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 震惊到极点的田母

    这时候,不只是我,就连一些街坊邻居都是急了,一些人纷纷上前拍门。

    “静静妈,开开门,别真打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静静平时那么乖,学习成绩又那么好,这么好的孩子上哪里找啊?”

    甚至还有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奶奶,颤颤巍巍的走来,牙都快掉光了,弯着腰喊道:“静静妈,没有过不去的坎。孩子是好的,再大的气,也不能往孩子身上撒啊。”

    望着纷纷出口的街坊们,我挠了挠头,田静这小妮子口碑不错啊,居然有这么多邻居为她说话。这我就放心了,田静妈应该不会打她了吧。

    谁知道刚闪过这个想法,里面就传来了一道刺耳的声音:“都给我走,哪凉快上哪去,老娘教训自己的女儿,管你们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无奈一笑,这田母还是比较泼辣的啊。想想也是,家里的男人瘫痪在床,她就是顶梁柱,不泼辣一些还真不行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损失了一些东西吗,犯得着打孩子吗?那些餐具和食材,也不是多要紧的东西。”一个中年妇女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?那可是一千多块的损失,再加上误工费,就是两千了。有本事这些钱你们给我拿,不拿就闭嘴,别站着说话不腰疼!老娘打自己的女儿,不用你多嘴。”田母吼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秀梅也太不讲理了吧,我只是说了一句,就给我来了一大堆,跟吃了枪药一般。”那中年妇女摊了摊手,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刘秀梅就是掉进了钱眼里,只认钱不认人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,静静妈也是难啊,男人瘫在床,一双儿女衣都要花钱,全都指望着她一个人呢。秀梅平时一分钱恨不得掰两半花,现在出了这种事,都理解理解吧。”那个老太太说道。

    “依我看啊,嫁就得嫁个有钱人,想当年刘秀梅也是我们这一枝花,结果嫁给了田文德,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的,三十多岁看起来像是五十多的人。”一个保养颇好的妇人说道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能看得出,田母很爱钱,有些市侩,是典型的小市民,只不过没有丧失本性。之前林若璃威胁田静,让她远离我,诬陷我。田母回信息说,按照那个富家女说的做,但是诬陷就算了吧。可见,她并没有丧失做人的底线。

    这时候,田母的声音又传了出来:“田静,你给我趴下,老娘今天把你屁股打烂,看你还敢不敢给我惹是生非!”

    我一阵汗颜,田静都多大了,田母还打屁股呢。

    “妈,你凭啥打我,我做错什么了?”田静委屈的声音,忽然从里面传来。

    我能想象她此刻的样子,一定是仰着小脸,一脸不服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个死丫头,还敢跟我顶嘴!”田母喊道:“富家女你惹得起吗,怎么不听人家的,和那个什么狗屁王枫断绝来往?”

    我听得一阵汗颜,田母这是把我也记恨上了。我倒是想进去把钱给她,但是门被死死的锁着,根本就进不去。这里围着一大堆邻居,我也不好乱喊,还是等她开门再说吧。

    “富家女怎么了,我跟王枫怎么样她管得着吗?凭什么无缘无故的让我孤立王枫,我做不到,我有自己的原则!”

    “就是为了你的狗屁原则,害的咱家的营生被人毁了。我实话告诉你,田静,你转校花了两千,那是咱们全部的家底。现在我手里一分钱都没有,昨天买菜的钱都没给人家。现在,你爸已经停药两天了,你弟弟上午打电话过来,说没生活费了。我就指望着中午摆摊赚点钱,先给你弟把生活费送过去,可是摊子被人砸了,被人砸了!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你狗屁的原则与正义,害得我们一家人跟着遭殃,田静,我没有生过你这个女儿!”

