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1章 章 雅间观景

    柳絮花了几日时间,才算将铺子布置得差不多了,就请玉秀到店里看看有无疏漏。

    这天玉秀带了玉淑一起来看,宫嬷嬷也随同出来。

    几日相处,宫嬷嬷和玉秀姐妹俩相处得不错。她说话得体、教导尽心。洪伯没跟来,玉秀将家中仆妇规矩教导的事交给她,也做得不错。

    而颜家姐弟三人感情亲厚,家中和睦,宫嬷嬷相处下来,也更觉自己眼光不错。

    京城人家年轻小娘子们出行,都会带上一两个老成的管事嬷嬷和婆子,所以玉秀姐妹俩入乡随俗,出门也经常会带宫嬷嬷同行。

    柳絮看到马车,早就走到店门处迎接,宫嬷嬷扶着玉秀姐妹俩下马车。四人走进铺子,看铺面那份气派,宫嬷嬷不由称赞道,“柳管事真是好眼光,这铺子布置的,让人一看就觉得不俗。”

    “嬷嬷过奖了。”柳絮和宫嬷嬷这几日相处得多,客气了一句后,又转头跟玉秀禀告道,“大娘子,铺子里柜子桌椅家具都摆设好了,今日定做的招牌会送过来。我们准备了两块,一块大招牌做好了,还想让小郎君写个小横匾,到时挂在这进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柳絮指指对着铺子大门的地方,那里是掌柜和账房们所站之处,她自豪地说,“小郎君那字挂出来,就是活招牌啊。满京城我们铺子可是独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这安排好。”玉秀觉得这安排不错。玉梁的花鸟字,若拿来做大招牌挂在店门口,显得不够气派。做一副小横匾,挂在店内,又雅致又彰显不同。

    “那大娘子让小郎君快点拨空写一副吧。”柳絮连忙催促。她这几日忙进忙出,都没有时间碰上玉梁,更别提这小横匾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好,这事我记下了,回头就跟他说。等过了中秋节,再把小横匾挂出来。”玉梁中秋会在御前献书,自家这匾额可不能太早出现。

    宫嬷嬷听玉秀这吩咐,又暗自点头。若论谨慎,大娘子真当得上头一份。

    四人说这话,柳絮又在前引路,带到楼上。

    楼上一共四间雅间,楼下有四个女伙计带客上楼。京城露华香铺子开张,为了打响这招牌,四个女伙计都是从明州调过来的。

    如今铺子还没开张,听说已经有不少人来打听这间露华香,是不是明州府颜家的。谢惠灵前年在京中走动拿了露华香脂粉送礼,李承允进京后又送了一次。如今京城权贵人家,都知道露华香脂粉。

    想来铺子开张后,生意不会差。

    柳絮推开一间雅间的门,“我们这几间雅间,窗子都开在临街呢。”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进门,看着雅间摆设雅致。房中间一张圆桌四张绣墩,门边一张小梳妆台,台上一面大菱花镜。就算坐在绣墩上,也能照到镜子。若是几人同时试粉,也不必都挤到梳妆台上。

    临街的轩窗糊着茜纱,依稀能听到街头热闹的人声。

    窗前拜访了一条长案几。案几上一盆文竹绿意盎然。

    玉淑走到案几旁,忍不住推开半扇轩窗,探头张望。铺子对面是酒楼茶肆,左右两边有两家百年字号的银楼首饰铺。远远的,好像还能看到城外青山。

    “姐,我们站得好高,你看,那里是不是城墙?”玉淑还是第一次站在楼上看风景,只觉新奇不已。

    玉秀笑着走过去看了一眼,“好像真能看到城楼呢。”

    “姐,这里可真高,和润州城墙差不多高了吧?”玉淑站得最高的,就是送别玉栋时润州城的城楼。

    “傻话!城楼要是才这么点高,那城门不就跟我们铺子门一样高了。”玉秀看玉淑那样,忍不住笑话她。

    玉淑被笑得不好意思,不依地要来抓玉秀,玉秀看她恼羞成怒,连忙扭身退开。姐妹俩笑成一团。

    宫嬷嬷连忙上前阻止,“二娘子,这可是在外面。”说着连忙拉了玉淑要给她整理鬓发。

    玉淑嘟嘟嘴,被拉过去了。宫嬷嬷不敢管姐,所以总是提醒她规矩,真是不公平。她想着,不服气地又向玉秀比了比拳头。

    玉秀看她那孩子气样,笑着抚平自己的裙子,走过去将轩窗关上。

    伸手关窗时,她只觉胳膊冒鸡皮疙瘩,好像有视线在看着自己。左右张望,对面的酒楼茶肆的窗户都糊着纱,也看不清楚。低头看楼下,都是来来往往的行人。

    可能是自己疑心生暗鬼了,玉秀关上轩窗,玉淑理好鬓发站起来。

    玉秀伸手帮她把衣领给抚平了,看玉淑头上素净的只有一支银簪子,“淑儿,难得出门,走,我们到边上的银楼去看看,你应该添几件首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家又不出门,要不了什么首饰。还是别买了,白费那些钱。你看你给我买的镯子什么,都没用上。”玉淑一想到那些首饰的价钱,就觉得费钱。在东屏村时,村里人都不戴什么首饰。

    玉淑后来跟其他人家小娘子们走动,那些小娘子们也没太多饰物。

    玉秀自己省,给哥哥和弟弟妹妹花钱却很舍得,给玉栋和玉梁买了好几块玉佩坠饰,给玉淑买了金银翡翠的簪子镯子。可翡翠镯子太不结实,玉淑想着在家干活还得当心碰碎,就不肯戴。其他金的又嫌太重。

    “京里和村里可不一样,还是给你添几样样式好看的。以后要是出门会客了,我的妹妹,可不能被人小瞧了。”玉秀拉了玉淑下楼,两人戴好幕篱,到边上的银楼去看首饰。

    走出大门时,玉秀还是觉得不对劲,她不由看向对面的茶肆。

    “姐,怎么了?”玉淑看玉秀忽然停步,以为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可能昨夜没睡好,今天觉得有点恍惚。”

    “那回去我们炖鸡汤喝,最近铺子开张,事情那么多,你睡得太晚了……”玉淑听玉秀说有点恍惚,连忙走近些,一边抱怨地嘀咕了两句。

    姐妹二人走进银楼后,玉秀刚才看的那家茶肆楼上,一间雅间的窗户打开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