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3章 章 离城在即

    玉淑听着玉秀的柔声细语,忍不住伸手抱住玉秀的腰,“姐,我不怕,有你和哥还有小四在呢。”

    她将头靠到玉秀肩上,玉秀感觉肩头有温热的湿意,又将玉淑抱得紧了点。

    以前在家里时,玉淑总是待在家里。这些日子,她跟着其他人一起忙活,胆子大了,性子也外向坚韧了。

    姐妹俩难得地依偎在一起,好像成了彼此的依靠。

    明日玉栋带人突围后,玉梁还小,万事都得玉秀和玉淑安排着。

    “淑儿……”玉秀想说点什么,却不知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玉淑闷着头应了一声,“姐,我知道。刚才在前院我听那些兵大哥们说,明天可能守不住了。我不怕,就算蜀军打进来,我也不怕。姐,他们说哥是英雄,说你是巾帼英雄,我不会给哥和你丢脸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淑儿……”玉秀忍不住又搂紧了些,恨不得将玉淑搂进怀里,为她遮开一切风雨。

    她压根不是什么巾帼英雄,她做的一切,都只是想让家里人活下去,顺便也能让大家一起活下去而已。

    可她还是太没用了,面对眼前局面,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玉淑才不好意思地松开,“姐,你要摊饼吗?我来帮你一起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打算给哥做点干粮,明天出城后,也不知他们能不能找到地方打尖吃饭。”玉秀说得好像还在东屏村时,玉栋出门办个事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不能太咸,就做葱花肉麦饼吃吧?”玉淑看看厨房里的东西,商量着。

    姐妹两人一个揉面,一个拿了一块肉出来,放了葱花一起剁成肉馅。

    等面揉好,肉馅也调好了,玉秀将面扯成一个个小面团,将葱花肉馅包进去压平。

    玉淑捅开炉灶,烧热铁锅,玉秀将饼涂了点油贴在锅的边沿一圈。

    自从家里赚钱后,她们姐妹俩下厨少了,可手脚还是很利落,不过片刻功夫,厨房里就传出饼香。

    一小袋面粉,也只能做个十来个饼而已。

    等麦饼清香传出,玉秀快手快脚地拿筷子将饼夹出。放桌上摊凉后,玉秀拿了油纸包好,犹豫了一下,又拿出两个饼放在边上。

    城里开始缺粮,玉淑和玉梁虽然还不至于饿肚子,但也几天没吃点好的了。

    玉淑忙着将锅灶洗了,姐妹俩挽着手回到院子里歇息。

    这一夜,城中几家亮了灯火,大多都是一夜无眠。家里有人在守城的,都知道这城快守不住了。如今城里的守军,只剩下一两千吧?

    有孩子害怕地哭泣,娘亲抱着呢喃地安慰。昨日听说朝廷援军要来了,可现在,怎么还没来呢?

    天亮后,胡乱喝了点粥,戚石头和玉栋等人来到东门城楼,玉秀也跟着一起。

    打仗这么久,她还是第一次站上城楼。以往想上来看看,玉栋不肯,其他人也不让。刚走上城楼口,就看到外墙的城垛墙砖上,有斑斑红色,应该是战死的将士们的血迹吧?

    玉栋怕她害怕,往那血迹深厚处站了站,遮住。玉秀其实并不觉得害怕,前世,她可是亲手杀过人的。死过一次的人,怎么会怕这点血呢?

    她走到城垛那边,看着蜀军营帐密密麻麻的一片。那一片黑色,感觉一眼望不到边,好像要连到天际了。

    站在城楼上,看蜀军就只是一个个移动的黑点。

    这时还是清晨,蜀军军营里飘起一股股炊烟,显然也刚起来埋锅造饭。

    “趁着他们吃饭,等会你们出城去,也算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”戚石头指着那些炊烟反向说道,“等会你们出城后,就往那个方向冲。”

    他所指的,是东北方向,那里应该是蜀军东营和北营的连接处,所以营帐没有连在一起,显出一点空档。

    “好,戚将军,你们要多保重。我一定会尽快带着援军回来的。”玉栋看着戚石头,又看看站在戚石头身后那些人,郑重说道。

    钱昌和钟有行在人前,郑重对戚石头抱拳一礼,“保重!”

    “你也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后不要恋战。”

    “对,你们四个都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叮嘱着。

    戚石头拍拍玉栋,又拍拍钱昌和钟有行,“你们都得保重,都得活着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转头看着大家,笑着说,“我们大家都得活着,等援军一到,就打他个落花流水。回头论功行赏,我们大伙可都是头一份。这么好的光宗耀祖的机会,可不要丢了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说,众人忍不住笑起来,“戚将军,这要论功行赏,我能不能干个总旗啊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有没有点出息啊?就一个总旗的位置,不会多想点啊?”其他人都笑这人没志气。

    众人说笑几句,来到东门前,城门已经拉开够一匹马跑的宽度,只等吊桥放下,玉栋四人就得冲出城去。他们出城后,吊桥就会收起,城门也会关上。就算他们死在城下,这城门,也不会再开了。

    他们四个牵着马,战马蹄子踩着地面,一副跃跃欲试的彪悍。

    这四匹马,是城中最好的战马。

    他们身上的铠甲,是城中最完好的铠甲。

    而他们手中的兵刃,早就磨得雪亮。

    东门处,有听到消息的士兵还有百姓们,都到城门口盈盈相送。

    玉栋四人找来的援军,是城中人最后生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玉秀将那包麦饼递给玉栋收好,又为他正了正护心镜,“哥,出城后一定不要停留,走得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一旦出城,就是凶险万分。但是,她还是要让玉栋冒这个险。留在城里守城,还不如去突围,拼一条活路。

    玉栋摸了摸玉秀的头,低声应了一声好。心里已经拿定主意:他一定要尽快带着人回来,救秀秀他们!

    玉秀看了看赵全生、钱昌和钟有行三个,这三人钱昌和钟有行本就行伍出身有些煞气,赵全生厮杀了这几日,也显出彪悍之气。

    玉秀看着三人,说了一声“保重”,又蹲身郑重福了一礼,“一切拜托三位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抱拳,大声说道,“大娘子放心!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