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同学态度的变化

    我刚才的气势太强了,再加上太子哥的名号,居然把这俩混子吓走了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为何会爆发出这么强的气势,就像地主哥说的,每个人身体内都潜伏着一头怪兽。自从我用皮带抽了马阳之后,我感觉身体内的怪兽被释放出来了一般。

    然后,我就跟田静回到了学校。她告诉我,以后再碰见这样的事情可以报警,我刚才那凶恶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地痞流氓。最后,她语重心长的对我说,千万不要成为混子,否则跟我绝交。

    我嘴上说好,心里却不以为然,如果我还是那个懦弱的王枫,刚才那种情况田静就被拉走了。这种事以后肯定还会发生,漂亮的女生就意味着麻烦,会有无数的男人想着占有她!

    我心里不是个滋味,为了保护她,我可能要成为她最厌恶的一类人。

    到了学校后,我让田静先进班,我去了厕所,立刻拨了李强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,我是太监哥,国服第一奥拉夫。”刚刚拨通,那边就传来了太监哥的标志性声音,一副公鸭嗓。

    我敢保证,这货连来电显示都没看,手机在脖子和肩膀处夹着,眼睛盯着电脑屏幕。

    “太监哥,我是小枫,跟你说个事。”

    “小枫啊,什么事说吧,刚才宇哥来电话了,连问三句小枫的事摆平了吗,差点给我吓尿啊。”

    “太监哥,刚才我把老狗的兄弟给打了,搧了他一耳光。”

    “老狗,哪个老狗?卧槽,不会是二高的老大吧?”太监的声音陡然一惊。

    我说是。

    太监哥沉默了好久,我心中越发的紧张起来,感觉有些不妙,我似乎真闯大祸了,于是我问:“老狗很牛逼吗?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牛逼,扛整个二高啊,我在他面前都是一个渣渣。”太监语气凝重:“我把电话给太子哥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,我将事情跟太子说了一遍,而且告诉他,我报了他的名号,撂了他的牌子。

    太子仍是那副满不在乎的语气:“二高的老狗么,倒是有些麻烦。你不用担心,小枫,马上我打完这把游戏,给老狗挂个电话,先看他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哥,麻烦你了。”我不好意思的说道,今天刚跟他认识,就让他帮我管了两件事。现在又惹上老狗这么叼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小枫千万别这么说,你可是我亲弟啊。宇哥嘱咐我无数遍了,一定要把你当成亲弟对待。这辈子我太子只服一个人,那就是宇哥,他的话我能不听吗?”

    我挠了挠头,宇哥对我这么好,除了是表兄弟之外,自然是因为我姐的缘故了。而且,我们表兄弟之间,除了我,其他人都不待见张宇。这,或许也是他对我另眼相待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太子哥叮嘱我说:“小枫,你最近要小心,老狗为什么叫老狗,因为他就是一条疯狗,逮住人往死里咬。他要是带人堵你,你立刻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我应了一声,心中变得越发的沉重,惹了老狗,以后的日子恐怕不会平静。

    只是,太子哥虽然嘴上说着麻烦,但那语气却是蛮不在乎,似乎老狗这么牛逼的人物在他面前,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对太子的身份产生了浓浓的好奇,他究竟有着什么背景?

    单凭太子那份气质和长相,我感觉就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也不多想了,还是等太子哥的电话吧,看老狗怎么说。

    我刚要走出厕所,碰见了窑子,他身边跟着一个大个,两个人正好跟我走碰头。

    “窑子哥。”我连忙给他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枫哥。”出乎意料,他称呼我为枫哥。

    窑子笑了笑,给我让了一颗烟,然后就和大个进了厕所。

    我有些发愣,文科班扛把子竟是对我如此客气。以前看见这样的大混子,我都是绕着走。

    “估计,他是看在太子哥的面子上吧。”

    我也没有什么好得意的,笑了笑就回了班。

    这时候正是午休课间,我一进班,嘈杂喧闹的班级瞬间安静了下来。有人望了我一眼就赶紧低下了头,讲台上正在打闹的两个同学,立刻停了手。要走出教室的一个男生,身子往后边挪了挪,示意让我先过。

    一切都跟以前不同了!

