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你被开除了!

    整间拳馆不太大,也没有太多夸张的装饰,看起来有些破败寒酸。怪不得强子总是去工地搬砖,凭着拳馆营生,还真是挣不了几个钱。

    入门就是训练场,现在是晚上九点多,训练场上没有人练拳。

    “强子,你家里的拳馆怎么不装饰一番,起码购置一些现代的设备。如果不知道的话,还以为走进了七八十年代的拳馆。”寸爆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寸爆说的不错,这里的训练器材很是古老,有训练平衡的站桩,训练击打的木桩,训练臂力的石锁等等。那些现代的设备,一件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唉,我爸老顽固啦,拳馆能开下来,主要还是靠着他一些朋友的帮衬。”强子一脸无语的说道,“现在都二十一世纪啦,我爸招收学徒还来摆供桌焚香炉烧黄纸那一套,谁愿意来拳馆练拳?前几天一个miss林林女士啊,经朋友介绍送宝贝儿子来我家拳馆练拳,miss林看了我爸那一套,直接领着儿子走了,还投诉我爸搞封建迷信活动啊!最后局里来人找我爸谈话!”

    我们都是无奈一笑,蒋门神倒是皱着眉头说道:“洪义拳馆,拳打天下,义薄云天,怎么我感觉浓浓的洪门味儿?强子,你爸该不会是退下来的江湖大佬吧?”

    我们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,小说看多了吧,门神哥!我爸要是江湖大佬,我还能去工地搬砖?”强子咧开嘴笑笑。

    我们也都是笑笑,就一起走到了训练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直到晚上十一点钟,我才到了家,双拳打得皮开肉绽却很开心。虽然仅仅练了两个小时,却明显感觉拳头比着以前更有力量一些。

    回到家我先洗了个澡,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制作精美小盒子,里面装的是一条范琦18k金白金项链,女心形托帕石甜美海洋之心,准备做生日礼物送给姐姐。花了两千多,钱是张宇给的,项链也是他推荐的,也不知道表哥为啥恁有钱。

    屋子里放了一大堆精美的礼物,都是姐姐的生日礼物。不多久,在十一点二十左右的时候,姐姐回来了,还带着一个生日蛋糕。

    看到我正坐在那里等她,姐姐顿时开心的笑了,一双大眼睛弯弯的,好像天边的月牙。

    她脱下高跟鞋,换上了拖鞋,然后一把把我搂在怀中,说道:“小枫,以往每年你都会单独帮姐庆祝生日,今年我还以为你忘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忘?”我笑了笑,然后从姐姐怀里挣脱出来,无奈的说道:“姐,你别动不动就抱我,我现在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王鸥望着我一脸认真的模样,噗嗤一笑,又把我抱在怀里,笑道:“无论你长多大,在姐眼里都是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我们又说了一会,姐姐坐直身,望着一屋子的生日礼物,似乎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“一年又一年,姐看着你长大,从满地乱爬的小娃娃到现在的大小伙子,姐不知道多开心。你三岁的时候,姐过生日,你捏了一个泥人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王鸥的身体有些颤抖:“每次回想起你拿着泥人嘴里喊着姐姐,步履蹒跚朝着我跑来的那一幕,我的心都要融化。你四岁的时候,眼巴巴的望着佳豪他们吃西瓜吃肉,馋的流口水,姐想起来不知道多心酸,想着以后你想吃什么姐就给你买什么,一定要照顾好你。可是,姐没做到,你被林寒那么欺负,姐却没有能力为你讨回公道……”

    王鸥说到这里,又哭了。

    我连忙握着她的手,说道:“姐,你千万别自责,我这不是没事吗?”

    王鸥摇摇头,声音有着一丝冰冷:“没有实力,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爱的人被欺负却无能无力。如果我有雪姨那样的权势,林寒这件事,就不会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我感觉,姐姐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末过去,我一大早就来到了学校。

    关于老狗约架的事情,仍是在贴吧上议论的火热。狗跑跑这个称呼,也彻底的安插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老狗吃了这么大一个亏,又面对铺天盖地的侮辱和指责,出乎意料的是,他并没有放什么话,也没有采取什么报复行动,竟是出奇的平静。

    这让我意外之余,不免有些担忧,咬人的狗不叫,他或许是在酝酿着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我们也有防备,学校附近的小卖部之类的店铺,门神和地主他们已经打好招呼了,一旦发现了什么异常的情况,立刻就会跟他们联系。

    在大混战即将拉开序幕的时刻,每一个人的精神都绷得紧紧的。尤其是我表哥张宇,变化最大。

    今天职高贴吧一个置顶讨论帖很火热,标题是:张宇不睡觉了,睡狮觉醒,老狗瑟瑟发抖!

    下面跟帖无数,五楼疑似张宇亲自回复:草,不睡觉前面能不能加个白天,谁他妈不睡觉?

    我跟老狗的事情,贴吧上炒的如此火热,我倒是不担心田静那小妮子知道,因为她从不逛贴吧之类的东西,手机对她来说,真的就是联络的一种工具,顶多用来听听歌。

    我就怕她室友议论,传进她耳中。那样的话,我跟老狗的事情,恐怕瞒不住她了。

    刚到班里,田静开口就问:“王枫,我今天走在路上,怎么老是听到别人提起老狗王枫,听到了两三次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惊,难道她已经发现了,于是赶紧问道:“他们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我就听他们提到你们俩的名字,王枫,你告诉我,到底怎么回事?”田静有些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”我拍拍她的手背,说道:“老狗对咱们一高的人说,你是他女朋友,我把你抢走了。于是,他找一高的人打我,最后我表哥出面,把事情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田静点点头,气愤的说道:“这个老狗,真不要脸,谁是他女朋友?如果他再找你的麻烦,我就去联系他班主任或者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这件事已经过去了,你就不要再提了,以后咱们安心过咱们的‘二人世界’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在班里呢,不要乱说好不好?”田静白了我一眼,就拿出了英语课本。

    今天第一节是英语课,快上课的时候,李美儿抱着一摞书,冷冰冰的走了进来,看起来跟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我望着讲台上的冷艳女老师,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车上的那一幕,恐怕经历了那件事,李美儿已经不敢对我横加指责侮辱谩骂了吧,只是备不住她以老师的身份给我小鞋穿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有人敲了敲窗户,我抬头一看,是班主任孙富贵。他伸手指了指我,示意我出去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,孙老师?”我站在走廊里,目光淡淡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王枫,跟我来段主任办公室一趟。”孙富贵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沉,有一种不好的感觉。段主任就相当于教导主任,我们高一段的任何事情,都是赵光印在管。上过学的人都知道,被叫进教导主任的办公室,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难道,之前我在班里打马阳的事情,被赵光印知道了,还是因为我跟田静谈恋爱的事情?

    我也不去想了,反正赵光印在我面前已经不算什么了,本来我就想着要搞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!

    孙富贵把我领到段主任办公室,赵光印正坐在那里,张扬这个狗东西也在,正一脸阴沉的望着我。

    “赵主任,王枫来了。”孙富贵说道。

    赵光印抬起头,望着我说道:“王枫,你被开除了!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