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 四面楚歌

    我正要说话的时候,太子的手机忽然响了,好像是一条信息。他拿出来看了看,眉头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太子哥?”我看到他表情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“老y发来的消息。”太子说了句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沉,这个人我听说过,我们一高的大佬,高三年级的老大。蒋门神能扛起来,就是靠着老y。

    “看看吧。”太子把手机递给我。

    “第一,太子哥带着御林军跑到一高,过界了!第二,太子哥打我一高的兄弟,尤其是蒋门神这般响当当的人物,过分了!第三,蔡振强,地主吃里扒外,联合外人打自己人,必须滚出一高!不滚就等着被老子干沉!”

    我的眉头瞬间皱起了,老y果然厉害,一开口就不凡,过界过分吃里扒外,一下子三顶大帽子扣了过来,说的有理有据,气势汹汹!

    地主和强子接过手机看了看,脸色变得有点难看。

    我心中愧疚,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老y要对地主和强子开刀!

    太子拿回手机,懒得发短信,直接拨了过去,说:“喂,老y,你他妈不要脸了啊。是你兄弟带着人搞我兄弟,老子过去管事怎么了?蒋门神挨打,活该!”

    老y说:“王枫和蒋门神的事先放一边,先说地主和蔡振强的事。除非他们俩转到职高拜你的山头,否则我弄死他俩!”

    太子直接挂断了电话,皱着眉头说道:“地主,你们的事有些麻烦,你懂吧?”

    地主苦笑,说:“太子哥,我懂。你过来管小枫的事,已经被老y扣了两顶大帽子了。再管我们的事,就说不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强子也是点点头,这终究是一高的“家事”,太子插手算是坏规矩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怎么办,如果转校的话,我罩着你们。”太子说。

    “转校?”

    地主和强子对视一眼,尽皆摇头,被人逼得转校,实在是丢人。而且家里人问起来,怎么说?

    一高是松源市教学质量最好的高中,职高几乎可以说是最差的,家里谁会同意你转校?

    “如果不转校的话,按照规矩,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。你们先问问小枫,看他同意不。”太子说。

    地主和强子同时点头,望向了我。

    “问我什么?”我一愣。

    地主望了望强子,然后两人站起身,竟是一起对我弯腰,喊道:“枫哥!”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”我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地主直起身,说:“小枫,如果我们要想解决这件事,只有认你当老大,这样老y才没有话说。我们打蒋门神,是小弟为老大打架,天经地义啊!”

    强子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确实是这么回事,但是……

    我立刻说道:“地主哥,强子,我只是个渣渣,怎么能做你们的老大?”

    “渣渣?”

    地主摇头,道:“枫哥,蒋门神挨打,虽然是太子哥出的手,但本质还是你和蒋门神的事,也就是说蒋门神被你干败了!现在你的名字可以说是威震一高,你来做老大,完全可以服众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能叫来太子哥,这也是实力的一种。现在你走在一高,跺跺脚,混混们都要抖三抖!”强子说。

    我皱着眉,一时间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枫哥,你不要妄自菲薄。上位最快的办法,就是踩人上位。你踩的人越牛逼,你上的位置就越高。现在你踩了蒋门神,就是放言扛高一,也没人会反对!”地主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这两个对我来说像大哥一样的人,前几天还在帮我管事对付马阳呢,忽然变成我的小弟,我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枫哥,如果你不同意的话,我们只能转校了。蒋门神我都干不过,更别提老y了。”地主苦笑道。

    我咬了咬牙,右手一拍,说:“好,这个老大我做了!”

    我很清楚,这个老大不是用来耍威风的,而是推出来对付蒋门神的。强子和地主为了我落到这个地步,我必须站出来为他们扛事!

    “小枫,行啊,做了高一的老大,跟宇哥遥相呼应。”太子笑了笑。

    我一脸无奈,这是赶鸭子上架。

    太子望向地主:“现在给蒋门神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地主点头,先找人问出蒋门神的手机号,然后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刚接通,蒋门神就放声大吼:“地主,我草,你还敢给我打电话!等着死!!”

    地主冷冷一笑,也是大声吼道:“蒋门神,我挑!我跟枫哥混啊,枫哥我大佬啊!我系他头马呀,今天刚拜的,枫哥拜强子为红棍呀!边个敢动我兄弟俩,跟我大佬谈喽!”

    我无奈一笑,地主这粤语说的好溜,学的某部电影里的台词。头马就是老大最器重的人,红棍就是最能打的人。

    蒋门神那边愣了两秒,然说说了一句你牛逼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地主,你还挺搞笑的,粤语都搞出来了。”太子也是一笑,敲了敲额头:“等着老y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果然,不一会儿的功夫,老y的电话就过来了:“太子哥,叼啊,让地主拜一个无名小子为大佬,真舍得下去脸。”

    “我太子的兄弟,能是无名小子?”太子嗤笑。

    “行,枫哥啊,吓尿我啊!听着,明天中午十二点,新崛酒楼当面谈,解决蒋门神和王枫这件事。如果谈不拢,我老y绝不会坐视自己的兄弟被人打!张宇太子,不服就战!一高奉陪到底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老y重重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草,老y这个比现在这么叼?都敢跟太子哥这么说话了,态度很强硬啊!”强子有些惊讶的说道。

    太子揉了揉眉头,讪讪的笑了笑,说:“老y这是吃准了形势,我跟宇哥现在处境略微艰难啊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和地主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太子说道:“宇哥崛起的太快了,半年不到立棍职高,人心不稳啊,大b那帮人,还有几伙人都是蠢蠢欲动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沉,听太子这话的意思,职高内部有人要搞事,如果他们再跟一高开战,那就是面临内忧外患的局面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老y这么强硬!

    我不由得想起了老狗,如果他再插一腿进来,那局面就更糟糕了,很可能面临三方势力的夹击!

    如果是那样的话,宇哥太子真的危险了,就算他们再叼,双拳又怎么能敌四手?

    所以,明天新崛酒楼和老y他们见面,最好的结果就是和解,不能搞起来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太子的手机又响了起来,他接过一看,微微皱眉:“老狗!”

    我身体一颤,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喂,太子哥,我是老狗!”

    “狗哥,爬山去约炮,什么体验啊?”

    “差点完蛋啊,到地方正他妈要办事,那姑娘他爹发现了,放藏獒咬我啊,要不是老子跑得够快,就他妈的死在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老狗怼藏獒,完全是找死啊。”太子大笑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,我明天就要到松源。咱们说说正事,看在你太子的面子上,王枫打我兄弟那事就算了,但是田静的事情不能算。我已经知道了他跟田静的关系,妈的抢我女朋友啊!第一,让王枫放弃田静。第二,让王枫带人干沉我老狗,我放弃田静。就这两种选择,否则,我将带人将王枫打得不敢进松源市,如果你和宇哥那帮人护着,那二高就和职高开战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老狗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个老狗真他妈的会挑时间,这个节骨眼都跳出来了!”太子英俊的脸庞略微阴沉。

    我紧紧的咬着嘴唇,心情前所未有的沉重。现在一高和职高关系紧张,老狗选择这个时候跳出来,意思很明显,更是放话二高要和职高开战!

    如果明天和老y谈不拢,我,宇哥,太子,即将面临四面楚歌的局面!

    “太子哥,宇哥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宇哥……”太子揉着额头,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宇哥还在寝室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我一脸无语,宇哥的心还真大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