    乱糟糟的场面顿时寂静了下来,所有人都没想到,田家居然到了这步境地。

    田静久久都没有说话,接着我听到她呜呜的哭了起来,我心中犹如被重锤击中了一般,然后听见她哭喊道:“我不上学了,我给你挣钱去。”

    “死丫头,花了老娘那么多钱,你把学给我上完了,考上北大给我傍个首都的大款,否则我跟你没完!”田母扯着嗓子喊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两个人开着三轮电车来到了胡同,挤到了前面,拍了拍田静家的门,喊道:“刘秀梅,我们来要钱了,昨天你买菜的钱,不是说一早给我们送来吗?这都到下午了,怎么还没送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街坊邻居们纷纷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一直泼辣无比的田母,此时的声音竟也是带着哭腔,骂道:“死丫头,你听到了吧,要钱的都堵到咱家门口了。菜钱一共六百块,你给老娘拿出来!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了,也不管在街坊邻居间造成什么影响了,对着院内大声喊道:“阿姨,我是田静的同学王枫,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我把话说完,田母暴怒的声音就传了过来:“王枫?就是你害的我们家变成这个样子的王枫?你给我滚!”

    “妈,不怪王枫。”田静喊道。

    我大急,连忙喊道:“阿姨,把门打开,我给你们送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那个钱字还没说出口,田母的咆哮声再次传来:“滚,有多远滚多远,我们田家不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街坊邻居们都对我指指点点,甚至有人骂我,说我害了田静一家。

    我无语,我现在怀里揣着五千块钱给田静家雪中送炭,他们都把我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这时候,更过分的事情发生了,几个年轻人甚至对我推推搡搡,一副要动手打我的架势。

    我也不好跟他们一般见识,毕竟他们也是为田静出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我听到田母嗷的一声,喊道:“死丫头,还敢为王枫那个狗屁说话,今天老娘打死你!”

    接着我就从门缝里看到,田母抄起了一把笤帚,冲向了田静。

    我再也忍不住了,瞄了田家的墙头一眼,立刻冲了过去。那里站着一个人,个子没我高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,我按着他的肩膀就上去了,嗖的一下爬到了墙头上。

    我蹲在她家墙头上往院子里看,田母正在扒田静的裤子,那傻妮子站那里一动不动,脸上流淌着泪水。

    我连忙喊道:“阿姨,住手!”

    田静微微扭头,看见了我顿时一脸惊呆:“王枫?”

    看着她那小脸上溢满的泪水,我别提多伤心了。

    可是田母仿佛没听到似得,已经高高的举起了笤帚。我急中生智,喊了一个字:“钱!”

    效果立竿见影,田母猛然停下望向了我,愣了一下,然后指着我就骂开了:“你就是王枫?你给老娘滚,不滚连你一起打!”

    我废了半天劲,才从兜里掏出一卷钱,这是一千块,之前我卷好的,一共五卷。本来想都拿出来,但是布兜的开口太小了,一次只能掏出来一卷。

    我说:“阿姨,我给你们送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……”田母本来还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,但是看到我手里红彤彤的人民币,身上的杀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们送钱来了?”她有些不相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。”我蹲在她家墙头上,把钱抖开,可是还没有递出去,就被田母抢走了。

    她捧着钱数了数,脸上流露出笑容:“一千块啊,菜钱可以给人家了,你弟的生活费也够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,她把钱装好,望着我哼了一声:“好了,这一千块我收下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我还有呢。”我又费劲的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卷。

    田母的眼睛顿时亮了,一下子崩得老高,从我手中抢走,差点没把我从墙头上拽下去。

    “一千,又是一千,你爸可以买药了!”田母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么高兴,我心里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田母把钱收好,然后笑眯眯的望着我:“小枫,你小子不错,有良心,不枉我家静静对你那么好。行了,阿姨也不留你吃饭了,你这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急不急,我还有呢。”我说着,赶紧又掏出来一卷。

    “还有?”

    田母接过钱,拿在手里数了数,又是一千,顿时欣喜若狂:“这下好了,损失的那些餐具和食材,也都能重新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枫,你真不错,有良心,今天就留在家里吃饭吧。”田母笑哈哈的看着我,越看越喜欢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还有……”我挠挠头,从口袋里掏出第四卷钱。

    田母惊呆了,失声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最后一卷了。”我又掏出了第五卷钱。

    望着我仿佛变戏法一般变出的两卷钱,田母震惊到极点,站在原地,呆呆的望着我。

    我蹲在她家墙头上,看着田母的表情,感觉有些好笑,跟个雕塑一样。

    田静那小妮子的表情更好笑,看的一愣一愣的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