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1章 章 临阵变故

    玉秀明白了洪天锡的一片苦心,然后,也明白了他的心境。

    大仇得报,生无可恋。活着也连累他人,不如一死求个干净。

    这份心境,和前世的自己,何其相似?

    由己及人,玉秀痴了半晌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玉栋看自己说完后,玉秀没有说话,一抬头,却看到玉秀又在流泪。

    和刚才的呜咽哭泣不同,玉秀此时只是看着自己脚下的地砖,一滴滴泪水顺着脸颊流下,无声,也绝望。

    她坐在那里,明明青春正好的一个小姑娘,好像一下苍老了几十岁,就像一个迟暮的老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秀秀,你别伤心,师傅可能只是一时生气了……”玉栋不知道玉秀为何忽然这副样子,讷讷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玉秀回过神,看玉栋担心地看着自己,她张了张嘴,却无法分说。

    玉栋若知道洪师傅是存了死意,又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?

    可若不告诉他,他将来要是知道了,会不会怪自己?

    玉秀想到洪天锡说的三件事。

    第一件他让人给玉栋送劝降书信,这说明城中还有滕王密探。

    第二件,朝廷援军要来了,最多三天。他们只要再守住三天,润州之围困就可解除。

    第三件事,明日他会带人攻城,那就是接下来攻城之事由他来管,他们应该可以喘口气了。

    有洪天锡放水,他们守过三天后,就能等来朝廷的援军。那在他们兄妹无恙前,洪天锡肯定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洪天锡的话并不难懂,只是玉栋已经伤心过头,压根没有细想。再说不懂那份生无可恋心境的人,也不会明白为何会有求死之心。

    既然洪天锡暂时不会有事,玉秀想,她还是等朝廷援军来时提醒哥哥,让玉栋到时直接去找洪天锡。

    这样既能救下洪师傅,又不怕哥哥冲动遇险。

    玉秀拿定主意后,看玉栋还在担心地看着自己,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,提醒道,“哥,你快点告诉戚将军,朝廷援军最多三天就到吧。把这好消息告诉所有人,让大家都高兴一下。”

    玉栋看玉秀脸色还不是很好,挪了几步又站下看着她。玉秀假装生气地赶人,他想想叫了柳絮过来陪着,自己去找戚将军商议了。

    洪天锡看着玉栋离开,在军营边等了半晌,没听到润州内外有什么动静,想来玉栋应该平安无事了,才回到自己的营帐歇息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滕王叫了众人商议,跟洪天锡说昨夜派人往城中传信,至今未收到回音。反而是今日一早,润州城城楼上丢下了两个城中密探的人头,想来是拒绝归顺之意。

    “听说傅远德对颜玉栋很是重用,若润州保住了,想来傅远德会向上举荐的。”末了,李世冀意味深长地说。

    他已经知道傅远德已死的消息,但这消息,暂时,他还不打算让洪天锡知道。

    洪天锡大怒,起身抱拳请命,“王爷,既然颜玉栋不识抬举,我与他师徒之情分已经断绝,求王爷准许我今日就带兵攻城。”

    滕王看洪天锡只有愤怒,毫无伤心之色,难道他估计错误,洪天锡对颜玉栋的师徒之情,并不如何看重?

    “大将军,不如本王再安排人去劝说一下,那到底……是你的爱徒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说笑了。当初收下他,也是迫于无奈,加上当年在云昌,只觉此生也只能在云昌终老了,收个徒儿也好养老送终。如今王爷给了机会,让我能重上沙场,还能报当年之仇。我只愿沙场马革裹尸,赢得功名声名!”

    洪天锡这话说得斩钉截铁,滕王犹豫一下,笑着赞了一句好,又说道,“大将军有这心,那不如这样,大将军在营中安排攻城之事,就不用到前面以身犯险了。”

    洪天锡一愣,刚想再请战,滕王已经摆手说道,“大将军与颜玉栋到底有师徒名分,本王不想让大将军为难。上将军决胜于千里之外,也不必一定要亲临沙场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洪天锡无话可反驳,听着其他人纷纷赞誉王爷体恤,他看滕王正盯着自己,只好答应了。

    不能亲自看着,他心里没底,也不知城中情形如何。

    昨夜自己说的那些话,他担心玉栋性子忠厚,未必明白深意。只是,城中其他将领总有听明白的。就算这些人都未明白,玉秀伶俐机变,必然是

    听滕王说城中能杀了几个暗探,想来玉栋应该是将昨夜自己的话都记住了。

    滕王不让他亲临城下,是对他有所防备啊。

    滕王见洪天锡答应了,召集众将,摊开润州地形图和城防图。

    洪天锡看着那城防图,“王爷,您带兵攻城几日,这城防只怕有变。今日不如安排人从四面佯攻,先一探虚实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依大将军所言。不过,永定援军就快到了,速战速决,这两日必须拿下润州城。”

    “是,臣领命!”洪天锡躬身行礼,大声应道。

    他这一句“臣”的自称,让李世冀大为满意。

    洪天锡从青州带来的大军都驻扎在靠近松城之处,他很快从那调来五万兵马,对润州东西南北西门各派五千精兵攻城。

    洪天锡和滕王等人远远查看,攻打了小半个时辰后,洪天锡想下令鸣金收兵。

    滕王摆摆手,“大将军,不用撤兵了。我们兵强马壮,应该一鼓作气,来人,擂鼓催军!四门再各加派五千人手。”

    洪天锡面色一变,连忙劝说,“王爷,这样强攻,只怕我们会兵力受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将功成万骨枯,打仗,哪有不死人的。”滕王微笑地看着远处的厮杀,慢慢说道。

    洪天锡没想到滕王竟然阵前这样安排,心里暗暗着急。他调来的兵马,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,作战勇猛。

    眼看着喊杀声震天,他不由看着南门处心焦,这样猛烈攻打,玉栋能撑住吗?

    滕王觉得这样猛烈攻打,润州城必定手到擒来,没想到,到了日薄西山之时,居然还未攻克。

    “王爷,夜间不利攻城,不如先退兵吧。”洪天锡再次建言。

    “好,明日再攻,倒要看看润州城里还有多少能打的!”滕王哼了一声,拂袖回营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