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章 面见雪姨

    “表哥,你好厉害。”我望着张宇,一脸崇拜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我姐的生日,也知道我姐跟雪姨的关系。王鸥过生日,雪姨要去捧场,这件事没发生之前,张宇就已经料到!

    我呢,在他的短信提醒后,在听到姐姐说雪姨要去捧场后,才想到了这一点,跟表哥的差距实在是有点大。

    幸亏张宇把大部分的时间用在了打夜市和睡觉上,否则他用来玩阴谋诡计的话,估计某些人会死的很惨,比如说职高的大b哥!

    “我厉害个屁啊,成绩倒数,表兄弟都不待见我,咱姥爷见面就用拐杖扔我,昨天打游戏都被一个青铜的渣渣虐。”张宇一脸衰样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和张宇两个人嘀嘀咕咕,姐姐和雪姨边吃边说,三句话离不开我,讲我小时候的糗事,把雪姨逗得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雪姨根本就没有女老大的派头,像个亲切的长辈一样,跟姐姐谈天说地拉家常。

    “小枫,给你姐准备了什么礼物啊?”雪姨端着高脚酒杯,笑眯眯的望着我。

    “还没想好。”我略微尴尬的说道,其实这个问题不用想,无论送给她什么礼物,王鸥都会视若珍宝。

    “小枫能好好学习,就是送给我最好的礼物了。”姐姐揉着额头,一副伤脑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姐,我学习成绩一定能提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我很有信心,因为田静学习好,能帮我补课,再加上我底子也不弱,把成绩提上去,还是有很大把握的。

    生日宴会,就在这样平和的气氛中过去了,我不时的看着时间,心里很焦急,因为田静在等我。雪姨和姐姐都在这里,我也不能提前离席。

    终于,直到一点半的时候,宴会才结束,雪姨派人把姐姐送回家,我跟表哥一起,来到了二号包间。有些事,还需要办完才能离开。

    老y,太子他们谁都没走,全都在包间里等着我。

    “宇哥!你终于出现了!”

    “我靠,宇哥,发型这么6,不是鸡窝头啦?”

    “赶紧拍照,传到职高贴吧上!”

    他们看到张宇,就像是见到了外星人一般,跟我当时的反应一样。尤其是太子,差点将桌子掀了!

    “闭嘴,没见过帅哥啊?”张宇喊了一声,然后在我震惊到极点的目光中,他对准太子的屁股就是一脚,直接留下一个脏兮兮的鞋印。

    太子也不生气,完全没有了那份傲气和嚣张,笑嘻嘻的跟宇哥打闹。职高两个大佬级别的人物,此时就像两个小混混一般。

    我望着眼前嬉笑怒骂的场面,被他们的兄弟情深深触动,宇哥和太子一定有着很多故事吧。

    还有太监哥那个逗比,可惜没有在场。

    反观老y那边,则是有些尴尬,他们望向我的目光中,都是有着一丝畏惧。

    我暗觉好笑,恐怕他们现在以为我跟雪姨有着什么关系吧。我并不想披上雪姨的虎皮吓人,因为我跟她真没有什么关系。不过,现在还不是点破的时候。

    过个几天,等所有人都知道蒋门神跟了我王枫,一高和职高谈和,我再说出实情。到时候木已成舟,生米煮成了熟饭,蒋门神只能接受这个“屈辱”的事实。

    因为大家都知道他跟了我,他要是再搞我,那就是对老大不忠。出来混的,一旦背负上这个罪名,那就完了!

    “都安静,说说我们职高和一高的事情,王枫和蒋门神的事情!”张宇一拍桌子,终于显露出了一方大佬的威严,气势笼罩全场。

    现场,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宇哥,我跟枫哥混。”蒋门神立刻表态。

    “一高和职高握手言和。”老y表态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态度,我也不意外,雪姨的威势直接将他们碾压了。其实老y和太子和我根本没什么矛盾,就是一个面子的问题,你太子过界打人,打得还是蒋门神,把我老y当什么了?现在蒋门神跟了我,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,蒋门神的面子也保住了,我是他大佬,在我手里挨了打,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“枫哥,之前冒犯了你,我蒋才勋赔罪!”

    蒋门神上前,骤然拿起桌上的一个碟子摔碎,取出一片对准自己的左手食指狠狠一滑,鲜血顿时淌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端起酒杯,将血滴入进去,大声喊道:“枫哥,我饮下这杯赔罪酒!”

    说完,蒋门神将血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是端起桌子上一杯酒,说:“不打不相识,以后我们就是兄弟,你有事我扛到底,我有事你一马当先!”

    说罢,我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这一刻,蒋门神算是彻底成了我的小弟。我看到,寸爆也坐不住了,一副要上前的架势。我知道他现在很不安,因为他之前打了我两拳。

    蒋门神刚下去,寸爆拿着碎瓷片就要往自己手腕上割。我满脑袋黑线,这货真彪啊,割到大动脉怎么办?

    “停!”我立刻止住了他,说:“蒋门神这杯血酒已经足够了,寸爆,我们以后也是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端起酒杯,又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寸爆一愣,然后挠挠头,尴尬的说道:“枫哥,以后有用得着我寸爆的地方,尽管说,绝对好使。你指哪,我拳头打哪!”

    我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强子忽然一拍桌子,站了起来,喊道:“寸爆,你也跟了枫哥,以后就能跟你切磋了!”

    寸爆竖中指:“蔡振强,你不是我对手!”

    强子不服气:“走,出去单练。”

    我挥手止住了他们,无奈一笑,这俩货都是练拳的,以后恐怕不安生了。

    然后,我将局面扔给张宇,让他收场,我则是急匆匆的走了出去。田静跟我约好的是一点,现在都下午两点了,小妮子肯定等急了。

    正当我要走出酒楼的时候,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拦在了前面,说:“王枫,雪姨有请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然后就反应过来,雪姨估计要和我谈谈今天的事情吧。正好,趁着这个机会对她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他把我带进了酒楼的休息室,门前,直挺挺的站着两个西装大汉,戴着墨镜,面容冷峻,气势很瘆人。

    “王枫,进去吧,雪姨在里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轻轻的推门走了进去,一眼便看到了雪姨。

    她斜靠在沙发上,勾勒出美好的身体曲线,白皙如玉的手端着一只高脚酒杯,正在细细的品尝,一副慵懒高贵的姿态,无形中释放着致命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我只是望了一眼,便收回了视线,对她弯腰问好:“雪姨。”

    雪姨仿佛没有听到似得,依旧在品尝着那杯红酒,红润的嘴唇散发着诱人的光泽。

    我默不作声,垂首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风情万种的女人,可是松源市的地下女皇,我只是一个高中生,该做的姿态还是要做。我当然不能自负的认为,因为姐姐的原因,雪姨对我就会另眼看待!

    端杯,饮酒,雪姨的动作都是优雅到极致,无处不透着骨子里的富贵气息,倒像是一位真正的女皇。

    终于,酒杯里的红酒消失见底的时候,雪姨才抬起了头,朝着我看来。

    足足看了两秒,她一抿红唇,笑着说道:“王枫,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谢雪姨夸奖。”我抬起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16岁的少年,能想到借势这一招,很难得。年轻人有头脑,有魄力,我很欣赏你。但是——”

    雪姨忽然站起身,娇躯上散发出强大的气势,一双凤眸凝视着我,淡淡的说道:“雪姨的势,不是那么好借的!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