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5章 章 分赴南北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、玉梁站在城楼上,看着大军从南门穿出,一条长龙往南而去。

    将领们骑马,士兵们步行,可除了一马当先的周明,其他人都隐入人堆里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哥回来的时候,是不是就是将军了?”玉梁看着军容整齐的大军,热烈猜测着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。”玉淑抢着说。

    三人站了好久,直到送行的百姓纷纷回城,他们才步下城楼,慢慢往陆府走。

    润州城里,走在路上的大多都是老弱妇孺,路边墙角一堆堆灰烬,是烧剩下的纸灰。

    玉秀三个回到陆府,看到大门口有人进进出出,原来是陆校尉家里派了人来。陆校尉重伤还在养伤,陆府里没人主事,如今陆校尉家来人了,玉秀刚好放心告辞。

    她本来想让洪天锡和洪伯先在这养伤,洪天锡却一定要走。

    幸好润州城里的广生记掌柜还在,玉栋从军阿胜没有跟去,玉秀就让阿胜随车伺候。

    洪天锡原本的长须变成了短髭,脸色还是苍白,可精神还好。

    他叫过玉梁,嘱咐他入京之后要谨慎小心,听姐姐们的话。

    玉梁连连答应了,想到洪天锡回砚山田庄,“师傅,您是不是要从青州走啊?会不会碰到先生家里?”

    玉梁的先生,正是唐赫章。

    洪天锡听他问起,张了张嘴,不知该如何说才好。

    唐赫章的死讯,他告诉了玉栋,看样子玉秀也知道。玉梁这么问,是瞒着玉梁了?

    他不善说谎,看玉梁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自己,心中一恸。

    玉秀看洪天锡的神色,在边上接口说,“青州要打仗,师傅和洪伯肯定绕远路走,怎么会去那边走?”

    她和玉栋商量,还是想先瞒着唐赫章的死讯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小四在润州城里,受了这么多惊吓,看过太多生离死别。那些人还都不算熟,玉梁已经伤心成那样了。他们不知该如何张口说,只能瞒着。

    “对哦,我忘了。那等我们从京城回去的时候,再经过青州吗?”玉梁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,问玉秀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青州太平了,肯定会从那边走的。好了,你别耽搁师傅和洪伯了,他们绕远路,这路上可得花不少时辰。”

    玉秀说着,拉了玉梁到边上,玉梁又探头到车里,“师傅,洪伯,你们好好养伤。等我从京城回来,给你们带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好,洪伯等着。”洪伯靠在车壁上笑着答应。

    几个人又话别几句,玉秀嘱咐赶车的伙计一路慢点稳点,又嘱咐阿胜路上殷勤伺候不要偷懒,零零总总说了一堆,洪天锡和洪伯的车子才上路了。

    玉梁看看玉秀,“大姐,先生不是说他要去蜀中的,后来也没消息。你有没有跟周世子说,让他到了蜀中找先生啊?”

    “我,我说了。让他到蜀中后,一定要找找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周世子答应了,一定能找到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小四,哥也在军里,他也会找先生的。”玉淑在边上接口。

    “哥不是大将军,周世子官大。再说大姐说的话,周世子肯定会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些什么?”玉秀听到这话,有点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玉梁奇怪地说,“大姐求周世子帮忙,他肯定要听啊。你以前不是说,周世子答应过要帮忙做两件事的?”

    玉秀才知道,自己会错意了,居然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,“好了,快点回去收拾行李,我们也快点走。”说着扭身到后院房里,吩咐人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玉梁看玉秀板着脸,不由奇怪地问玉淑,“大姐好像生气了?”他又没说错什么,大姐干嘛板着脸生气啊?

    玉淑也没明白,看玉梁有点忐忑的样子,安慰说,“哥一定要去从军,姐可能不太高兴吧。”

    玉梁觉得也是。

    等玉秀去和陆校尉等人告辞,收拾好东西上车后,就看玉淑和玉梁两个,小心翼翼地打量自己,都不太说话。

    自己会错意还恼羞成怒,吓到他们两个了。

    她不由内疚起来,叫了两个坐到边上,姐弟三个相依着说话。

    柳絮的肩胛骨被打断,胳膊上吊了纱布后,倒是不影响行走。玉秀本来想让她留在润州养伤,或者跟着洪伯回砚山那边去。

    柳絮却是直摇头,“我送娘子们和小郎君到京城,等玉奴来了再走。”

    玉秀想想也好,京城里还有开铺子的事,她也怕自己一时忙不过来。叫了大夫细细询问,大夫也说柳絮的伤坐马车不碍事。

    柳絮又说自己还没见识过京城繁华,求娘子们和小郎君带她看看。

    玉秀看她坚持,只好答应了。让大夫开了伤药,反正这一路也不会太赶,路上慢慢调养。

    他们从明州带来的人,在润州也折损大半,幸好钱昌和钟有行都没事,虽然受了点小伤,但行动自如。

    玉秀又将木海留下。木海也是跟着赵全生一起跑单帮的,路上的事也熟,有他安排也妥当。

    比起明州出发时,人少了,东西也少了。

    玉栋一走,玉梁觉得自己可是保护大姐和二姐的唯一男子了。

    路上吩咐住宿打尖,都是他和木海商量着,定了后再问过玉秀和玉淑的主意,跟人说话做事还挺有章法。

    玉秀看着玉梁人还马背高,可昂头挺胸说话,可爱得紧。

    离开润州后,开始还能见到土堆一样的丘陵,到后面,就是一片平原。

    在润州困了这么些天,一下子就到七月了。

    在路上,七夕和七月半都只能简单度过。七月半的时候,玉秀带着玉淑和玉梁在客栈里简单做了庚饭,买纸钱到外面化了。

    他们还额外多买了几挂纸钱,烧给死在润州的人。

    看着纸灰飞旋,玉梁还哭了。

    看他那伤心的样子,玉秀只能将唐赫章的死讯瞒得更紧,她不忍心让玉梁伤心,心里也抱着希望,万一唐赫章没死呢?就等瞒不住的时候再说吧。

    经过驿站时,他们打听了一下,听说朝廷的大军已经攻下青州。成王世子带兵作战勇猛,滕王的几十万大军不是敌手,已经退回蜀中了。周世子正带兵追击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