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9章 章 锦盒成焦炭

    玉秀刚才死里逃生,虽然她不怕死,可乍一安全,还是有些手脚发软无力。

    周明抱住她时,她压根忘了挣脱,就这么直直撞进周明怀里。

    周明第一次抱个女子,又急着不想让玉秀看到身后那厮杀的血腥场景,用力过猛,玉秀几乎是躲都没机会躲,就撞上了他胸前的护心镜。

    这一撞之下,玉秀那点劫后余生的害怕倒是都没了,想到这么多人看着,又羞又痛,鼻头泛红,眼睛都有点泛红了。

    周明看看自己的护心镜,再看看玉秀通红的鼻头,显然是刚才自己抱她时撞的,不由有些赫然,暗自懊悔忘了自己一身盔甲硬邦邦的,真要撞伤了可怎么好。

    人一静下来,鼻尖闻到一阵馨香,才想起来,自己还抱着玉秀呢。

    身前的姑娘,年纪不大,身量挺高挑,都快到自己下巴处了。

    一身粗布衣裳,身形还是玲珑有致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去,刚好看到玉秀的纤腰,那腰肢好细,好像还没他一直手掌宽呢。

    他不由面红耳赤起来,像被烫着一样,连忙松开手,两只手一时不知放哪儿才好,眼睛也不知该往哪里看才好。

    玉秀就看到两只手捏紧松开,松开捏紧,抬头,看周明正盯着自己,而眼前自己的一缕头发遮住了视线。

    自己刚才又跑又撞,肯定头发散乱、形容狼狈得很,她连忙挣脱开来,低头抚了抚裙摆,又伸手将散乱的发丝拢起。

    行动之间,袖子下滑,露出胳膊上刚才被蜀军头领打伤的地方。

    周明看那里血都出来了,连忙拿出帕子给她擦了,“先按着,等会儿我让人送药过来。”

    玉秀倒是不在意地擦了擦,就把袖子放下了,“这点伤,上什么药啊。我以前下田割稻时,镰刀割伤都有过,比这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上药!都是我来晚了。”周明不禁有些自责,“我出京时,耽搁了!”

    “你救了我们的命呢。”玉秀抬头安慰了一句,这一抬头,却有些呆愣。

    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周明穿着甲胄的模样。

    周明一身黑衣明光甲,头戴护颈头盔,原本少年俊朗的相貌,一身甲衣之下,平添了几分英武,只觉一股征伐之气袭来。甲胄森寒,头盔下的少年,不笑时五官如刀削,可周明的手传来的热气,好像直透到她心底。

    玉秀初见时周明时,他还是小麦色,现在看着倒是偏黑了,想来北地风霜磨人。

    周明看玉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打量自己,更是面红耳赤,幸好他现在肤色够黑,脸红也没人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着该说什么时,终于有解围的人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这人要不要留?”身后传来钱昌的声音。

    钱昌话音刚落,刚才那个蜀军头领的求饶声响起,说话声音还在颤抖,不知是吓的还是疼的。

    玉秀刚想转头,周明却又一把将她拦住,“别看,都是血。”说完抬头说,“这个带下去。”

    这时,厨房院门处的大火也灭了。

    “我先送你出去吧?”周明拉了玉秀,想将她送到外面。

    玉秀想到玉淑和玉梁,“淑儿和小四还躲在那边,我们快点去接他们。”她说着一手提裙就要往外跑。

    周明被玉秀一带往前冲了几步,“别急,这院子里的蜀军应该都制住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听说都被制住了,松了口气,走到院门口,想到刚才被自己点燃的锦盒,低头看地上,却只有几块焦木块,还有几把烧得变形了的铜锁。

    她不死心地蹲下查看,想看看还有没有一个完好的,可扒拉了一下连块不发黑的木头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在找什么?”周明看她蹲身翻找,以为玉秀是想找什么东西,也蹲下来想帮忙找。

    玉秀不由有些伤心,“那几个锦盒,被我烧了。”她当时只觉得自己难逃一死,周明送自己的东西,自己都没能来得及看一眼,怎么能让它们落到蜀军手中?

    当时一狠心付之一炬,没想到绝处逢生,周明他们能赶过来,可东西烧了,却拼不回去了。

    周明听说几个锦盒,愣了一下,“锦盒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就是你送我的那几个。”玉秀声如蚊蚋,只觉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周明听说那几个锦盒都烧了,不由惊声问道,“全烧啦?”

    玉秀抬头看他又惊讶又心疼,讷讷地解释,“刚才……我以为……他们追着想抢……我,就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烧了就烧了吧。”周明再心疼,看玉秀内疚的样子,连忙安慰说,“就是……算了,等以后我再攒吧。”

    玉秀刚想顺势问一声锦盒里到底是什么,院门外传来颜锦程叫了半声“救命”。

    玉秀正蹲在院门处,周明想拦也没拦住,玉秀看到院门外,洛平站在一边,颜锦程捂住脖子,直挺挺地往前扑倒。

    周明动作很快,往玉秀身前一站,“还不拉下去!”转身看玉秀还想往外看,不由解释道,“他是反贼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他该死!”玉秀点头赞成。

    周明犹豫了一下,低声说,“这人活着,万一攀扯到玉栋或小四,反而带累他们的前程。”

    原来周明是怕颜锦程要是俘虏了,被押解到京城。万一他以堂兄弟的名义攀扯玉栋和玉梁,就算颜家已经有逐他出族的处置,难免还是要被连累。倒不如趁此机会杀了,一了百了。对他来说,这也算是徇私的处置了。

    玉秀知道他是好意,“我明白,多谢你!”

    周明看她真明白自己的意思,听着佳人温声软语地道谢,不由傻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哥呢?”玉秀忽然想起看到了钱昌和赵全生,怎么没见玉栋和钟有行?

    “我让他带兵去救小四他们了。”周明一进城就抓了钱昌带路,走了两步嫌钱昌这跛子走得慢,又拉了赵全生带路,玉栋和钟有行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快到厨房这边时,柳絮被那蜀军打断胳膊发出一声惨叫,假山那边阿胜被蜀军找到,也发出尖叫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不知道玉秀几人在哪里,周明和玉栋兵分两路,他往厨房这边跑来,玉栋往后院那边跑过去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