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2章 章 务必活着

    润州城里,的确没多少能打的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厮杀,四门将士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玉秀带人为那些将士们疗伤,看着越来越少的兵力,大夫们悄声说金疮药已经不多。

    若明日再这样猛攻,只怕不用半个时辰就守不住了。

    城中已经缺粮了,现在的这些粮草,是玉秀带着人挨家挨户劝说,让每家将自己的口粮拿了大半出来,还宰杀了几匹战马。

    到明日,军中就断粮了。除非他们抢百姓的口粮,将战马全部杀了。只是,他们怎么能这么做?

    缺粮少药,接下来,该怎么办?

    朝廷援军,怎么还不到?

    要是还不到,她要怎么保住哥哥和淑儿、小四的平安?

    她看着玉栋跟戚将军几个在那清点还能作战的人数,叫过玉栋低声问道,“哥,我听戚将军的意思,城中缺粮,形势不利。朝廷援军离我们不远了,我们为何不再派人去求援啊?”

    “城外都是守军,这出城求援要突破层层重围……只怕城里,选不出多少人手。”玉栋看看疲乏至极、席地而躺的士兵们,为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没想过再派人求援催促的事,只是一来城中人手吃紧,二来外面重重围困,派人出去不是送死?

    守在城里,等到援军来的时候就能活下去,这要是出城,却等于送死了。

    再说,要突围出去,可是耗费体力的事。现在大家累得走都走不动了,还怎么突围?

    玉秀明白玉栋的意思,只是,若滕王的重点是攻城,那对于逃出城的人,应该不会重兵追击吧?而且,他们在城外,还有个洪天锡。

    “哥,你要是带了赵全生、钱昌和钟有行突围,可有把握?”

    “我?”玉栋从未想过自己去突围求援。

    “是啊,如今城里,只怕也只有你合适了。我问过钱昌和钟有行,他们说蜀军着重就守着北门和南门,东西两处人较少。你们四个若是选西边,跑出一段路后就有村落,到时,或许可以到村里借套衣裳,扮成百姓北上,绕开蜀军沿路去与援军碰头。”

    玉栋听玉秀说得头头是道,显然盘算良久了。他犹豫地问,“秀秀,我要是去突围求援,你们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哥,润州真要失守了,你留在这也没用啊。”

    玉栋听了这句大实话,张了张嘴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要是城门失守,我还能护着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,你忘了我们有藏身之地了?城门要真失守了,我和淑儿、小四都会藏起来。陆府地方大,蜀军一时肯定来不及细搜,只要你尽快带了援军来,我们不就都没事了?”

    玉栋还在犹豫,戚石头看他们在这说话,走了过来

    玉秀招呼了一声,将自己的打算说出来。

    戚石头看看望不到底的黑色天际,“大郎要冲出重围,只怕不容易!”

    “戚将军,但朝廷援军已经近了,或许只要催促一下,就马上到了。我听我哥说,今日一战后,死伤了大半,要还是死等援军自己过来,润州只怕就守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无话可说,而剩下的几个将领里,戚石头胸前那刀伤本就未好,甚至还有化脓迹象,压根没法骑马出城,其他像陆校尉等人,武艺还不如玉栋。这么一盘算,玉栋突围是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定下之后,玉秀催促玉栋回去歇息,她也带人回去为玉栋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玉栋熟睡后,玉秀叫了赵全生、钱昌和钟有行三人,一见到三人,她蹲身行礼,“我哥哥的安危,就拜托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钱昌和钟有行对视着犹豫一下,钱昌开口道,“大娘子,我们两人是世子爷当初留下的,世子爷命我们要护好大娘子。大爷要去突围,我跟着去,让老钟留下保护大娘子吧。”

    玉秀摇摇头,“若是润州失守,别说留下一个,就是你们两个都留下,也护不住我的。你们武艺再高强,架不住蜀军人多啊。倒不如全力护住我哥哥突围,让周世子早点带军来解围。”

    玉秀的话也有理,可钱钟两人还是犹豫,“再说,周世子留下你们时,可是说过要你们听我的吩咐的。你们已经是我颜家的人了,自然应该听我的。若你们一定不肯听,那你们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钱昌和钟有行无奈地再对视一眼,“谨遵娘子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你们三个记着,突围之后,要是蜀军围得厉害,就带着我哥找地方藏起来,不必强求去找援军,务必让他活着!”玉秀沉声说道,“打晕他,迷晕他都无妨,不要让他冲动行事!我就一个哥哥,你们务必,让他活着!”

    玉秀说这些话时,紧紧看着赵全生三个,显然要他们保证。

    三人又互相看了一眼,钱昌肃声说道,“大娘子放心,我们就算豁出命去,也会护住大爷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有几张银票,你们每人拿了藏在身上,自己也要小心。”玉秀拿出三张银票,一千两一张。

    赵全生三人也没犹豫,接过收好。

    玉秀舒了口气,让他们也下去歇息,自己来到厨房,为四人准备点干粮。

    陆府里的下人走了大半,厨房里更是寂静。

    玉秀打开米缸,发现已经见底了,苦笑了一下,上下翻找,终于找到小半袋面粉。

    她倒水揉面,听到厨房门吱呀一声,有人走进来,她抬头看到是玉淑提着一盏灯笼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姐,我看你还没回房来睡,刚才去外院听说哥明天要带人突围,你在厨房忙活。”玉淑身上,也穿着以前在家中干活的粗布衣裳,嘴里说着,走进厨房里,将灯笼放到厨房中的案板桌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也没睡?”

    “姐,我不是小孩了。听人说,要守不住了,是不?”

    玉秀抬手,想揉揉玉淑的头,抬起手看到自己手上的面粉,将手放下,走近玉淑将她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她比玉淑高了大半个头,这么一搂,她的下巴刚好抵在玉淑的头顶上,碰着玉淑那头柔软的黑发。

    “淑儿,别怕,姐姐在这呢!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