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0章 章 攒嫁妆

    跟在周明身边的都是精兵。

    闯入陆府的这队蜀军,人数并不多。

    很快,院子内外的蜀军都被清理干净了。

    远处假山那处,刚开始还听到蜀军呵斥打斗的声音,现在也听不到了,想来都被玉栋制服了。

    厨房院内的几个人,想要出来。

    周明和玉秀却还站在院门处,两人相对无言,但那眼神流动,众人怕打扰了会被周世子记仇。

    院内院外的人,不由都看向洛平,英雄美人看着是很养眼,可他们不能干等在这里啊,快点叫醒世子爷啊。

    洛平低头,想装自己看不懂众人的意思。为什么,总是要他做棒打鸳鸯的人呢?可众人的视线太火热,让他这样感官敏锐的人,实在无法装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他苦着脸瞪着众人:为什么出头的是我?

    当年东屏村送别煞风景了一次,过后他被世子爷踢去练兵了。后来世子爷夜会佳人,他很实诚地提醒世子爷时间不多了,过后他被拉到运粮队去了。

    这次他再出这个头,世子爷会不会把他丢到蜀中不让他回来啊?

    其他亲兵们无视他的痛苦,冲着院门努嘴,意思很明显:谁让你是世子爷亲近的贴身侍从呢?

    在众人瞪视下,他还是只好咳了一声,大声禀告道,“世子爷,这里的蜀军,全都清理了。”

    周明和玉秀被这一声叫得醒过神来,玉秀有些羞涩地将手缩了缩,想要抽出来,周明下意识收紧,想要拉紧手里的小手,又想到被人看见不雅,连忙又松开。

    玉秀手抽出来,听到身后动静,想到洪伯和柳絮,钱昌和赵全生一人扶了一个过来。

    “洪伯怎么样?柳絮怎么样?”玉秀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柳絮的肩胛骨断了,得找大夫接上。洪伯不知道伤得如何,得让人看看。”赵全生回道。

    柳絮靠在他肩上,脸色惨白,额头冷汗不断。

    “快到前院找地方让他们先躺下来。”玉秀连忙带路,找地方将洪伯和柳絮安顿下来。

    城里一片慌乱,周明让人去将军医叫来看伤,转身对玉秀说,“城里还有蜀军,你们待在这里别出去,我留一队人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玉秀点头,低声嘱咐了一句小心。

    周明眉眼立时灿烂起来,自夸道,“你放心,那些蜀军,不是我对手!”

    玉秀看他有些自得的神情,笑着点头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蜀军刚冲进润州,压根没立足,就被随后冲进来的永定十万精兵撵杀。

    滕王一时不知援军到了多少,又听到禀告说洪典被颜玉栋杀了,恨得跺脚。可城中压不住局势,只能先撤退。

    蜀军和永定援军在润州城中胶着缠斗了几个时辰,蜀军终于缓缓退出城去。

    周明只带了十万援军,大军辎重都在后面,也不敢贸然追击,先派兵整顿润州防务。

    入夜,润州城内又是灯火通明。与昨夜不同,今夜有人哀哭亲人被杀,有人庆贺逃过一劫。原来的守军里,戚石头和陆校尉重伤,好歹都留下一条命。

    玉栋帮着清点守军人数,原来的一千守军,加上临时招募的上万百姓,最后,活下来的不过百来人。

    幸好润州城破后,周明率领的援军紧随蜀军身后入城,蜀军还来不及在城里肆虐,就被援军给打蒙了。所以,城中妇孺算是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周明派人安顿伤兵,又派兵回去催促后面的大军尽快赶来。

    润州城里,无人主事。周明只能暂代主事,安抚百姓,整顿防务。

    城中断了一日粮,他将大军所带的粮食拿出来分发给城中救急,又派人往周边村镇购粮救急。

    忙完这些,洛平拿了账册来禀告购粮款项,顺便禀告道,“世子爷,小的去厨房院门那边看过了,就剩下这些。”

    洛平说着掏出几块黑疙瘩,擦干净黑灰后,居然是金块和银块。

    “别的都没了?”

    “爷,真的都没了,小的连焦木头都敲开看了,其他珠子什么的,不经烧。”

    洛平下午领命,悄悄去陆府的厨房院门那里,将玉秀烧掉的那几个锦盒碳灰一点点扒拉出来看,看看里面还有东西剩下不。

    为这,他可是直接将那一堆焦炭木头全扫起来,一点点查看。

    其实,洛平也很好奇,世子爷这一年来往东屏村送东西,他可都知道,也好奇盒子里到底是什么。如今看那烧剩下的,里面有纸灰,还有这些金银疙瘩,还有一些珍珠,可惜被火烧得不能看了。

    难道世子爷是送了情书情诗,还有金银珠宝?洛平有些失望,世子爷原来也这么俗气啊。

    周明不管他怎么想,看看桌上那几块金银疙瘩,再次肉疼起来。那几个盒子里,可都是他这些年的私房啊。

    当初想着若是自己娶玉秀,女孩儿出嫁,嫁妆可是重要的脸面。

    颜家兄妹父母双亡,就靠东屏村那点田地能有多少出产?他初见玉秀时,在明州靖王府里,玉秀算计到刘氏和如意的赏赐,都开心成那样。他不在乎玉秀的嫁妆多少,可想着听到的闲话,京城里说人嫁女,都是陪嫁了多少多少嫁妆。

    他不愿玉秀颜面有失,就想着,将自己的私房,还有历年攒下的赏赐,选不会被人看出来的,一点点私度到东屏村。

    等将来玉秀及笄,他去求娶,再告诉玉秀锦盒里是什么,到时直接让她将那些东西放入嫁妆里,不就万事大吉了?

    虽说他是成王世子,可成王府对子弟要求甚严,他攒这点私房也不容易啊。

    后来,周明知道颜家的脂粉作坊生意很好,但一盒脂粉才卖几两银子,他想着一年可能也赚不了几千两。玉秀对家人又看得重,肯定先给兄弟和妹妹攒娶媳妇的钱、攒嫁妆,到她自己还有多少啊。

    可怜的世子,人是聪明的,可到底不通庶务,也就压根不知道,玉秀如今的身家,可比他丰厚多了。

    周明心疼着自己私度给玉秀的银钱,都付之一炬了。这要再为玉秀攒一笔嫁妆,还得瞒过成王和成王妃,岂不是还得攒好久?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