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 城里人真会玩

    “卧槽,怎么会是她?”

    我整个人都愣住了,有点难以置信,我立刻朝着她的左小腿看去,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玫瑰纹身,花瓣艳红如血,两片叶子青翠欲滴,正是那个女人,李美儿所谓的“闺蜜”!

    一想起她跟李美儿走进私人会所摸臀的那一幕,我就浑身恶寒。眼前这个女人,可能x过我老婆或者被我老婆x过,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我都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我瞅了瞅四周,一片荒草地,过腰深,除了死狗般躺在地上的歹徒,没有其他人。就算在这里把她办了都没人知道。我还真是有这个想法,她不只是漂亮,而且诱人。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,怪不得李美儿会看上她!

    不过我忍住了,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,我还是做不来的。与我对视了一眼,她羞涩无比,赶紧把短裙从腰间捋了下去。

    等她抚平衣服站起身面对我时候,我惊艳的差点呼吸不畅。这是一个极品ol美女,乌黑的秀发有些凌乱,几缕青丝垂下脸颊,将她那雪嫩的肌肤衬托得越发白皙,黛眉微皱,素面淡妆,五官精致。

    她上身一件女式束腰衬衣,下面一条崭新的黑色短裙,火辣的曲线尽显无疑,特别是那双修长的美腿,在一双鞋黑色高跟鞋修饰下,越显笔直圆润。

    此刻,她胸口仍是剧烈的起伏,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,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跟李美儿差不多大,只是两者的气质截然相反。李美儿冰冷高贵,这个女的则是温婉动人,好像从江南水乡走出来的美女。

    望着她,我心中疑惑重重,她究竟跟李美儿是什么关系,那天在私人会所到底发生了什么,她的屁股为何又红又肿,她这种都市丽人怎么会来工地?

    她望了一眼地上的歹徒,花容失色,红润的小嘴里发出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他被我打昏了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救了我?”她问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顿时感激无比的望着我,说:“谢谢,真是谢谢你,要不是你,我可能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报警把他抓走?”我指了指地上的歹徒。

    “别,别……”她有些心虚的喊道。

    我挠挠头,有些纳闷,明明是你被抢劫了,害怕什么,难道有什么隐情?

    “咱们先离开这里。”她有些嫌恶的望了望四周,把我领到了旁边的公路上。她走路的姿势有些怪异,我不由得想起了她那里又红又肿,不知道是被谁打得。

    这里停着一辆白色的小轿车,车标上有bmw三个字母,应该是她的车。我在心里想着,怎么套出她和李美儿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我叫陈沐曦,弟弟,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哦。”她望着我,一双大眼睛转了转,温婉之中带着一丝俏皮的意味。

    原来她叫陈沐曦,我牢牢记住了这个名字,说:“我叫王枫。”

    “王……你居然叫王枫!”她忽然变得惊讶起来,认真的打量了两眼,问道:“你是学生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松源一高的?”她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怎么知道?”这次轮到我惊讶了,难道李美儿跟她提起过我。

    “你英语老师是不是叫做李美儿?”她一脸期待的望着我。

    还没等我回答,她就拿出一个苹果手机,翻出李美儿的照片给我看:“是不是她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我点头,看来李美儿真的跟陈沐曦提起过我。

    “李美儿跟我说起过你,她说……你是她最反感的学生。”陈沐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我无奈一笑,心中暗恨,李美儿我迟早打你的屁股,居然跟别人这么说我。

    这时,我发现陈沐曦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,那一双美丽的眸子竟是发亮,艳光四射。

    “你来工地干什么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搬砖啊,我是个穷逼,挣点零花钱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你就是我要找的人,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!”陈沐曦上前,激动无比的抓住了我的衣服,像是寻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我一惊。

    陈沐曦抓着我的衣服不放,哀求道:“王枫,帮我一个忙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不爽,已经救你一命了,居然还让我帮忙,不过我还是问道:“什么忙?”

    “帮我打李美儿的屁股!”她说。

    我瞬间震惊,觉得我的耳朵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王枫,帮帮我,一定要打李美儿的屁股,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!”陈沐曦几乎都要把我搂在了怀里,她的眼神无比渴望,她的话语很真诚。

    我终于确信她是认真的,却仍是感觉不可思议,甚至感觉她神经病,她居然要求我这么做!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我觉得里面一定有很深的隐情,或许能牵扯出李美儿和陈沐曦不得不说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陈沐曦咬着红嘴唇,娇艳的脸蛋通红一片,陷入了害羞之中,似乎有些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我可就走了啊,还要搬砖呢。”我作势要走。

    “好,我说。”陈沐曦嘴唇都要咬破了,风情万种的看了我一眼,羞答答的说道:“因为……因为她总是这么对我。”

    总是?

    我心凉了半截,感觉头上冒着绿光。这两个女人之间,真的有情况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。”我必须要把这件事搞清楚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喜欢打我那里。”陈沐曦说完这句话,耳根都红了。

    我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陈沐曦的屁股又红又肿,原来是李美儿打得啊,她竟然有这种嗜好。难道李美儿是进攻的一方,我很是恶寒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李美儿冰冷高贵,陈沐曦温婉动人,谁主动谁被动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个歹徒把我的裙子撩上去了,你……你都看到了吧,给我打得痛死了,在国色天香打了一次,在名媛会所打了一次,一次比一次狠。”

    “她为什么要打你那里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她说我那里好看,打起来有手感,最重要能让我感觉到屈辱。”陈沐曦害羞无比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的天,李美儿啊李美儿,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。表面上那么正经,背地里却这么狂野。

    “李美儿有洁癖,最讨厌乞丐民工之类的了,所以我就开车到这里,想找个民工帮我,谁知道差点被抢劫。”陈沐曦说道。

    我惊呆了:“找民工,你这么损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闺蜜啊,还不是一般的闺蜜,多损的招都能使出来。而且,李美儿以前为了凌辱我,对我做过类似的事情,我这么做并不过分。”陈沐曦真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居然对你做过类似的事情?”我惊呆。

    “是啊,她以前找人打……打我那里。其实,这只是我们之间的一个游戏罢了,寻求刺激。”陈沐曦笑了笑。

    我彻底凌乱了,她们……真会玩。终于明白陈沐曦为什么要到工地了,原来是要找民工打李美儿的屁股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看个视频!”陈沐曦一咬牙,在手机上一阵翻找,给我看了一个视频。

    看完后,我终于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了,李美儿下手真狠啊,骑在陈沐曦的身上“施暴”,简直毁我三观。

    “王枫,你到这里搬砖,算是个民工。你又是李美儿的学生,又是她最讨厌的人,如果由你来打的话,她一定是屈辱感爆棚!这真是我最希望达到的结果!”陈沐曦万分期待的说道。

    然后,她竟是拉着我的衣角,撒娇一般的哀求道:“求求你了,王枫,帮帮我吧,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,我真的很想凌辱李美儿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一支烟,望着远方的城市轮廓,忍不住感叹:“城里人真会玩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