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 不负兄弟不负卿!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握着手机的手猛然一重。

    “我得到消息,蒋门神那边在叫人,而且是大规模的叫,光他自己就叫了五十多!”地主说道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沉,他这是要开打的节奏啊!

    “老y有什么动作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老y也在召集人,跟我有关系的一个哥们,他是老y的兄弟,本来打算明天陪女朋友看电影,却被老y告知明天要办事。我那个哥们,只好把计划取消了。”

    我握着手机,心情凝重了起来,蒋门神和老y已经做好了开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枫哥,我二高那边的兄弟说,老狗的人也在集合。明天如果打起来,他们可能也会出现!”“至于职高的大b那帮人,不用问,肯定也做好了准备。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新崛酒楼的谈判,一旦谈崩,他们都会跳出来!”

    “现在消息传出去,其他学校的混混也在关注,不少大佬纷纷放话,在下面煽风点火,唯恐天下不乱!甚至一些人蠢蠢欲动,想要掺和进来。如果咱们面对夹击,他们可能会跳出来踩我们几脚。”

    “墙倒众人推,古往今来恒然如此!”我冷笑。

    “现在,还没有确定开打,我们一高和职高的贴吧已经爆炸。两边人已经骂开了,骂的越来越凶,一发不可收拾,甚至不少人已经约架,明天见面就动手!”

    还没有谈判,火药味就这么重了,我感觉明天的局面将会极其艰难。如果明天能借到雪姨的势,无论是谁跳出来,我都能压下去!我王枫的名字,也能响彻松源高中界!新崛酒楼,就意味着我这个新人要崛起!

    如果借不了雪姨的势,后果不堪设想!

    到底能不能成功,我心中没底。这要看雪姨愿不愿意借给我,如果她不愿意,我也不能腆着脸主动贴上去,这种行为算是坏了雪姨的规矩,她最为反感,会适得其反!

    “地主哥,叫人,能叫多少就叫多少,明天有可能会开战!”我沉声道,既然他们做了准备,我们这边也必须做准备。

    “枫哥,我已经办好了,跟着我混的三十多个兄弟,已经全部就位,蓄势待发!”地主说。

    我点头,说:“明天局面艰难,如果有的兄弟不愿意来,你不要勉强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枫哥,都是关系铁的兄弟。”地主说了一句,然后语气就变得振奋起来,说:“太子哥给力啊,他们那帮子一百多口子兄弟,全都拉来了!还有十八‘御林军’,明天全部到场!就算打起来,我们也有底气!”

    我精神一震,没想到太子这么给力,一百多人,再加上十八“御林军”,这战斗力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“张宇呢,他有什么反应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说,宇哥睡了一天,吃了晚饭跟他说了这事,宇哥只是哦了一声,然后就继睡了。”地主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脸无语,张宇这家伙真是心大啊,都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了,我们这边都急的满头火星子,他居然睡了一天!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老大的,更不知道太子怎么会对他如此死心塌地!

    不只是太子,太监他们全都对宇哥忠心耿耿!

    不由我不好奇,张宇,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    “地主哥,他们有没有叫社会上的人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社会上的人?如果他们要是叫的话,他们必败无疑!我们有太子哥,他敢叫社会人?谁来谁死!”地主说道,“明天全都是学校的混子,不会出现一个社会人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太子背景很深,但是他这个人傲气,从初中混到现在,从没有动用过家里的关系,因为他不屑!

    他混到今天,混到职高扛把子级别,全都是靠着他自己,跟家里没有一点关系。无论太子在学校被打的有多惨,他家里的人从没有露过面。

    但是社会人就不同了,太子上高一的时候,社会上一个名气不小的人把他弄进了医院,之后那个人就消失了。从那以后,社会上无人再敢动太子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咧嘴一笑,学校里混混跟太子打得死去活来,社会上的人却对太子畏之如虎,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现象。毕竟,社会上的人可比学校混混叼多了!

    明天全都是学校混混,太子背后的人不会露面,局面依旧是那个艰难的局面。

    明天或许是我王枫最为凶险的一关,度过去了我上位成大佬,度不过去就从松源滚蛋!

    这时候,我的手机又响了,是田静打来了。

    “喂,田静美,想我了么?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有点想你。王枫,你明天中午来我家好不好?上次你不是说最喜欢吃酸菜鱼么,明天我亲自下厨,做给你吃哦。”

    听着小妮子欢快的声音,我的心陡然一颤,仿佛被重锤击中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王枫,我的手艺可棒了,到时候你尝尝就知道了。我妈也一直念叨你,所以你明天一定要过来哦。”田静的声音甜美的像是一泓清泉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说不出话来,如果我明天败了……

    “喂,王枫,你怎么不说话啦?鱼和酸菜我都买好啦,你明天过来好不好嘛?”田静微微有些撒娇的声音饱含着浓浓的期待。

    “好!”我咬着牙说了一句,几乎要把手机捏碎。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哦,可不许放我鸽子。我做的酸菜鱼真的很棒,不吃后悔!”田静笑嘻嘻的说道,颇为的开心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去,小妮子,把碗刷干净等我!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嗯嗯,不过你要来晚一点,因为中午我要和我妈摆摊,你下午一点左右来。”田静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我双目如狼。

    妈的,明天我只许胜不许败,我要吃田静做的酸菜鱼!

    明天,新崛酒楼,我王枫要借势上位,要成为大佬!谁也别想把我踩下去!

    明天,不负兄弟不负卿!

    我快步走出,推开一间屋子的门,径直走了进去。那里,供着一尊关二爷!

    我从供台上抽出一根香,点着:“我王枫不拜神仙不拜佛,这次拜关公!”

    我双手举着香,放在额前,虔诚一拜:“希望明天平安度过,二爷保佑!”

    我把香插上去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我连磕三个大响头,希望二爷知我苦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我就起床了,先给地主打了个电话,然后跟太子哥联系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,我这边准备好了,你那边怎么样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小枫,我的人全部到位,十八‘宇家军’悉数到场。中午十二点,新崛酒楼,谈得拢就和,谈不拢就打。”太子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,太子哥,宇哥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太子尴尬一笑,说道:“我们去了他寝室几遍,都是不见人。听他室友说,宇哥一大早就出去了。给他打电话,关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握着手机,满脑袋的黑线。张宇真不靠谱,今天就要谈判了,他人居然不见了,手机还关机!

    想着张宇那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,我不由恶寒的想到,难道他把新崛酒楼的事给忘了?

    “真奇怪,以前这个点,宇哥都是在寝室睡得正香,今天一大早居然出去了。而且,他昨天居然没有打夜市!”太子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我无语苦笑。

    “不过,宇哥倒是留下了一个纸条,只有两个字:强硬。”太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强硬?是要我们跟老y他们硬到底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宇哥应该就是这个意思,不用他说,我也会硬到底!”太子笑了笑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我就静静的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。

    终于,到了出发的时间了,我跟姐姐说了一声,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新崛酒楼,我来了!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