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章 一板砖扪来的爱情

    “小枫,今天新崛酒楼谈和,局面会暂时安稳下来一段时间,这是大混战来临前的平静。你在这段时间好好的准备一番。以前打架是靠着一股热血和争强好胜,两帮人约架,见面就开打,很简单直接。但是现在涉及到了利益,一切都变味了。为了搞沉你,什么卑鄙的手段都能使出来,明枪暗箭,你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马克思曾经说过,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,它就会铤而走险,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,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,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,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,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。地下势力选秀,对某些有野心的家伙来说,无异于百分之五十的利润,他们可能会不择手段,无所不用其极,往死里搞你!表哥不能时时刻刻在你身边,表哥还要带小弟,还要上分,忙得很,有些明枪暗箭还需要你自己独自应对,所以万事小心,遇事多留个心眼,不可冲动冒失,切记切记!”

    张宇翘起了二郎腿,侃侃而谈,长篇大论,望着我一副说教的模样,不知道是因为引用了马克思的话还是怎么的,他眉宇间有着一丝小小的得意。

    整个屋子里的人都震惊了,尤其是表哥的兄弟们,站在门口一脸惊慌的小弟,也是摸了摸后脑勺。

    “宇哥,你现在这么膨胀了?三高那个母夜叉来了,你都不带跑路的?”太监望着张宇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张宇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三高那个母夜叉杀来啦,现在快要来到咱们包间了!”那小弟急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卧槽!你怎么不早说?”张宇立刻站起身,一脸惊慌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早就说了啊,你没理我。”小弟有些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望着他们的反应,我心中疑惑,三高的母夜叉是谁,居然这么大威名,把张宇和他的兄弟吓成了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门神地主他们也是一脸疑惑,唯有太监几个眼里憋着坏笑,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。

    张宇掀开了包间的门帘,朝外看了一眼,脸色顿时一黑:“妈的,她已经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我先走一步,马上回来再跟你们继续喝。”

    在我震惊的目光中,张宇竟是爬到了包间上的后窗,一副要跳楼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干嘛?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落,张宇就跳了下去,没有任何犹豫,动作干脆利落,我惊呆了!

    “宇……宇哥……他……”强子满脸惊骇,说话都变结巴了。

    “以宇哥的身手,从二楼跳下去没啥事。但是要被那个母夜叉抓住,不死也要脱层皮。”太监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我心中顿时涌出了浓浓的好奇,母夜叉究竟何许人也,把张宇吓得跳楼跑路!

    “母夜叉是谁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,宇哥的一段孽缘啊,不提也罢!”太监喝了一杯酒,仰天长叹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巨响,包间的门被人一脚踹开。

    那里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少女,容颜俏丽,可是那打扮,活生生的一个小太妹。头发蓬松而上翘,染着奇怪的颜色,打着耳钉眉钉,穿着漏脐装,肌肤粉嫩雪白。

    活生生的小太妹!

    我倒吸了一口冷气,这个小太妹居然长的……很像李美儿!虽然她跟李美儿的风格千差万别,但是那五官身材,都很是相似。

    我不由恶趣味的想到,她该不会是李美儿的亲妹妹吧?

    “我怎么感觉……她像我们学校的第一美女老师李美儿啊?”强子挠了挠头脑袋,望了望我:“枫哥,你说是不是,李美儿不是你英语老师么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却有些费解,李美儿那眼高过顶女王一般的白富美,怎么会有这样的妹妹,不合理啊,兴许就是长得有点像吧。

    “这小太妹我认识,来头大得很,三高大名鼎鼎的‘一凤二龙’,一凤指的就是她。这妹子彪悍的逆天,根本没有把自己当成女的看,时不时就跑男厕所打人,还扒光男生的衣服,肆意凌辱!跟她齐名的二龙,见到她拔腿就跑。”蒋门神趴在我耳边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阵恶寒,怪不得宇哥这么怕,扒男生的衣服,这点实在是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此时,小太妹俏生生的站在那里,双手抱胸,面容冷酷,眼神不屑,看着我们屋里这一帮大佬,就像看着……一帮煞笔。

    “死太监,张宇那个王八蛋呢?”小太妹眯眼,视线落在了太监身上。

    “宇哥跳窗跑了。”太监指了指窗户说道。

    接着,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,小太妹居然跑了过来,一跃而起,直接从窗户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叫一个彪悍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满脑袋黑线,一言不合就跳楼,这也太牛叉了吧!

    “枫哥,你不要惊讶,这妹子学过武术,厉害着呢。”蒋门神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妹会武术,谁都挡不住!”太监摸了摸鼻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叫什么名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她叫李岚儿。”太监说,

    李岚儿,李美儿,我揉了揉脑袋,天啊,该不会真是李美儿她妹吧?

    “她跟宇哥是什么关系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俩月前,宇哥带着我们去三高打架,对面就是母夜叉。还没开打,她上来对着宇哥的裤裆就踢,宇哥直接一板砖把她撂倒了!”太监说。

    我很是汗然:“这样一个美少女,宇哥下得去手?”

    “在宇哥的世界里,只有你姐是女的,其他人都能一板砖扪倒。”太监嘿嘿笑道,继续说:“说来也是搞笑,宇哥扪倒母夜叉之后,母夜叉居然喜欢上了他,现在正在疯狂追求宇哥,整天缠着不放,宇哥都快被逼疯了!见到她,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。”太监说道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也行,一板砖扪来的爱情?”蒋门神一脸震惊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母夜叉思维异于常人,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放在她身上都合理。”宇哥的一位兄弟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宇哥气喘吁吁的从外面跑了进来,看起来十分的狼狈,抓起桌子上的啤酒就喝。

    “宇哥,你怎么回来了,母夜叉呢?”地主一脸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母夜叉脑袋一根筋,她直追,我拐了个弯绕了回来,累死我了。”宇哥直接喝光了一瓶啤酒,坐在那里一副死里逃生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宇哥,母夜叉对你是真爱。”太监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监,你说说母夜叉喜欢我哪一点,我全改了。”宇哥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我的手机响了,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

    我接听后,里面传来一道阴测测的声音:“王枫?”

    “是我,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老狗!”

    我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,这狗东西给我打电话干嘛。

    “老狗,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!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话,场中顿时安静了下来,我把手机按了免提。

    “枫哥,叼啊!短短几天,从一个垃圾混到一高的大佬,新崛酒楼力挽狂澜,让一高和职高握手言和!我老狗佩服啊!但是,x你妈!田静是我女人,你他妈敢跟老子抢,吃了熊心豹子胆!”

    “老狗,x你妈,抢老子的女人还反咬一口!堂堂二高的扛把子,连女人都找不到啊?跟我混啊!乖乖叫声干爹老子给你找个女人怎么样?”我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晚上八点,颍河大堤,不见不散!认怂就别来!”

    滴滴滴~

    老狗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按了免提,在场的人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个死狗!欺人太甚!枫哥,今天晚上灭了他!”强子站起身,大声吼道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