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6章 章 御前献献艺

    玉梁坐在马车上,那马车左右两边的窗子都挂着厚帘子,玉梁也不敢掀开窗帘看外面。

    很快,马车停下来,听到外面有人说搜查,礼部的大人说车里是奉旨进宫的。随后,车帘子掀开,一个身穿铠甲的人探头进来查看。

    玉梁看那衣裳,想到谢惠灵提起过进宫都要搜查的事,这应该就是御林军了。那他们已经到了宫门吧?

    那御林军掀开车帘看里面只坐了一个小孩,倒没多为难,将车帘放下。他一掀一放之间,玉梁看到一堵灰墙,坐马车里都看不到墙顶,也不知有多高。

    然后,马车又走了一段路,礼部的官员说到了宫外了,他不能再坐马车,得步行入内。

    照例又是搜查一番,走进宫门后,礼部官员指了一个小太监跟他说,“小郎君莫怕,你跟着这位小公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玉梁看那小太监也才十几岁的样子,样貌清秀。

    “小郎君,这边走。”那小太监在前面引路。

    听声音倒不难听,玉梁的眼神,不由好奇地往下瞄,听说太监都是小弟弟被割掉的。可惜那小太监衣裳下摆盖住了,他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一抬头,他对上小太监的视线,好像偷看被人发现了,他不好意思地移开目光,后悔自己怎么能这么看人呢。

    小太监倒是毫不在意,多少人拿异样的眼光看他们。眼前这小郎君的视线里,只有好奇没有恶意,他也不以为意地带路。

    玉梁一边走一边忍不住看那些房子、围墙,还有墙上高高的门楼。那门楼,太高了,他得仰平脖子才能看到顶。

    小太监看他一副看什么都新奇的样子,倒也没催促。还是玉梁自己回过神,又不好意思地笑。

    终于走到一排房子前,小太监让玉梁在房中等候,“宫中不比外面,小郎君不要出门乱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谢谢小公公。”玉梁脆声脆气得答应了一声,想到玉秀的嘱咐,又拿出一个荷包递过去,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又说了一句,“谢谢小公公。”

    有人打赏总是高兴的,那小太监接过荷包后,又说道,“小郎君莫担心,这里的人都是晚间要御前献艺的。屋里有点心茶水,小郎君到下午少喝些水,免得御前失仪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谢谢您的指点。”玉梁又道谢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屋子里,已经有几个人了。听说有天下闻名的画家、琴师等等。这些人看玉梁年纪这么小,有些讶异,有两个年纪大的看玉梁有些拘谨,跟他闲聊,听说他就是自创了花鸟字的颜家颜玉梁,众人不由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玉梁初生牛犊不怕虎,说着话,那点紧张也没了,跟人说起话来也不拘谨了。

    中间有太监来添加茶水点心,开始也没人吃,到后来饿得受不了了,也顾不上害怕了。

    玉梁看到桌上做成花一样的点心,吃了一块觉得很好吃,要是大姐和二姐也能吃到就好了。

    从房子的窗户上往外看,看到一队队穿着皂靴官袍的大人们走过。

    众人一直等到玉兔东升,一盏盏灯火,将外面照得犹如白昼,才有一个太监过来,传他们到御前。

    玉梁谨记着礼仪先生教导的,跟在众人身后,不敢东张西望。可他年纪小人矮腿短,要跟上大家还真不容易,没多久就落到最后。

    太监催促地急,他只好小步跑了几步。

    领路的太监说了一声“到了”,众人停下脚步,面前是长长的台阶,那太监站在台阶下,台阶上又有一个年纪大点的太监,领着大家走上台阶,拐到一间宽敞有些空旷的屋子里。

    这屋子富丽堂皇,远远能听到歌舞乐声,“你们等在这儿,前面歌舞停了,到你们献艺时,会有人来传唤的。”领路的太监嘱咐一句后,就把他们丢在这了。

    这屋子里没有桌椅,只有高案摆设,众人只好干站着。

    这一站,就一直到月上中天的时候,玉梁觉得自己腿都僵了,才有人来传召他们进入大殿。

    到了大殿,一股香风吹来,四面的灯笼,比云昌镇元宵节灯会上的灯笼都好看。可惜哥和大姐、二姐不在这,不然看到了肯定高兴。

    玉梁心里想着,又看到大殿里的红色柱子上,都是金龙盘绕着,地上软软的铺着毯子。远远的高台上,一片金灿灿的明黄色,台上坐着的人看不清样子。

    大殿两边或坐或站,挤满了人,可一点声儿都没有,要不是看到人,都以为这里没人呢。越往前走,人倒是越少。快走到御座下时,他看到李承允坐在左边。

    李承允许是看出他紧张,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。

    看到熟人了,玉梁觉得好点了,跟着大家三叩九拜,山呼万岁,就听到一个尖细的声音说,“圣上有旨,命众人殿中献艺。”

    很快殿外面摆了案几,玉梁被带到外面靠边的案几旁,一个小太监站在边上伺候。他看上面已经放了笔墨纸砚,还有各色颜料。

    写字作画的几个人,好像都被安排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些人各有绝技,像有个老先生居然拿手指作画,有个中年男子拿头发当笔写字,还有个年轻男子,竟然直接把墨倒纸上,嘴里吹着,看样子是要吹出一副画来。

    玉梁定定神,在家这几天日日练习“普天同庆”四个字,这时候就静心撰写起来。

    刚写了一个普字,有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玉梁偷偷抬眼,看到大殿里一行人走出来,当先的穿着明黄服饰,应该就是皇帝吧?

    他连忙低头,认真写着字。大姐跟他说过,到宫里只管做好手里的事,其他的他全都不要管。

    身边脚步声不断,有个声音说了声“好”,马上就有三三两两的声音跟着响起,也是说好。

    很快,玉梁觉得眼前稍暗,原来是武帝走到玉梁的这张案几前。

    武帝低头,看白纸上已经写了普天两字,普字用兰草竹叶蝴蝶勾勒,天字粗看是一副鲤鱼水草图,细看就能看出字形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颜玉梁?”武帝出声问道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