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6章 章 焚琴煮鹅

    到了七月末,玉秀一行人终于到了京城。

    京城城墙高耸,城门口进进出出川流不息。排在城门口等着进城的人站了一排,玉梁看那人多的,都不知今日能不能入城了。

    他们姐弟三个坐了四辆马车,挺醒目的。城门口那边挤过来几个人,居然是丁三爷和洛安,还有几个随从。

    洛安见过钱昌和钟有行,跟丁三爷一起过来,“你们终于到啦?”

    原来周明派人回京送信时,特意嘱咐说玉秀姐弟三个进京。李承允听洛安说了后,算着日子,这些天就打发丁三爷在京城城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有他们跟着,城门口的守军直接放行,玉秀三个倒不用干等着了。

    颜家早就安排人到京城买了一处宅子,就在京城城西大街的锣鼓巷里,一座二进的院子。

    木海上前叫门,听说是娘子和郎君到了,里面的人连忙打开大门。

    丁三爷和洛安带着人,一路将玉秀姐弟三个送到这边才告辞。

    玉梁一本正经地谢过他们,又说等安顿好了再去拜见大公子。丁三爷笑着答应,夸奖玉梁处事越来越老练了。他要赶着回去复命,洛安却是周明说的,得帮着颜家姐弟俩全安顿好了才行。

    所以他先留下帮着搬东西。

    终于到家了,玉秀一手拉了玉淑,一手拉了玉梁,走进这座宅院。

    这座宅院据说是从一户富商手中买下的,那家人家原本在京城经商,今年因为家乡有事要举家迁回去,想着不会回京了,才拿出来售卖。

    一进门绕过照壁,就看到一株广玉兰和一株金桂,都是枝繁叶茂,寓意金玉满堂。

    第一进院子里有客厅,后面是一个天井,一溜三间正房,左右两边还有厢房。一扇小门穿过就是后院,居然还有一个小花园。

    这花园里还种了一株银杏,看那高度,有些年头了。一年应该能长不少果子。

    小花园里养着花草树木,玉淑看还有一丛竹子,“姐,这竹子,我们也能挖笋吃吧?”

    “这种竹子不行,回头我们换雷公竹。”玉秀看那竹子,就知道只是让人看看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空地,我们种点菜去。”玉淑看花园靠墙处还有空地,觉得可以种点蔬菜,“省的还要买。姐,听人说京城里东西可贵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买点种子种,还能种点葱叶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姐妹两个商量着种菜的事,洛安在后面嘴角直抽,花园里种菜,颜家两位娘子真是——太节俭了。

    难怪世子爷来信要自己把他的俸禄都收好,都得存起来。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俩不知道洛安想什么,商量一圈定了后,直接打发人出去买种子。

    后院里东西两个小院,玉秀和玉淑住了西院,玉梁安顿到东院。

    忙碌着终于安顿好,洛安才放心告辞。

    玉梁是奉旨进京的,找礼部的记好档,玉秀姐弟三个想着先在家歇息几天再出门。

    柳絮的伤势好了很多,她也闲不住,第二天就和木海一起出门,去看看京城店铺生意,想着要尽快把铺子开张起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,玉秀和玉淑闲着没事,两人索性换上粗布衣裳,拿着小药锄到花园种菜。玉梁帮忙提水。

    两个丫鬟没种过地,帮不上忙,玉秀打发她们去浆洗衣裳去。

    钱昌和钟有行两个身上还带伤,玉秀让他们先去后面歇息着。

    姐弟三个正忙活着,听到小门处传来两声咳嗽声,一抬头,看到两个少年公子站在那。

    当先一个穿着银色团花蟒服,腰间一条玉带,面容文雅,居然是李承允。

    站在后面一步远的地方,也是一个斯文少年,穿着一袭圆领绣竹纹的白袍,竟然是谢惠灵。

    自从明州一别后,几年未见。谢惠灵长得高大了些,可眉眼没有太大变化。

    玉秀惊讶地叫了一声“大公子,谢公子”,连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忙什么呢?”李承允好笑地走进来,“我们在外面叫了半天门没人应,看大门又开着,就自己走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都是瘦高身材,看着文质彬彬,若说区别就是李承允若不笑的话多了几分凌冽冰霜之气,而谢惠灵却是温润和气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玉秀姐弟面前,好奇地看着地上挖的一个个坑。再一看,地上还有被他们挖掉的花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端端的,把花挖了干嘛?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,谢师兄好,我们正打算在这里种菜呢。”玉梁听说是谢惠灵,感觉亲切几分,李承允和他们兄妹本就相熟,他马上介绍起来,“这些花又不能吃,看也不好看,都是叶子,连花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玉梁嫌弃地指着地上的一丛丛绿草,“我们打算种点葱,还有青菜。现在撒下小油菜,过几天就能吃了。”

    谢惠灵看着地上那几棵长势不错的兰花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“小师弟,你……你们真是焚琴煮鹤。”

    “天大地大,吃饭最大嘛。”玉梁不服气地反驳。

    李承允也好笑起来,这姐弟三个,他转头看玉秀含笑站在边上,“秀秀,你也跟着你弟弟妹妹种菜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们本就是种地的,花花草草的,前院那些给客人看就够了。后院这里,还是实在点。”玉秀说着,拿过手巾擦擦手,“大公子和谢公子不知道,这京城里柴米油盐都要钱,走出门就要钱。别看这么点菜园子,一个月可就剩下几两银子菜钱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先生说,由俭入奢易。每日这么省点,可有不少呢。”玉梁在边上插话。

    谢惠灵听到姐弟俩这话,心中一动,倒是赞同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玉淑却是从李承允进来后,一直惊讶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淑儿怎么不说话,不认识我了?”李承允不由逗她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你腿真的好啦?能走了呢,这真是老天保佑,太好了!”

    玉淑这么一提,玉秀和玉梁也仔细看了几眼,又连声恭喜。

    李承允笑着应了,只说是当时请来的神医医术了得,果然治好了。

    他又说起自己如今经常去成王府拜见姨母,让玉秀姐弟俩不用去靖王府拜见了,“过些日子,圣上万寿节的时候,母亲也要上京来。你们现在到府里,待客上难免疏忽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