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蒋门神

    林若璃!

    很可能是林若璃!

    能找到一个和我差不多的人,把人家的玻璃门砸了,并且让老板过来诬陷我,这种事普通的人做不来。

    而且,监控视频中显示的是晚上,也就是说,陷害我的那个人很早就开始谋划了。林若璃完全有可能,因为她一早就知道我要给田静买手机。

    这时候,所有人望向我的眼神都变了,人证物证俱在。尤其是田静,呆呆的望着监控视频,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中年老板依然在大喊大叫,现场乱糟糟的一片。。

    我并没有惊慌,也没有急于辩解。要想还我清白很简单,只需要将润宇大卖场的监控或者店员找来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如果有发票,我现在就能证明我清白。可惜,润宇大卖场没有开发票的习惯。

    场中的人越聚越多,中年老板拿着手机让一个个人看,看那样子,誓要证明我是偷手机的贼。

    我冷冷一笑,经历了一些事情,我已经变得成熟冷静了很多,如果在以前,我肯定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我走到一边,拿出手机给地主打了个电话,说:“地主哥,我被人诬陷偷手机,千禧手机店的老板找上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枫,这他妈有人搞你?我这就带人过去,弄死那个狗比老板。”地主有些生气的说道,他知道我给田静买手机的事情,在工地搬砖就是他给我找的。

    “地主哥,现在最重要的是证明我的清白,因为他们伪造了一些证据。你立刻去雨润大卖场,调取他们的监控,还有我买手机的签字,都帮我拿过来。那个卖给我手机的营业员好像叫刘慧丽,你最好把她也找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小枫,我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在工地的工作记录,你最好也让人拍张照片发过来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我挂断了电话,望着依然在大喊大叫泼我脏水的老板,我心里尽是冷笑。马上,等地主把证据带回来的时候,就真相大白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看到没有,就是他,这个贼,先砸了我的店,又偷了我的oppo手机!”中年老板指着我,喊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我上前去,抓着他的衣领子大喊道:“这手机我刚在润宇买的啊,你要是有胆子,就跟我去润宇看监控,敢不敢啊?”

    “人证物证俱在,你还敢抵赖,看看视频,砸我店的就是你。”老板喊了一声,然后气势汹汹的望着我:“我一大早就带着店员在学校门口堵,中午放学的时候发现你背影很像,就一路跟来,果然就是你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诬陷、栽赃,我既然砸了你的店,为什么只偷了一部手机?”我反问。反正地主已经在帮我去找证据了,我也不急,就跟他对质。

    “对啊,那个人要是王枫,不会只拿一部手机吧?你店里的钱还有其他东西,他应该也会拿吧。”旁边有人说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要送给女朋友,就在前几天,他带着女朋友来我店里,看上了这部手机。所以,昨天晚上他砸了我的店,只偷了这一部。”中年老板喊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田静是我女朋友,周围人的视线纷纷落在我和田静的身上,那目光带着怀疑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,王枫肯定不会偷!”田静迎着一道道目光,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见棺材不落泪啊,”中年老板望了我一眼,说:“我再拿出一个证据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翻找到一个视频,打开。

    视频中,依然是那道模模糊糊的身影,忽然,有人喊了一句:“王枫,快跑,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接着,那道很像我的身影,抱着手机就跑了,在视频中消失。

    我看完后,心底升起了一丝凉气,那个要搞我的人,做的伪证真的太充分了,连我的名字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视频彻底将我推向深渊!

    所有人看向我的目光都变了,像是在看着一个小偷,充满了鄙视。他们都是学生,心思单纯思想简单,在他们看来,这两段视频足以证明我是小偷!

    就连田静,也是呆愣在了那里,可是马上她就抬起头说道:“怎么会有声音,监控不都是无声的吗?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监控都是无声的?我们店门口的摄像头外面,安装的有音频采集卡,连接拾音器,视频音频一起录制的。”老板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田静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王枫啊王枫,我万万想不到,你竟然是这种人。”林若璃走了上来,一脸鄙视的说道:“为了送给女朋友手机,居然去偷。你没钱的话,跟我说啊,我可以借给你!”

    田静听完这话,如遭雷击。她望向我的目光,多了一丝陌生和怀疑。

    其余人也是恍然大悟的样子,是啊,大家都知道我没钱,我买不起手机。这样一来,我就有了作案动机。

    再加上那两段视频,和千禧手机店的老板店员,这一刻,所有人都相信了,我就是小偷!

    田静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,仿佛什么东西坍塌了一般。她目光复杂的望着我,泪水在眼中涌出。

    “田静,相信我,我不是小偷。”我握着她的手,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枫,我相信你,可是——”田静的话语有些哽咽,颤抖着说道:“一切的证据都指向你,你让我怎么相信你?视频中,可是出现了你的名字啊!”

    “田静,你不要哭,马上我就能证明我的清白。”我望着她,感觉到一阵阵心疼。站在她的立场上考虑,自己喜欢的人送给她一部手机,却是偷来的,面对着千夫所指的情景,她的心里该有多么的难受?

    我也不怪她误会,当前这种场面,两段视频一放出来,谁不误会?

    “呵呵,王枫,为了送给田静礼物,你居然选择偷。”林若璃指着我,大声的说道:“你对她的爱,是可耻的!”

    我冷冷的望着她,什么都没说,现在说什么都没用,越描越黑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王枫居然是这种人,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,居然选择偷。”

    “估计他是为了在田静面前装有钱人吧,拿着偷来的东西送给她。”

    “唉,前几天夏女神刚刚向他表白啊,不知道夏女神听到这样的消息,会不会感觉自己瞎了眼?”

    “嘘,小声点吧,王枫可是混子,跟地主是兄弟啊,被他听到小心打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围传来一阵阵小声的议论,同学们对我指指点点,那一道道鄙夷唾弃的目光,犹如一把把刀子般刺向了我。

    天空乌云密布,阴沉无比,仿佛要下大雨,正如我此刻的心情。我紧紧的握着田静的手,我知道她现在十分难受。没关系,马上等地主过来,我就能洗刷冤屈了。

    我宁肯背负小偷的骂名,也不想让她伤心失望。

    田静猛地甩开了我的手,指着我哭喊道:“王枫,我宁肯不要手机,也不会让你用这种方式送给我!你……太让我失望了!”

    她望着我的眼神,是那样的失望和无力。我的心被深深的刺痛,可是我又抓住了她的手,紧紧的不放开:“田静,我知道你现在不相信我,给我十分钟,我就能证明我的清白,好吗?”

    田静泪眼朦胧的望着我许久,纵使万般怀疑,却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笑了,这个小丫头还是相信我的。

    可是下一刻,我就意识到不好,陷害我的人既然这么处心积虑,他们又怎么会让我如此轻易的把证据找回来?

    我心中一凉,意识到他们可能还有后手。

    果然——

    这时候,一大帮人忽然冲了过来,气势汹汹,全都是混子,二十多个!

    领头的那个人,双手插兜,目光桀骜不驯,嘴角带着冷笑,一身的煞气,大踏步的朝着我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我的心顿时一沉,居然是他!

    他是我们一高的大佬蒋才勋,外号蒋门神!高二段的扛把子!

    我的心瞬间跌到了谷底,难道,他们的后手就是蒋门神?

    这,是要把我彻底干沉的节奏啊!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