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借势!

    刚才还喧闹一片的人群,此时沉寂了下来,几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林寒!”

    王鸥发怒,眼眸赤红,秀发狂舞,五指成勾!

    她死死的盯着林寒,恍若入魔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弟啊,小枫!我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!从小到大,我都没有舍得打过他一巴掌,你……你居然这么折磨我弟!要把他搞死啊!”

    “我王鸥天生命贱,遭受多少白眼与不公,从没恨过人!今天,我恨比天高!你对小枫所做的一切,我都会一一从你身上讨还回来!”王鸥几乎把牙齿都咬碎了。

    “小鸥,我事先不知道他是你弟,要是知道的话,就算打死我,我……”林寒的面色极为的苍白,那枚价值不菲的钻戒掉落在地上,都忘了捡!

    “打死你,我还真想打死你啊!”王鸥一步上前,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了林寒的脸上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清脆的响声,全场清晰可闻。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,林氏集团的大少爷被打了!

    我愣住了,一直逆来顺受的姐姐,居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。我,还是第一次见她打人!

    林寒一动不动,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疯女人,一个陪唱,一个服务生,两个贱民,敢打我哥?”林若璃上前,指着我们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滚啊!”林寒忽然扭头,冲着林若璃大吼。

    “哥,我帮你教训他们这两个贱种!”林若璃脱下高跟鞋,就要往我脸上砸。

    这时候,林寒猛然甩手,一巴掌搧在了林若璃的脸上。

    林若璃捂着脸,愣了,难以置信的望着林寒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滚啊!”林寒冲着她大吼。

    “哥,你居然为了两个不相干的人打我!”林若璃捂着脸,委屈无限的望着林寒。

    “还嫌你惹得麻烦不够,害得我得罪了太……太子,又毁了我的爱情,你果然是个灾星,从小到大都是!整个林家,都要被你害惨!”林寒对着林若璃咆哮。

    林若璃哭了,指着林寒的鼻子大吼:“林寒,你不就是想上她吗?亲生妹妹,还没有一个女人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滚,我让你滚啊!”林寒咆哮。

    林若璃身体颤抖,看了林寒两秒,然后扭头,泪眼朦胧的望着我,怨毒的说道:“王枫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说完,她一只手拎着高跟鞋,一只手揉着眼睛,哭着跑开。

    我望着她愣了一下,没想到林家兄妹俩居然上演了这么一出闹剧。林若璃几乎是我最痛恨的人,看着她被自己的亲哥哥打,我本该高兴才是,可是心里却生不出一丝高兴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小鸥,我向你赔罪,这件事是我错了,但我对你的爱是不变的!”林寒上前,神情诚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赔罪?”王鸥冷笑,“你对小枫做的事,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,而且永远不会放过你!从今以后,你就是我王鸥的仇人!”

    林寒一脸无奈,苦笑道:“小鸥,我虽然设计陷害小枫,但是没有得逞啊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,你要是得逞了,我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?不过……

    我望着林寒,心中却是有一丝疑惑。这林寒乃是大少爷,我姐当众打了他,他居然不恼,还一个劲的给我姐道歉,甚至不惜打了林若璃。

    这有些不合常理啊!

    要知道,这类大少爷最在乎的就是一个面子,身为林氏集团未来的掌舵人,林寒肯定不是一个傻子。相反从他设计陷害我来看,这个人很有城府。

    搞出这么大的阵仗,去向一个“灰姑娘”表白,这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纨绔大少的举动,如果林寒真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少爷,林家能让他做未来的掌舵人?

    一个掌舵人做什么事情,必须要从家族的利益出发,这林寒刚从英国回来就追求我姐,难道我姐身上有什么让他心动的利益?

    “不合理啊,我们姐弟俩又穷又苦,相依为命,能有什么利益?”

    我想不通,索性也就不想了。明天蒋门神的事还不知道怎么办呢,林寒这事就先放在一边吧。

    “你幸亏是没得逞,如果小枫出了事,我会跪着求雪姨出手,让你林寒得到报应!”

