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9章 章 再买仆妇

    武帝待粮食运到蜀中后,一次和群臣私下议事时,说李承允心怀社稷不计私利,应该在平叛之事上记上一功。

    群臣自然附和,不少大臣开始与李承允结交。

    这事上,唯有靖王暗中不悦。李承允行事,未和他这做父亲的商议。他和其他人,是一样时间知晓的。

    而李承允筹集银钱的方式,是变卖原王妃何氏嫁妆。

    堂堂靖王府大公子,竟然没有一点私产,还要变卖亡母嫁妆才有银钱?

    王府家事,一时被人偷偷议论。

    大家联想到李承恩身为靖王二公子,出入宝马香车,仆从众多。在京城一掷千金,呼朋唤友,风流无双。

    而李承允这个大公子,却低调得很,很少参与宴请。除了和成王世子、谢家谢惠灵结交外,也只有宫宴上才会露面。出入也是简朴异常,三五仆人,骑马进出。

    继母宠爱亲生儿子,这种事不新鲜。

    靖王觉得王府被人看了笑话,可他所到之处,人人夸他教子有方,夸奖大公子明理豁达。他那点不悦也只能咽下。

    刘氏进京后,李承恩与她说了这些事,刘氏只觉气怒交加。可风口浪尖上,她只能忍下一口气,慢慢设法扭转京中众人对自己的非议。

    玉秀推掉所有邀约,请了一个熟谙宫廷礼仪的先生教导玉梁,又买了一个教养嬷嬷,指导玉淑和自己礼仪。

    自己还罢了,玉淑年纪还小,不识人心,没有完全准备,她不想让玉淑贸然和那些玲珑心思的内宅女子接触。

    玉梁的礼仪先生,是李承允和谢惠灵帮忙推荐的。

    教养嬷嬷,却是意外得来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也是缘分,玉秀带着玉淑出门,刚好碰上京兆府在卖官奴。

    滕王造反后,武帝震怒,自然要严惩,同时让人查找同党。

    几乎每月,都有地方官或京官被杀被流放。这些官员的家眷奴仆,大多都充为官奴。

    滕王进京的三公子跑了,剩下两个年幼庶子被收押。而别院中伺候的奴仆,武帝索性让京兆府给卖了。

    这些官奴售价比市价还便宜,可买的人不多。时人讲究吉利,这种犯事人家出来的,或多或少大家会觉得有些晦气。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经过时,京兆府门前,一群男女老少,男的跪左边,女的跪右边,反剪双手捆着,身上插着草标。这些人,神情惶恐疲惫,警惕地看着玉秀一行人。

    玉秀让柳絮上前看人,自己拉了玉淑站在边上,钱昌守在一边。

    柳絮上前查看时,女人那堆里,忽然传来一声轻呼,一个妇人缓缓倒地。

    “有人晕倒了,有人晕倒了!”边上几人发出轻呼。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不由看过去,倒地的是个四十来岁的圆脸妇人,面貌看着还挺和善,干干净净的。

    京兆府的人过来,提了一桶冷水,当头浇了一瓢水。

    那妇人被冷水一激,动了一下,才睁开眼睛。她求助地看了玉秀这边一眼,被京兆府两个差役拉着胳膊起身跪好。

    玉淑不由同情地看了一眼,“姐,她们要跪多久啊?”

    “要跪上一天吧。”玉秀对这倒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钱昌在边上接口说,“是要跪上一天,有人买了就带走。没人买的,明天继续出来跪着等待买家。听说再过几天,要是还没人买,就要充作徭役。”

    今天是卖官奴第五天,想来年轻貌美的和年富力强的,都会被人挑走。剩下的,大多是年纪太大的,这些人若是充作徭役,只怕活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玉淑听说他们再没人买就要被充作徭役,又同情地看过去,想想自家的银钱,咬咬牙说道,“姐,要不,我们多买几个吧?”

    她们昨晚商量过,打算买两个杂役、两个粗使婆子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再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姐妹两人正说着,那边柳絮已经麻利地挑了四个人出来。柳絮在青楼练出的眼力,挑出的四个一看就是老实本分的。

    玉秀指了指刚才倒地的圆脸妇人,“那个妇人,一起买回去吧。再问问有没有懂花草的、会做饭的。”

    柳絮又和京兆府的人交涉,最后他们买下了六个仆妇。

    玉淑同情地看看地上跪着的其他人,叹了口气,慢慢跟玉秀上车回家。

    “淑儿,你若可怜他们,我们再买两个?”玉秀看她有些怏怏不乐,试探地问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家在京城的宅院,也用不了太多人。

    “不了,姐,你总说我们要量力而行。我们家就这么点地方,用不了太多人。”玉淑坚决地摇头。

    玉秀倒是有些意外,看玉淑说得认真,她不由欣慰地点头。

    玉淑年纪只比玉梁大两岁,不太多话。自家兄妹面前,她偶尔会玩笑几句,可嘴上不说,心里却是有成算的。

    他们一回到家,玉秀就叫了那个圆脸妇人来说话。

    那妇人说自己姓宫,早先年曾在宫中针线局做事,后来从宫里放出来后进了藤王府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宫里出来的,宫中的礼仪你可熟悉?”

    “奴婢以前在宫里学过规矩,大体规矩还是知道的。”那妇人倒不谦虚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玉秀仔细打量了几眼,“既然这样,你就教我们姐妹俩礼仪,平时跟我们一起做针线吧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一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宫嬷嬷,我们家只有我们兄弟姐妹四个,我还有个哥哥在蜀中打仗。”玉秀看着那妇人,缓缓说道,“如今我们家里的事,都是哥哥和我们商量着做。我看你是个有主意的,想来也能好好做事。”

    宫嬷嬷听到玉秀说家里是他们兄妹四个自己当家,毫无意外之色。

    玉秀笑了,这妇人果然是聪明的。刚才那幕晕倒,是为了引起自己姐妹俩注意?

    “本来我们家小户人家,用不了多少人。我妹妹看你刚才晕倒可怜,才央我再多买一个,将你买下。”

    玉淑做了好人,玉秀得让宫嬷嬷记下这份人情。

    宫嬷嬷听说是玉淑做主把自己买下的,连忙又向玉淑磕头谢恩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