会手下留情,你若感情用事,就是置秀秀他们的安危于不顾了!你我师徒缘分已尽,再见就是敌手,不用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玉栋茫然地点头,也不知自己是如何走的,等他回过神时,已经回到润州城内。

    玉栋进了润州城,就看到戚石头、玉秀和赵全生几个等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不知说什么好,只喃喃说了一句“他不肯”。

    戚石头看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询问地看了玉秀一眼。

    玉秀跟戚石头说,“我哥一直担心守城之事,可能没有劝服洪典,心里内疚失落……”

    戚石头没想到玉栋会因为劝降被拒就成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该去冒险!会去做滕王手下的大将军,能是好人?”戚石头气得说了一句,再看玉栋那茫然的样子,又劝道,“大郎,你也别太担忧,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洪典弃暗投明我们要守润州,他不肯,我们还是得守润州嘛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