    姐姐对林寒说了一句,拉着我离开。

    场中一群人面面相觑,没有想到这么隆重的表白现场,竟是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枫,对不起,姐姐没照顾好你……”

    在休息室里,姐姐抱着我,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。

    我安慰了半天,她的情绪才慢慢的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“别哭啦,姐,明天是你生日哦,高高兴兴的。”我帮姐姐擦了擦眼泪,说道。

    姐姐点点头,终于笑了。

    我望着姐姐,心中有些惭愧,到现在还没想好送她什么礼物呢。蒋门神这事像是一座大山般压在了我的心头,就连姐姐的生日,我都是没心情过。

    明天新崛酒楼的谈判,实在是太重要了。如果谈崩,一高和职高开战,再加上大b那帮人,宇哥和太子内忧外患,自顾不暇!甚至有可能被干沉!

    到时候我也要跟着完蛋,老y蒋门神老狗这三帮人都会搞我!

    所以,新崛酒楼的谈判太重要了,最好的结果当然是握手言和,但是这不可能。老y蒋门神必将强硬到底,太子肯定也会刚到底!两方人不会有人低头!

    可是要想和平,一方必须低头。

    所以这就是个矛盾,就相当于女生问我和你妈掉进水里你救谁一样,很难解决的问题。

    从医院出来到现在,我一直都在思考,却想不到什么好办法。

    难道告诉姐姐,让她请雪姨帮我?

    脑袋中刚跳出这个想法,就被我否定了,雪姨有个规矩,人托人的事情她不办,这在皇朝ktv里面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我托我姐求她办事,雪姨不会帮。只能是我姐有了事情,就像上次刘东找我姐的麻烦,雪姨才会管!

    “小枫,你想什么呢?”姐姐揉了揉我的脸,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在想,明天送给姐姐什么礼物好。”我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姐姐笑了笑,说:“小枫,以前都是你陪着我过生日,明天雪姨也会来,她说要撑我的场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我漫不经心的点点头,正想说什么的时候,脑子里忽然闪过一道灵光。

    雪姨,明天要撑姐姐的场!

    就在这个瞬间,我猛然想起了那个匿名短信,只有两个字:借势。

    我的眼睛,瞬间亮了起来!

    对啊,雪姨不帮我,但我可以我借她的势啊!蒋门神和老y不是不愿意低头吗,那我就借雪姨的势,压的他们低头,让他们不得不低头!

    雪姨是谁,皇朝ktv的老板。皇朝位于市中心繁华地带,而且这只是她的产业之一。有传言说,松源一半的娱乐场所,都是雪姨在背后控制!

    雪姨那种人,才是真正的大佬!简单的说,雪姨是一头大象,老y他们就是一只蚂蚁,我稍稍借来雪姨的势,就能把老y压趴下!

    而明天姐姐的生日,更是满足了我借势的条件,因为雪姨会去撑场!

    我又仔仔细细的想了一遍,越想越觉得可行。雪姨的势,我只要能稍稍借来一些,绝对能把老y压趴下,到时候问题迎刃而解!

    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,用这句诗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,实在是合适不过了。

    我望着眼前的姐姐,想要狠狠的亲她两口,王鸥真是我生命中的贵人!

    “小枫,你怎么又愣住了,感觉你总是心不在焉的,你在想什么?”姐姐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姐,明天你过生日的地方定了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还没想好呢,”姐姐有些头疼的说道,“因为雪姨要过来撑场,咱们不能选太差的。但是选好的,咱们又负担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去青沙街的新崛酒楼吧,一家中档饭店。明天我同学过生日就在那里,我正好不用来回跑了。”我笑着说。

    我要借雪姨的势,自然要把姐姐过生日的地点弄到新崛酒楼。

    姐姐点点头,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我不由的对那条匿名短信产生了浓浓的兴趣。如果不是他点拨了我,我估计现在也想不到借雪姨的势。

    王鸥的生日,新崛酒楼谈判,这两件毫不相关的事情,谁会联系到一起?

    “姐,雪姨要去撑你场这事,都是谁知道啊?”我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就咱们俩啊,雪姨刚跟我说不久。”姐姐有些愣愣的望着我,不知道我为何会这么问。

    我倒吸了一口凉气,那条匿名短信很早就发来了,也就是说,在雪姨还没有告诉我姐之前,那个人已经料到雪姨会去捧场!

    这个人简直大智若妖,究竟是谁?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的手机响了,是地主打来的,我连忙站起身:“姐,我先去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我来到旁边的换衣间,刚接通,地主有些凝重的话语就传来了:“枫哥,事情有些不妙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