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1章 章 玉栋请罪

    周明想到银子,看着面前的账册,账册上右边写着花费多少银两,左边写着结余。那来回移动的视线,让洛平看得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世子爷的目光,太火热了,他不由嗫嚅着提醒道,“爷,咱们王府有家训。那个,王爷也说过,军中的饷银不能动!”

    周明悻悻地哼了一声,他会不知道吗?

    他只是看看有多少银两结余,顺便算算这些结余,比他那些私房多了几倍而已。

    “让人送信回京报个平安,顺便跟洛安说一下,爷的俸禄都收起来。”他是成王府世子,也是虎贲郎将,好歹一年也有上千两,幸好玉秀今年只有十二岁,离她及笄还有三年呢。

    可是,就算他存三年,也不过三五千两,太少了。

    周明在为玉秀的嫁妆操心时,玉秀也正在算账。

    这次进京带的财物,这一次在润州可折损了大半,她得重新调些现银过来。

    另外听说周明派兵到周围村镇买粮,又听玉栋提起大军粮饷短缺。

    玉秀叫了木海过来,让他送信回明州,找沈莛商议两家合作囤积的粮食售卖之事。

    幸好,颜家现在不缺银子,脂粉铺、绸缎行加车马行,还有五味酒楼、茶楼的干股,再加上家里的田庄等等,零零总总,少说也有十来万两银子的出息吧。

    滕王叛乱,绸缎行里蜀中云锦的价格更高了,她这两年囤积了很多云锦,这下就等着大赚啦。

    砚山那几大仓的粮食,应该也能赚一笔。

    玉秀拨着算盘,正算着账,玉淑派人来说洪伯醒了。

    洪伯被蜀军踢伤了肋骨,大夫正骨后,为了减少疼痛,一直开了安神汤药,这两日昏昏沉沉,醒的时候短。听说人醒了,玉秀连忙放下手头的事过去探望。

    玉栋这两天帮着周明清理城中事务,刚好忙完手头的事情。在大门口遇上来陆府的周明,就和他一起进府。听说洪伯醒了,玉栋也顾不上跟周明说话,请他在前厅稍坐,自己赶过来探望。

    洪伯这时完全醒了,正靠坐在床头。玉淑和玉梁两个在边上陪他说话。

    玉梁和玉淑那日躲在地洞里,听到玉栋在外面喊叫后,才在洞里应声。玉栋带人一通好找,才将他们两个找出来。他们在地洞里也没受什么惊吓,基本除了蜀军俘虏,就连蜀军的影子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玉梁在城里转悠两圈,这时手舞足蹈说起这几日听到的,周明带军杀入后,蜀军如何狼狈逃窜。

    他说得唾沫横飞,洪伯和玉淑两人都没出门,听得起劲,三人说得正热闹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秀不由相视一笑,淑儿和小四没被血腥战事吓到,两人都很欣慰。

    看到玉秀和玉栋进门,玉梁停下说话叫了一声哥和姐,又问玉栋戚将军他们如何了。

    玉栋说戚石头、陆校尉等人伤势虽重,但军医说都能养好,玉梁高兴了。

    洪伯清醒了,想到那日的凶险,担心地依次上下打量玉栋和玉秀,看两人都没事的样子,才舒了口气,“老天保佑,大家都没事,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随砚送了汤药进来,玉栋接过药碗想送给他喝,洪伯挣扎着坐起连说使不得,想到打仗的事,又着急地问道,“大爷,听说老爷带兵追您去了,您有没有看到他?他现在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玉秀三人都知道洪天锡带兵追赶玉栋四人的事,这两日忙乱,兄妹四人都没能碰面说话。听到洪伯的问话,不由也看向玉栋。

    玉栋这几日不停奔波做事,那日的心痛内疚埋刀心底,洪伯乍一提起,他正端药的手不由一抖,汤药泼出来,将他手背烫红大半。

    玉秀就站在边上,看他手背被烫了,“哥,小心,痛不痛?”连忙伸手去接过药碗,另一只手掏出帕子想给他擦拭手背的药汤。

    玉栋却躲开玉秀要为自己擦拭的手,“咚”一声跪在洪伯床前。

    这屋子是用石砖铺地的,玉栋这一下跪得结实,那跪地的声音,站在边上的几人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那沉闷的声音,让人心头一跳,几人面上的笑容不由都收敛了。

    洪伯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,“大爷,您……您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洪伯,我……我对不起你,对不起师傅……我害了师傅……”玉栋想到那日自己枪尖刺入洪天锡的胸膛,就觉得手脚颤抖,只恨不得给自己一枪。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师傅来追我……我想挡开……师傅的刀,可不知怎么回事,我的枪……我……”他再说不下去,只伏地大哭。

    洪伯听他的话意,急得大半个人探出床外,“大爷,老爷到底怎么样了?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周世子……周世子说,说师傅死了……”玉栋呜咽着说了一句,“洪伯,是我杀了师傅,你杀了我,给师傅报仇吧!”

    他跪行几步扑到洪伯床前,只恨不得洪伯能给自己一刀,他的内疚也能少一些。

    洪伯听说洪天锡死了,却一口气没上来,直直往后倒去。

    玉淑和玉梁在边上看到,吓得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这边忙乱的声音,将前厅等候的周明惊动了。

    周明跑进来时,看玉栋和玉秀两个正扶着洪伯,给他拍背顺气,“这是怎么了?洪伯伤口痛了?”

    玉秀听到周明的声音,从床沿边站起来,轻轻摇摇头,“洪伯听说洪师傅死了,一时伤心过度,背过气去了。”

    玉栋却顾不上周明,只拍着洪伯,一叠声叫着,“洪伯,你不要有事。师傅走了,你要再有事,我……我怎么对得起师傅!”

    洪伯刚才只是伤心急怒,顺过气后清醒过来。他看颜家兄妹四个都担心地看着自己,玉栋更是内疚、伤心。这一仔细打量,原来玉栋浓眉大眼、脸上也是有肉的,这才两日,脸颊内陷,明显瘦了几大圈。

    他不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玉栋的性子,他是知道的。要说玉栋是故意杀了老爷,打死他都不信,难道是沙场上的误伤吗?

    “大爷,就算老爷……老爷肯定也不怪你的,你不要太自责……”他不由宽慰道。

    周明看着一屋愁云惨淡,“其实,我今日来,是有个消息,要告诉你们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