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3章 章 圣心难测

    武帝沉默不语,康顺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。圣上的意思,难道不是想知道那佳人是谁吗?

    武帝回神,冷哼了一声,“大胆,谁让你自作主张的!”口中训斥,脸上未现怒容。

    康顺这种老成精的人,连忙跪下,“圣上息怒,奴才知罪了。奴才这不长进的,就管不住自己的嘴。”

    他暗暗后悔,怎么能当着王丹阳还有其他侍卫的面,就说颜玉秀的事呢?这马屁拍到了马腿上,他恨得打了自己几巴掌。这几巴掌打得用力,一下脸颊就泛红了。

    武帝又哼了一声,“起来吧。”说着站了起来,再看看窗外,只觉索然无味,“回宫!”

    武帝起身往雅间外走去,康顺擦了一把汗,起身紧跟在身后。圣上难道罢手了?还是因为颜玉秀年纪太小?

    王丹阳站起来,看看窗外,再看看武帝,心里和康顺是一个念头:如此佳人,圣上居然不心动?

    回宫路上,瞅了个机会,他笑着递了个药瓶过去,“康总管,这药活血化瘀,擦上明日就看不出痕迹了。”他说着意有所指地看了康保的脸颊一眼。

    康保说了声多谢,老实不客气地接过。他只在武帝面前谦卑恭顺,在王丹阳这种人面前,还是摆摆架子的。

    王丹阳看他那倨傲的样子,心里骂了声狗奴才,面上还是带着笑,试探地问道,“康总管,圣上的修炼,得找些年轻女子。要不要我跟圣上建议一二?”

    康顺听王丹阳的意思,是想出面将颜玉秀献给圣上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“奴才不敢妄猜圣意。圣上既然没看上,总有没看上的理由。也是颜家那大娘子没福气吧。”

    王丹阳听着,忍不住心里涌上一股喜意,又硬生生压下,跟着武帝进宫。

    康顺看着他那谄媚的样子,忍不住哼了一声。想从自己这里套话,然后抓人讨圣上欢心?他才不会将这功劳让人呢。

    路上这点时候,他想明白了,圣上呵斥自己并没处罚自己,说明自己打听的那些消息,圣上还是满意的。他对颜玉秀有几分意动,却没再做其他的,估计是有事压着。

    他且观望几天,若圣上丢开手了,也就算了。不然,他可得派人把颜玉秀给看好了。

    玉秀不知道自己居然被武帝一行看到,正带着玉淑到银楼里。

    这家银楼号称京城的百年老店,里面的首饰琳琅满目,只让人挑花了眼。

    宫嬷嬷吩咐银楼伙计带了自己一行人到楼上雅间,让他们拿些好的来看。

    那银楼伙计看玉秀这行人打扮素净,可气质不错,尤其是带的仆妇,看着气度不俗,倒是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他拿了几套样式时新的头面首饰上楼,“两位娘子,这几套头面,都是小店师傅新打造的。您看看能看的中不。”

    伙计送上来的几套头面里,翡翠珍珠金银宝石,样式都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玉秀拿起一支金簪,那簪子赤金打造的竹纹簪身,簪头几片翡翠镶嵌,倒像是竹叶挂落,她拿了在玉淑鬓边比划,觉得挺满意的。

    这根簪子,是一套翡翠头面里的,那套翡翠头面,用的翡翠都是翠绿冰种,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玉秀觉得不错,让人包了。又看到边上的珍珠头面,里面的珍珠发箍,选用豆大的粉珠串成,戴上显得活泼俏丽。

    看了半天,玉秀为玉淑挑了一套翡翠头面和一套珍珠头面。

    玉淑看玉秀直顾着给自己挑,“姐,这两套头面,我们一人一套,不然我也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经常要和掌柜们谈事情,用不着这些。你以后多到外面玩,才要戴首饰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不要。”玉淑难得摆出一副任性的样子。

    玉秀看她盯着自己,只好笑着答应,给自己挑了一对赤金手镯、两支金簪子。

    自从重生后,玉秀觉得什么首饰都没金子实在,别人觉得俗,她看着黄橙橙的就心里舒坦。

    宫嬷嬷在边上伺候两人戴上,玉秀姐妹俩都是一头黑发简单梳了环髻,清秀素净。戴上这些首饰,立马多了几分富贵之气。

    人靠衣裳马靠鞍,自家两位娘子,却是什么首饰都能衬得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大娘子和二娘子戴上好看。奴婢看了这么多人,都没两位娘子好看,这就是人家说的那个,那个什么来着?对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”她拍手夸了一句,一副与有荣焉。

    玉淑不好意思地叫了一声“嬷嬷”,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银楼的掌柜和伙计在边上也连声夸奖好看。

    玉秀想到中秋的时候玉梁得御前献书,打扮上可不能露怯。又让掌柜拿了几块玉佩、锁片等物。

    玉淑一看到这些,知道是要帮玉栋和玉梁挑选,也挨在玉秀边上看。

    她也只能看个好看不好看,什么翡翠材质、金银成色是一点看不懂。看玉秀一样样仔细挑选,不由敬佩姐姐懂得这么多。

    家里的生意都是姐姐支撑的,她为了赚钱养家,每日都辛苦忙碌。玉淑想着,有点惭愧。自己好像能帮姐姐的太少了。以后一定要多学着点,为姐姐分忧才行。

    玉秀却是有前世的见识,很快挑了几块玉佩,跟玉淑商量着买什么。姐妹俩都是节俭的人,有钱也舍不得全买,只挑实用好看的。

    玉秀让掌柜的包好玉佩,又买了四块金锁片,让掌柜的配上项圈。她拿着锁片跟玉淑说,“这锁片,哥和小四的是吉祥如意,我们两个的是平安如意,回头我们四个一人一块戴上。”

    玉淑听说四个人戴一样的锁片,高兴地说等下买丝线回家,自己打几根络子,穿衣裳时好配色。

    玉秀想到衣裳,他们的衣裳在润州时损了不少,到京城里还没做过新衣裳呢。

    玉秀又拉了玉淑到布庄买了几匹秋布,回家得快点赶做几套秋衣出来,要是哥还不能回来,就托人给送到蜀中去。

    姐妹俩难得出门逛街,边看边挑,不知不觉也买了不少东西,钱昌和宫嬷嬷等人手里都提满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