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 张谋子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我狠狠的吸了一口烟,吐出了一大团烟雾,感觉吐出了憋在胸口十几年的郁气。

    我和强子斜躺在一堆砖上,浑身肮脏不堪,搬了一个多小时,我们都累瘫了。

    “强子,原来上流圈子也就那回事,甚至比底层人都不如。”我仰望着漫天繁星,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枫,怎么你刚才出去一趟,感觉像是变了个人?你到底干嘛去了?”强子问我。

    我笑而不语,刚才自然是去名媛会所了,我的心态变了。对于那些所谓的上等人,已经没有了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人无畏便无敌。

    我虽然达不到这个境界,但是再面临林若璃这种富家女的时候,我多了底气和自信。

    而且,李美儿以前对我来说,是个高高在上的女王,我站在她面前很自卑。可是今天过后,她身上携带的那些耀眼光环,随着我一巴掌又一巴掌拍下去的时候,就已经完全的破灭了。

    从此她在我面前,只是个英语老师罢了。

    看我没说话,强子也不多问,拍拍屁股站起身:“抽完这支烟,再干俩小时,咱们就可以收工喽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瘦瘦弱弱的少年,扛着一大堆砖从我们身边经过。他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,身子失去了平衡,肩上的两块砖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脚上。

    我赶紧站起身,想要上前帮他一把的时候,他重新稳住了身形,背着几十块砖,继续朝前走。

    他穿的是布鞋,被砖头砸两下一定很疼,他居然没吭一声,看也不看一眼,继续朝前走。

    要是我,我肯定放下砖,看看脚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强子,这个十六七岁的人是谁,看起来像是学生,怎么也在工地上打工?”我注意他很久了,这个少年面容冷峻,眉头总是紧锁着,似乎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强子叹了一口气,说:“你知道奉先武校吧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奉先武校是我们市的一所学校,主要是练武的,也学习文化知识,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有讲究的。三国时期的吕布武艺天下第一,吕布也叫吕奉先。奉先武校的创办人就是这个寓意,希望学校的学生都像吕奉先一般勇猛。

    强子吸了一口烟,指了指那少年的背影说道:“他叫张元亮,在奉先武校大名鼎鼎,外号张谋子。现在奉先的老大是眼镜文,他就是跟眼镜文混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是个混子?”我一惊。

    “是啊,”强子点头,叹息道:“只不过他是个悲剧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强子,跟我说说他的故事。”我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张元亮这个人很聪明,是眼镜文的第一智囊,被人称作张谋子。奉先以前的扛把子是乐星那帮人,眼镜文就是靠着张元亮才干沉了乐星,成为了奉先的老大。可是,张元亮却被眼镜文踢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在奉先名头虽大,却不是好名声。这个人做事不讲究对错,不讲究方式,只看立场和结果。他是眼镜文的人,为了搞沉乐星,张元亮不择手段。再加上他很聪明,你想想这个人有多可怕!”

    我心中微微触动,这简直就是古代的那种毒士!

    “当然,张元亮立场十分坚定,对敌人心狠手辣,对眼镜文却忠心耿耿。”强子吸了一口烟,继续说道:“因为他干沉乐星的方式不怎么光彩,用的是阴谋诡计,奉先武校都是一群练武的武夫,最看不起用阴谋的,他受到了排挤,不少人都是对张元亮颇有微词。眼镜文刚坐上老大的宝座,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,就把张元亮给踢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感觉到愤怒,眼镜文简直就是忘恩负义!

    不由得,我对那个瘦弱少年多了一丝同情,遭受所有人的排挤,跟我以前的境况多么相似。

    “唉,也不知道张元亮怎么想的,眼镜文都把他给踢了,他还是对眼镜文忠心耿耿。眼镜文遇到什么麻烦事,只要招呼一声,张元亮继续为他出谋划策。”强子叹息。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会在工地打工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张元亮出身不好,花销都要靠他自己挣。他有个妹妹,在咱们市最好的私立中学就读,每个学期的学费都要一万,这些钱,就是他在工地上打工赚来的。”强子说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钱,就送到公立学校啊,一个学期才一二百。”我不解。

    “他说他要让他妹妹上最好的学校。”强子说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张元亮走了过来,强子叫住了他,给他让了一根烟。张元亮也没有拒绝,点着后蹲在地上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一言不发,抽完烟只说了一句谢谢,就站起身走了,继续搬砖。

    我和强子一直干到了晚上十一点,累得筋疲力尽,才准备收工。离开前,我朝着张元亮扫了一眼,他还在继续干。强子说,张元亮一般要做到凌晨两点。不只是搬砖,其他的什么杂活都干。

    这里的工地不分日夜,都有工开。

    我越发的对张元亮这个人好奇了,他冷峻而沉默,喜欢抽烟,可是他兜里没烟。每次强子给他让烟,他都蹲在地上和我们一起抽,抽完说声谢谢就走。

    一晚上的时间,张元亮抽了强子十几根烟。

    走之前,我拿出二百块钱给了张元亮,告诉他兜里装包烟,别总是吸别人的。

    他倒是没有拒绝,将钱揣进了怀里,说了一声谢谢,然后问我叫什么名字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我叫王枫。

    二百块钱我也不心疼,毕竟这钱是白来的,陈沐曦给了我一千。最后我们去结算工钱,地主特意吩咐过,工地的负责人给了我们一千,每人五百。

    现在,我就有了一千四,已经快凑够了,再搬个两天肯定能买手机了。等我把手机送给田静的时候,就准备跟她确定关系。

    我不能再等了,老狗随时都可能回来。

    回到家的时候,我瞬间惊呆了,我姐王鸥居然就站在门口,一副焦急无比的样子。

    现在才晚上十一点,她怎么回来了?

    看到我,姐姐眼中顿时涌出浓浓的惊喜,立刻跑了过来,捧着我的脸问道:“小枫,你去哪了,把姐担心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早,平时不都是凌晨一点才回来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小枫,我给你找了个家庭教师,左等右等等不到你回来,我给你打电话,你也是关机,你到底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她仔细的看了我两眼,美丽的脸庞上涌现出惊讶的表情:“你怎么把自己搞那么脏,浑身都是汗臭,先洗个澡去。”

    我洗完澡,坐在姐姐面前的时候,感觉气氛有些不太对劲,心里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姐姐好像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王枫,说,你到底去哪里了?晚上十一点都没回家,手机也不开机,你不知道姐有多担心吗?”姐姐的声音很严厉。

    我不敢欺骗她,于是就说:“姐,我去工地了。”

    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跟她说了一遍,说完后,我感觉到姐姐的情绪有些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最后,姐姐望了我两秒,竟是跑到自己的房间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哭的模样,我心痛如刀绞,连忙问她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小枫,你居然谈女朋友了,是不是不要姐姐了?”王鸥哭的很伤心。

    我抱着姐姐说了一大堆,她才慢慢地平复下来。我们姐弟俩的感情太深了,从小相依为命,从来没分开过,她难过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最后,王鸥平静下来,对我说:“小枫,你正在读高中,别想着谈恋爱的事情。你英语不好,我给你请了一个家庭教师,是咱们市的赵岩老先生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