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8章 章  帝王独眠

    武帝却不管众人疑惑,宫宴散后,酒意上头,扶着康顺慢慢走着散酒。

    康顺摸摸袖袋里的银票,看月色正好,“圣上,不如去御花园看看?御花园东边的桂花听说开了,月下赏桂,也是风雅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奴才,也懂得风雅了?”武帝听康顺说风雅,嗤笑道。

    “圣上以前年年中秋都说应该赏桂,圣上说好,必然是好的。奴才屁都不懂,只能急着圣上的话,拾点牙慧了。”康顺连忙笑着凑趣。

    这番话,武帝听着很受用,“那就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武帝不要步撵,康顺连忙叫了两个小太监前面提灯引路,后面又跟了四个小太监提灯,武帝慢慢走到东园,隐隐桂花香气飘来,倒是让人神清气爽。离得越近,还听到隐隐的琴声。

    “这不知是哪个宫的娘娘,要不奴才先过去,让她们散了?”康顺看武帝没有面露不悦,心里松了口气,嘴上却还问道。

    后宫里女子引人的把戏,武帝见得多了,也知道身边的大太监会收点钱为那些女人们开个方便之门。但康顺这奴才一向识趣,他也懒得计较,所以看了他一眼,也不说话,往那琴声来处走去。

    康顺的心放回肚子里了,对后面摆摆手,示意跟着的小太监们离远些。

    武帝走到桂花树下,看到一个女子,梳着高高的发髻,有点像今日歌舞上的飞天仙姬,正斜倚在一株桂树下。

    那女子体态妖娆,身上的珠玉映着月光,身上轻罗纱裙,夜风一吹微微扬起一片裙角,恍惚之间,好像正要飞升入天。

    那女子的脸被树荫遮盖,武帝一时没认出是谁,可这一幕,足够引人。

    武帝往前几步,呢喃叫了一声“美人儿”,伸手去抓住了那女子手臂。

    那女子嘤咛一声,好像浑身软若无骨般,被武帝一拉,就靠向了武帝怀中,微微仰头,吐气如兰,“圣上——”

    武帝低头看清那张脸,原来是如妃!

    “圣上,您身上好大的酒味,得喝点醒酒汤呢。”如妃伸手拉住了武帝的胳膊,转头吩咐,“快让人送碗醒酒汤去。”说着就将武帝往自己的如意宫扶着走。

    今夜十五,本该是歇息在皇后宫中。可武帝多年没有子嗣,早就破了这规矩,都是吩咐太医给后宫这些妃嫔们调理着,看谁正适合受孕的日子,就歇息在谁的宫中。

    走进如意宫中,武帝拉了如妃坐到自己膝头,看她一张玉面隐隐带着光泽,不由好奇道,“爱妃今日的妆容,格外娇艳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真是的,难道往日臣妾不好看吗?”如妃娇羞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往日也好看,今日是用了什么花粉?”武帝难得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臣妾用的是圣上新赏赐的花粉,好像是露华香新进贡的珠光粉。”如妃摸着脸庞,娇笑着说,“圣上赏赐的,臣妾用上,果然觉得很好呢。”

    露华香?

    武帝微微皱眉,低头再仔细打量。

    如妃十四岁进宫,十五岁承幸,今年二十岁,还是如花年纪。

    她本是农家出身,因为长相出众,娘家母亲纪氏又极能生养,入宫不久就得了圣宠。

    很快就升到妃位,今年万寿节,后宫照例封赏时,她虽然没能晋位份,但赐号为“如”,也算晋了半级。

    如妃肌肤润滑如玉,可惜脸上脂粉痕迹太浓,这上了粉的脸,看着忽然让人觉得有点腻味。

    往日觉得手指丰腴柔软,现在看着,那手掌,也太粗了,指节粗大,看着透出几分粗俗。

    武帝眼前闪过前几日看到的那张玉颜,小轩窗露出的半张娇颜,一身素净不施粉黛,眼波流转间,已是倾城。芊芊素手拉着轩窗慢慢合上,透出的端庄娇羞,远胜眼前的雕琢。

    再想到康顺所提的,颜玉秀手把手教弟弟读书习字,兰心蕙质。眼前的如妃,却是不通文墨,仅识得几个字,还是入宫后现学的。

    再想到玉梁那一身衣裳,听说是姐姐为他裁衣刺绣的,如妃却连女红都很粗疏。

    武帝越看眉目越发冷淡,如妃不知武帝为何停了动作,伸手轻轻勾住武帝的脖子。

    武帝忽然推身站了起来,原有的那点寻芳兴致,一时消散无踪。“爱妃先好好歇着吧,今日乏了,朕改日再来。”说着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如妃目瞪口呆,贴身宫女叫了一声“娘娘”,提醒她快出去。

    武帝已经到了她房中,却又走了。这要是被宫中其他人知道,她岂不是颜面扫地?明日,宫中不就是要传遍她失宠的消息了?

    如妃从慌张中醒过神来,急忙追到门边,又婉转叫了一声“圣上”。

    往日她只要摆出这副娇羞倚门的姿态,武帝总是不忍心地回来甜言蜜语哄她几句。

    可惜这次,武帝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康顺跟着武帝倒如意宫后,又得了一份赏赐,他想着自己也算是为主分忧。武帝这几日辛苦,有个解语美人陪伴多好。他守在如意宫外,看武帝忽然出来,脸色还有些不满,有些吃惊,更有几分惴惴。

    “回寝宫,今夜不传召了。”武帝冷冷说了一句,大步回到寝宫。

    武帝好女色,后来急于诞下子嗣,就更是美人不断。

    他独自躺在寝宫,心中烦躁。披衣而起,看到边上的一堆折子,随手拿过一本,却是北境边关奏报近日北蛮有些异动。拿起第二本,是周明所写的蜀中战事的战报。

    武帝恨恨地抛下两本奏折,又深深吸了口气,家国天下,还是得先顾着天下。

    成王父子俩,周定康老成谋事,周明却是有几分少年飞扬。

    这样的性子……就算他是天下第一人的帝王,也不能贸然。

    武帝的举动,牵动了多少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到如妃宫中却没留下过夜的消息,几乎不过几炷香的功夫,就在宫中的主子中传遍了。

    仁寿宫中,文太后躺在床榻上,听到这消息,微微皱眉,“如妃只怕是笼络不住圣上的心了。”

    凤禧宫中,皇后娘娘神情冷漠如霜,听着武帝从如意宫中匆匆离去,嘴角不由泛起一丝冷笑,如妃,看来要不成气候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