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4章 章 换牙章虚惊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两个大包小包上了马车,看着一堆堆东西,笑眯了眼。无论什么时候,姑娘家总是喜欢买东西的。

    柳絮听玉秀和玉淑说买了很多布料,直说不合算,应该让人从明州送些绸缎布料进京,自家绸缎庄里多少好布料啊。

    玉秀看她那心疼的样子,不由好笑。

    柳絮是觉得这银子被人家赚去了,心疼呢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这买一次,就知道京城布料的行情。回头若觉得有生意,我们再找个铺面,把我们的锦绣绸缎庄也开到京城来。”她说笑了一句。

    柳絮却是马上点头,“回头玉奴来了,我得跟她好好说一说,让她尽早安排在京城开家绸缎庄的事。这钱,可不能让别人赚去。”

    那副财迷的样子,玉淑忍不住吃吃笑起来。

    柳絮被她笑得不好意思,取笑道,“二娘子真是的,我是想多赚点钱,将来你和大娘子嫁妆也好丰厚点啊。”

    玉淑听到嫁妆两字,害羞地不依了,嘴里嘟囔着不知道说什么,脸红红的坐在一边。

    玉秀看她这腼腆样,帮她反击,“淑儿,你羞什么。明明是柳絮自己急着攒嫁妆,就等着老赵回来呢。要是再开家绸缎庄,这嫁妆,至少能再多点吧?哎呦,我回家得算算,要是陪嫁太多,我得克扣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玉秀曾跟这些掌柜们说过,若她们出嫁,拿的分红自然都是嫁妆,颜家还会另外给添点。柳絮做了锦绣绸缎庄的大掌柜,手里少说也有个万两银子。

    一般大户人家出嫁,陪嫁可能也就三五千两。

    柳絮听到玉秀的话,想到赵全生从蜀中回来时,两人的婚事必定会说起,不由也脸颊飞霞。

    玉淑看她终于害羞了,高兴地说,“柳管事就欺负人,还好我有我姐。”说着挽住玉秀的胳膊,腻到玉秀肩头。

    “不说了,大娘子这嘴,我可说不过。”柳絮硬撑着回了一句。这种男女之事,在青楼时她早已见惯,可一想到嫁人,却还是羞涩了。

    平时最是泼辣的一个人,忽然这样腼腆了。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不肯放过她,又故意说赵全生娶亲啊、嫁衣啦等等,直恼得柳絮要换马车。

    说笑着回了家,随砚着急地迎过来。

    玉秀看他神色焦急,“小四出了什么事情?可是文会上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今日玉梁跟着谢惠灵出门会文,好像是和国子监的几个学生,还有几家京官的公子。玉梁以李承允和谢惠灵师弟的身份,又有奉旨进京的名头,应该没人敢给他难堪才是。

    随砚摇头,“不知道怎么回事,小郎君满嘴是血地跑下楼,跟小的说回家。现在正在院子里,小的问什么都不肯说。”

    随砚看玉梁不肯说话,生怕出了什么事,自己担待不起,才急着找玉秀姐妹俩。

    玉秀听说满嘴是血,吓了一跳,难道是文会上被人打了?有谢惠灵在,就算有些矛盾,也不至于闹到动手吧?

    玉淑听到玉梁满嘴是血,丢下东西就往内院跑,玉秀顾不上再问什么,也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急冲冲赶到玉梁的院子,玉梁一个人坐在院子石桌旁,看两个姐姐这么冲进来,他吓了一跳,蹭一下站起来,“大姐,二姐?”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冲到他面前,就探头看他嘴,脸上没伤痕,嘴角也没破,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玉梁被两人打量得满身不自在,死死抿着唇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“小四,随砚说你嘴里出血了?”玉淑急得伸手把他拖过来,就想扒开他嘴巴看看。

    玉梁连忙躲开她的手,“没事,我没事。”这一说话,有点破音。

    玉秀仔细一看,玉梁门牙少了一颗,“你牙掉了?”

    玉梁不好意思地捂嘴,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掉的?痛不痛?”

    “不痛。”玉梁捂着嘴含糊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面面相觑,玉秀灵光一闪,忽然想起玉梁好像还没换过乳牙呢。

    村里的孩子,一般六七岁就开始换乳牙了,像玉秀自己,就是六岁开始掉牙的。玉梁却一直没动静,难道是现在开始换牙了?

    玉秀把玉梁的手拖下来,让他张嘴看,“快点给我们看看,到底是不是换牙啊?”

    玉梁躲不开,只好张嘴,露出缺了两个门牙的嘴,“大姐,我就夹了块排骨,不小心咬在骨头上……”说着脸红了起来,吃排骨把门牙崩掉了,大家一定觉得他很馋嘴。

    玉秀扑哧笑了,“牙呢?”

    玉梁摊开手掌,手里是两颗细小的门牙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……真是急死我们了。这是换牙啊。”玉秀戳了戳玉梁的脑门,“还以为你被人打了呢。”

    玉梁听说换牙,也不好意思地低头,又辩解道,“村里铁蛋他们都换好牙了,你不是说我不会换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六七岁就开始换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郎君与众不同,难怪聪明,都说是文曲星下凡呢。”宫嬷嬷看没事了,在边上插嘴说道。

    玉秀拉了玉梁的手进屋,走到床前,指着床帐说,“来,站这儿,然后把两颗牙扔到帐子顶上去,说‘金牙换银牙,银牙换颗老鼠牙’。快点,脚要站齐了,不然长出来牙齿要不好看的哦。”

    玉梁扭不过玉秀,只好站在床前,嘴里说着,手上用力,把两颗门牙丢到床帐顶上。

    这是东屏村那边的习俗,大家都觉得老鼠牙是最坚硬的,再硬实的木头都能咬碎,把牙丢到床帐顶上,意思是和老鼠换颗好牙。而且,下面的牙掉了要丢到床帐顶上,上面的牙掉了就得丢到床底下去。

    玉秀小时候,王氏就是带着她这么做的。所以她依样画葫芦,带着玉梁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换了乳牙,以后可就是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玉梁一下缺了两颗门牙,说话有点漏风,样子也滑稽。他怕被人笑,躲在家里不肯出门。

    谢惠灵白天看玉梁满嘴是血地跑走,有点担心。到傍晚的时候,过来探望,知道只是换乳牙,放心了。看玉梁实在害羞,中秋也快到了。就让他安心在家准备御前献书的事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