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章 大佬齐聚

    从马记面馆离开后,田静带着我去了附近的一个公园,啥也没玩,找个青草地学了一下午的英语。

    最后在我死皮赖脸的纠缠下,她才答应跟我玩一会碰碰车。可是还没等玩,她妈的电话就来了,要她回家帮忙摆摊。

    把她送回去后,张宇的电话打来了:“表弟,晚上过来聚聚,表哥给你摆一桌。这么小就当了高一和高二的双料老大,表哥脸上倍儿有面!”

    我同意了,老狗和眼镜文的事情,我正想跟张宇说说呢。

    “来的时候,带着点兄弟。你刚当老大,人心不稳,跟他们多联络联络感情,表哥帮你压压场。以后打架挨打什么的就让他们去,咱们俩去网吧开黑,我带你上分。”表哥语重心长的对我说。

    我满脑袋黑线,这话怎么听都感觉不靠谱,也不知道太子他们听到心里啥味。

    张宇说了时间地点后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望着手机,心里有些感慨,正是我给田静买的那个。我的没电了,把她的给借来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的一切事情,貌似都是这个手机引起的。

    随后我又打了几个电话,叫了蒋门神和地主一块去。给强子打的时候,他很久才接,说是正在家里练拳。

    我心中微微一动,强子家开的是拳馆,抽出时间我也去练练拳。在家我经常干农活,身上有力气,但是比着寸爆这些人,我还是差的远。

    跟老狗我是死磕到底,没有一技傍身,还真是不行。

    建平饭店,职高附近的一家饭店,这就是表哥跟我说的地方。当我赶到的时候,看到前面站着一大帮混子,正抽着烟,围在一堆说说笑笑。

    地主人高马大,我一眼就看到了他,蒋门神寸爆,强子都在。其他的,全都是张宇的人了,只是没看到太子。

    “卧槽,枫哥来了!”太监的公鸭嗓瞬间炸响,把周围的几个路人下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正在说说笑笑的那堆人,全都停了下来,朝着我望来。

    门神和地主他们赶紧迎上来,喊道:“枫哥。”

    “门神哥,地主哥,你们来这么早。”我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枫哥,别叫我门神哥了,现在我跟了你,你叫我大门就可以了。”蒋门神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脑袋:“还是叫门神吧。”

    “枫哥,请叫我**不羁太监哥。”李强跑上来,一张大胖脸堆满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草,死太监,你老大还没发话,你跳出来吆喝个屁啊!”张宇笑骂了一句,然后一脚蹬在他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“卧槽,宇哥出脚了,太厉害了,力大无穷啊,我扛不住了。”太监怪叫一声,动作很夸张,就像是被一头犀牛撞到了一般,脚步踉跄着朝前倒去。

    我一脸无语,太监哥就算拍马屁,这演技也太浮夸了吧。下一刻,悲剧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路边有个垃圾箱,正在用生命表演的太监没注意,直接一头扎进去了。

    全场惊呆!

    “卧……槽!谁他妈放的垃圾箱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人捧腹大笑,我也是乐得不行,太监真的太悲剧了,把头从里面拔出来的时候,脸上沾着几块柿子皮,弄得脸又黄又黏,看起来像屎一样。

    “妈的,谁他妈扔的柿子皮,有没有公德心?”太监崩溃的大喊。

    我们都离他远远的,太监跑到路边的小摊买了一瓶饮料回来,老板看他的眼神怪怪的。

    看到他手里的瓶子,宇哥一惊:“卧槽,洗个柿子皮,你他妈的用冰糖雪梨!”

    “那是冰糖雪梨专卖摊,没有矿泉水啊。”太监一脸衰样。

    一个小弟眼活,到街口的小卖部买了一大桶农夫山泉,才把太监的脸洗干净。

    “宇哥,太子哥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太子家里有长辈过生日,所以没能来,让我替他跟你喝杯酒。”张宇笑道。

    我们一群人走进了建平饭店,喧闹的大厅,声音顿时一低。在这里吃饭的大部分都是学生,看到这一群人,全都慌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,张……张宇,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宇哥!”

    “那个是蒋门神,一高的大佬!”

    “左边那个是地主,帮我兄弟管过事,高一理科班扛把子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个是王枫,最新崛起的大佬,力挽狂澜使得一高和职高握手言和的关键人物!贴吧都爆炸了,被王枫刷屏了!”

    “卧槽,今天好牛逼,大佬齐聚,难道要密谋什么大事情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些学生议论纷纷,时不时的投来一道道惊讶的目光。

    头发稀疏的中年老板,很有眼色,立刻小跑着迎了上来:“快快快,兄弟们里面请,包间打扫的干干净净。”

    老板把我们招呼到二楼的包间里,服务生立刻送上来了五箱啤酒,老板笑容满面的说道:“兄弟们来捧场,给我建平面子,今天的酒水钱我请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不用太客气,我们不是吃霸王餐的,该多少钱就多少钱。”张宇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兄弟说的这是哪里话,请了请了,酒水钱我请了。”老板一挥手,豪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这老板很有眼色,跟张宇门神他们搞好关系,估计就不会有混子敢在他店里闹事。

    学校附近的饭店,吃喝的大部分是一些学生混混,喝醉了之后经常惹是生非。

    坐定之后,大家都满上酒,谁都没有说话,等着张宇开口。在这里,他的身份最高,整个职高的扛把子,自然由他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第一杯酒,先庆祝我表弟小枫上位,以后一高职高一家亲。”张宇端着杯子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敬枫哥!”

    场面顿时热闹了起来,我也来者不拒,喝了很多杯。很快我就扛不住了,毕竟以前没喝过酒,感觉脑袋晕晕的。

    大家一边喝一边聊,我看差不多的时候,就说:“宇哥,二高的老狗拉拢了两大金刚,又和奉先武校的眼镜文结成了同盟,即将对我们一高还有你的职高出手。”

    张宇点点头,笑着说道:“这我已经知道了,他们要打咱就打。他不是要搞你吗,先问问我这个表哥答应不答应!”

    “哼!”蒋门神把杯子一放,冷冷道:“奉先武校我早就看不顺眼了,一帮子练武的学生,除了极个别的,没有一点真本事,整天跳来跳去,以为自己多牛逼了,这次干死他们!”

    寸爆也是冷冷一笑:“这年头学武的,不肯下苦功夫,九成都是花架子。奉先武校那些个学生,没几个能干过我的铁拳!”

    “关键是老狗,我感觉这个人很危险。”我说,“我听说地下势力要选新人,为了露头,咱们高中界可能会爆发一场大混战,所有的高中都会牵扯进来!老狗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为了冒头,会搞得惊天动地!”

    闻言,众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张宇皱了皱眉,说:“我也有耳闻,大混战要开始了,学校间的斗争牵扯到了利益,那就复杂了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管他呢,大混战就大混战,咱们瞄着老狗干!”

    “妈的!”太监一拍桌子,喊道:“老狗我很不爽他,枫哥的女朋友,他有什么资格抢?宇哥,你给我五个‘御林军’,我去埋伏老狗,砍死他!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不想活了?”张宇瞪了他一眼,说:“这次大混战,虽然涉及到了利益斗争,但是社会上的那些势力不牵扯进来,还是不能闹出人命的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一个小弟忽然急匆匆的跑来,惊慌失措的喊道:“宇哥,三高那个母夜叉来了,已经杀到了建平饭店一楼!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