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她妈要打田静?

    “请假回家干什么?”我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半个小时前,她向副班长请的假。”周飞飞目光很闪躲,不敢跟我对视。

    我挠挠头,虽然没问出原因,但也能猜出个大概。出了那么大的事,她一定是不放心,请假回家看看。

    在我和老肥说话的时候,一道道视线偷偷摸摸的朝着我这边望来,不少人都用余光打量着我。我叫来地主,把马阳干沉的事情,他们已经听说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拿出手机,给田静拨了一个电话,却提示关机。我有些担忧,决定去田静家找她,把钱当面送给她妈。毕竟,这件事是因我而起。

    我说:“老肥,你帮我写个请假条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枫哥。”老肥很痛快,直接拿出了他最好的纸,这种纸他不轻易用,只有写情书的时候才用。

    我则是坐下来,取出钱,一千一千的卷成卷,用细绳绑住,一共卷成了五卷,最后用一个塑料袋包了起来。这么做,自然是为了防止丢失。

    我稍微的整理了一下发型,说:“老肥,你香水借我用用。”

    马上要去田静家,马虎不得,以后万一我和她结婚了,现在就意味着见老丈母娘,第一印象很重要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,把那瓶进口香水看得比命还重要的老肥,这时候居然毫不犹豫的拿了出来,双手捧着送到我面前,献宝似的说道:“枫哥,请用。”

    我终于是发现了老肥对我态度的转变,果然,这个世界上只崇拜强者,而我现在对于他们来说,就是强者。

    因为,我干沉了马阳!

    我喷了两下香水,把头发往上面捋了捋,显得精神一些,叮嘱老肥把请假条送给副班长,然后也顾不上多想,推开后门,风风火火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虽然同学们干啥的都有,但是那目光却不约而同的望向了窗外的我,他们爆发出了热烈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“安静安静,马上该是午休的时间了,都不要说话了。”副班长在维持纪律。

    然并卵,没人甩他,大家该怎么说还是怎么说。

    正当我走到前门,忽然想起来不对,我还不知道田静家住在哪呢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我一下子推开了前门,走到了讲台上,扫了一眼班里的同学,拿起黑板擦在墙上磕了磕:“停,都给我安静下来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喧闹的班级,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,所有人都住了嘴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田静家在哪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最后,一个女生站起来,说道:“我……我跟田静在寝室里是上下铺,昨天她告诉我,她家在二高红旗路雨儿胡同第三家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我望着她,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那女生脸色红彤彤,对我羞涩一笑。

    我不再耽搁,揣着钱就走了。

    肚子咕咕叫,我中午还没吃饭,摸了摸干瘪的口袋。我给地主和强子买了两盒烟之后,还剩了4块钱。最后,我愣是捂着口袋里那五千块钱没动,买了一个三块钱的馍夹菜把午餐应付过去。最后剩下的一块钱,搭了公交。

    爱情的力量,真他娘的伟大!

    我在富民路口下了车,左拐一条街就是红旗路。街上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,一片呢嘈杂喧闹的声音,繁华的气息迎面扑来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一辆宝蓝色的玛莎拉蒂,就在我前方十几米处停下。

    车标像个皇冠,我只认识这一个车标,因为李美儿开的车就是玛莎拉蒂,全校人都知道。玛莎拉蒂这四个字,还是老肥告诉我的。

    望着那宝蓝色的豪车,我心里突突,该不会是碰到了李美儿吧?

    我立刻停下了脚步,躲在了一个广告牌的后面,偷偷的打量着前方。我看到,车子停的位置,是一家装修豪华的建筑,上面写着八个金光闪闪的大字:国色天香私人会所。

    正对着我的那个车门打开,人没下来,先伸出了一条腿,我的眼睛顿时直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双完美至极的**,均匀浑圆,纤细笔直,一双薄如蝉翼的半透明的水晶丝袜紧贴于其上,勾勒出优美的曲线。最让人感觉惊艳的是,那从乌黑的高跟鞋上面的小腿位置,赫然纹着一朵鲜艳的玫瑰,花瓣艳红如血,两片叶子清脆欲滴,透过那层薄薄的丝袜,散发着朦胧的光芒,美得有些梦幻。

    接着,一个都市丽人就从车里钻了出来,我的视线却没有落在她身上,而是望向了从另外一边下来的人。

    只看到了她的背影,白色的小西装,黑色的套裙,挺翘的屁股,不是李美儿还能是谁。

    让我惊讶的是,李美儿竟然戴着口罩,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,生怕被别人认出似得。她下了车,先是东张西望的观看了一番,那样子好像在外面偷吃的妻子一般。然后,她与那个美腿丽人亲密的搂在了一起,朝着私人会所内走去。

    她们那亲密的姿态,仿佛像是一对甜蜜的恋人。

    我脑袋轰的一声,不由得想起了李美儿日记上的那句话:渐渐的,我竟是对女人产生了一丝兴趣。

    我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,她与那个美腿丽人如此亲密,又把自己包的如此严实,来到这么私密的地方,该不会是要……

    我不敢继续想下去了,李美儿可是我老婆啊,竟然跟别的女人在外面鬼混。我心里发酸,竟是吃了一个女人的醋。

    好在那个女的看起来也是极品美女,我老婆倒也不怎么吃亏。

    她们手挽着手,穿着一身笔挺制服的服务生,对着她们两个九十度弯腰,态度恭敬到了极点。不用说,那辆玛莎拉蒂的杀伤力很大。

    李美儿跟那个极品美女走了进去,我看到,她们的手竟然放在彼此的臀上,摸了一把然后又迅速的抽开。

    我心中恶寒,走到了国色天香的门口。

    “喂,穷小子,看什么看,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。”一个服务生,瞥了一眼我身上的地摊货,用鼻孔对准我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刚才进去的有一个是我老婆,你信不信?”我望着这个狗眼看人低的服务生,说道。

    “白日做梦吧你,有多远给我滚多远。”服务生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我也不跟他争论,虽然他不信,但李美儿真是我老婆,整天老公喊得那叫一个甜!

    李美儿这事被我撞见,我很想知道她们究竟在搞什么。可是我连大门都进不去,也只能作罢了。

    我离开了此地,心里不由得有些失落,不过想起即将见到田静,心里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我一路打听,终于赶到了红旗路的雨儿胡同,刚进入就看到前方围了一大帮人,场面有些骚乱。

    “雨儿胡同第三家。”

    我数了数,心里咯噔一下,那些人围着的地方,好像就是田静的家。

    我赶紧走上前去,这些人应该都是田静的街坊邻居,一道道议论声传到了我耳中。

    “今天,静静妈的摊子被几个混混砸了,损失惨重。”

    “唉,静静妈也是难啊,男人瘫在床上,一双儿女衣食住行都要花钱,全靠她一个人撑着,平时一分钱恨不得掰两半花。现在出了这种事,对他们家真是巨大的打击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是因为静静在学校里得罪了人,所以才发生了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静静妈把大门锁的死死的,估计要打静静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一听,顿时急了,费了好大的劲才挤到了最前方。田静家的门是涂着红漆的大铁门,我推了一下没有推开,应该是在里面锁住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里面传来一阵喝骂声,应该是田静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个不孝女,整天在学校里给老娘惹什么事,害的咱家的摊子被砸,现在做不成生意,家里都揭不开锅了,你爸也等着用钱买药……我……我打死你个不孝女!”

    我身体猛然一颤,心瞬间揪紧,她妈要打田静?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