    我却高兴不起来,老狗这两个字像是一块巨石悬在了我的头顶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砸了下来,将我砸的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我朝着林若璃望了一眼,她正戴着耳机听歌,手里转着一支笔。忽然,她抬起头,对着我甜甜一笑。

    甜美可人!

    我浑身不舒服,这个小贱人今天把我羞辱的可真是惨。回到了座位上,看到田静才感觉好了许多。她那干净清新的气息,总是让人变得轻松。

    “给,三百四十三块钱。”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,这是田静妈给的五百块,还剩这么多。

    田静不要。

    “拿去补补身体。”我硬是塞到了她兜里,这小妮子体型苗条,就是有点瘦。只不过……我瞄了一眼她高耸的某个部位,只能说天赋异禀了,小小年纪已经跟李美儿不相上下了。

    “王枫,我@#¥……”田静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,意思就是我帮了她大忙,这钱她不能收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?不要我就当班费交上去了,反正不是我的钱。”我望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她一把将钱从我手里抢走了,那小眼神生怕我交上去似得。

    “小财迷。”我望着她笑了。

    “马阳没来。”田静指了指马阳的座位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,马阳的位置是空的,也不感到奇怪。他先是被我用板凳腿扪了一顿,最后又被我用皮带劈头盖脸的打一顿,估计是养伤去了吧。

    这时候,老肥忽然转过身,脸上的笑容都快溢出来了:“枫哥,你中午真是威风啊,把马阳弄得那么惨,没想到地主……”

    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老肥立刻闭嘴了。田静就在身边呢,这货口无遮拦的将中午的事说出来,那我就悲剧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老肥咧着嘴笑了笑,从兜里掏出一瓶香水,双手捧着递给我:“枫哥,这是我小姨给我捎的法国香水,我一直没舍得用,现在送给你。以后,枫哥要罩着我哦。”

    制作精美的香水瓶,散发着炫目的光泽,一看就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“罩你妹啊!”我一脸无语,以前这货的香水死活不借给我,说只有一瓶。现在看来,他小姨给他捎了很多瓶啊。

    我看到,田静望了那瓶香水一眼,那目光似乎有着一丝火热,然后她就低下了头,继续看书。

    “好,我收下了,但是不一定能罩住你这个二百斤的大胖子。”我接过了香水瓶。

    田静忽然抬头,说:“一个男生,要什么香水?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低头看书,看那意思是让我还给老肥。

    “男生就不能喷香水了啊,如果我有一瓶香水,那天就不会熏你一下午了。”我笑了笑。

    田静也是噗嗤笑了。

    我往下看了一眼,那是装着田静破校服的袋子,就放在我和她中间的地板上。

    我不着痕迹的伸出了手,然后手指一松,香水已是滑落在了袋子之中。等她回到寝室的发现这瓶香水的时候,应该会给她带来一个惊喜吧。

    一下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,同学们对我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不再像以前一样孤立我,男生们都对我客客气气,甚至不少的女生都来找我说话。

    这样的变化我自然喜欢,可是心里总是无法放松,因为太子哥的电话一直没有打过来。

    终于,晚上放学的时候,太子的电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枫,老狗这件事你先不要想了,他到内蒙约炮去了,明天一早的车票,估计要很久才能回来。他说约完内蒙那个,还要去新疆约一个。他说这事先压着,等他约完炮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拿着手机,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“妈的一共俩妹子,先去内蒙,再去新疆,找新疆那个还要爬山,草个x还他娘的要爬山,日了狗!”太子笑了几声,然后说道:“这是老狗的原话,这个煞笔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我挂断了电话,满脑袋黑线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