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3章 章 割须代首

    周明骤然出声,把屋里几个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众人一时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洪天锡躺在床上,眼神变幻。他一直在想周明为何救他,现在听到周明提到代罪,他想到了“戴罪立功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难道,周明救他,是因为他曾是蜀军大将军,想要他将自己知道的消息说出来?

    他曾是蜀军大将军,对于蜀军兵力部署、蜀中乃至云都的防卫,自然都知道的。

    可是,一旦说出来,他就是战场上卖主求生之人!

    滕王不仁,可他一旦卖主,岂不是成了不义小人?

    洪天锡身为武将,对于投降和背主的耻辱看得很重。以前他含恨求生,如今他要忍辱求生吗?

    玉秀看洪天锡脸色变幻,从犹疑到决绝,急得狠狠瞪了周明一眼,无声催促他快点接下去说。

    她不信周明会让洪天锡做有违心意之事。

    无论是这世的周明,还是前世的陈大人,玉秀觉得他都是磊落的,不会逼迫人做不愿之事。

    周明被玉秀瞪了一眼,咳了一声,慢慢走进来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卖个关子啊,居然没人想问吗?

    还是玉梁善解人意,最先回过神,高兴地问道,“周世子,什么代罪的法子啊?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看着他,等他说话。

    周明慢悠悠说,“洪师傅想必知道,前世有个大将军,下令大军不许扰民毁坏农田,违令者斩。结果他自己的马受惊,冲入农田……”

    玉梁一听,得意地说,“我知道,我知道,这故事先生以前给我讲过,那个大将军后来割发代首。”

    割发代首?

    周明点点头,正色说道,“蜀军上了兰江后,烧杀抢掠,恶事做尽。洪典身为蜀军大将军,已经死在沙场了。洪师傅心中不安的话,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要自罚的话也可效仿古人。”

    洪天锡听周明这么一说,不由惭愧地说道,“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误会世子了。”他坦率道歉,将自己刚才对周明的防备说了。

    周明笑着说不妨事,忍不住又委屈地往玉秀那边瞟了一眼。他刚才一点坏心眼都没有,秀秀那么瞪自己,肯定也是觉得自己有其他心思。

    玉秀看他那委屈的眼神,众人面前她总不能说自己信他的,只好装作看不到。

    洪天锡道歉之后,笑着说,“世子的主意极好。”他说着让玉栋拿匕首来,刷的一刀将自己颌下的一把胡子割了,“这胡子我养了几十年,也算爱惜。今日权先当赎罪之始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将刀和胡子递给玉栋,“拿去烧到将士灵前,代我磕头谢罪。”玉栋恭敬地接过答应了。

    洪天锡和洪伯都是有伤的,年纪又大了,这么说话吵闹的功夫,两人精神都有些不济。玉秀看两人都脸有疲色,就让大家先回去歇息。

    玉栋不放心别人守夜,一定要自己守在屋外,玉秀也就由他了。

    几人走出院子,玉秀让玉淑带玉梁回去歇息,自己送周明离开。

    这几日润州城中忙乱,周明都没几乎好好和玉秀说话,这安排让他眉开眼笑。他打发亲兵先走,自己跟着玉秀慢慢往外走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,他忽然捂住肚子,有点委屈地看着玉秀,“我饿了,有吃的没?”他这话半真半假,饿是真的有点饿,但也没到忍耐不了的地步。

    可这么走,陆府有这么小,几步路就到大门了,他都没能说上几句话呢。

    玉秀看他一副馋嘴的样子,忍不住扑哧笑了,看看天色,“现在也晚了,要是不嫌我手艺差,我下厨给你做点吃的吧?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随便,什么都行。”周明高兴地说了一声,又觉得这样太过随意了,又咳了一声,“你做的都好吃。”

    玉秀笑意盈盈,“那你先去前厅坐会儿,我做好了给你端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哪这么麻烦啊,厨房和前厅太远,天黑你端着万一烫到怎么办?我跟你去厨房吧。”

    玉秀讶异地看他一眼,走到路口拐弯往厨房走。

    周明长这么大,还从未在厨房吃过东西。

    君子远庖厨,行军打仗时也都有伙头军和亲兵、小厮安排,他对吃的向来不在意。

    来到厨房坐下,玉秀看厨房里有面条,“打卤面吃不吃?”

    “要,要吃鸡蛋卤的。”

    玉秀捅开炉子生火热锅,择了青菜切碎和鸡蛋一起炒了,再放水烧开煮面条。

    周明看她秀丽的眉眼,在热水蒸出的热气后若隐若现,“秀秀,大郎和你说了吗?他想要从军,后日大军开拔,他想要跟着大军南下。”

    玉秀一愣,难怪玉栋这两天看到她,总是欲言又止,有点躲躲闪闪的。原来是他拿定主意要从军了,又怕自己阻拦吧?

    她摇摇头,“我哥没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喜欢,我再劝劝他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哥自己有主意。我不想他从军,只是觉得沙场上刀枪无眼,能平平安安的活着多好。可他拿定主意了,我怎么能拦着。”

    周明看她眉眼染上轻愁,望着窗外飘飘渺渺,好像看到了天地尽头,心中不由就有些心疼,“你放心,他在我军里,我总是会照料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,也要小心。”玉秀听到他的话,转头看着他说,“我听说做将军的都要身先士卒,士兵们才会跟着。你也不要就真身先士卒,还是得看清局势……”

    她正说着,看周明一下双眼大亮,炉灶里的火,好像跳到了他眼里。眼神中的火热,让她都觉得有股热量,她不由不安,“怎么了?我说错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你说得好极了。我,我太高兴了,哎哟!”周明高兴地冲到玉秀边上就想搂佳人在怀,手从锅上方经过,被锅里的热气烫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玉秀连忙拉过他的手,看他小拇指那边的手都有点红,连忙拿了冷水给他泡。

    面条很快好了,玉秀盛了面条出来,将刚才炒的青菜炒鸡蛋铺在面条上,端给周明吃。

    周明三两口吃完,还不住口地夸,“好吃,太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看着那年轻的眉眼神舞飞扬的样子,不由好笑,堂堂成王世子,什么好东西没吃过?心里,不由就泛起一丝甜意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