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章 天香街围斩老狗

    我听到这个消息,微微有些惊讶,宣战在我的意料之中。今天我和表哥都遭到了埋伏,肯定要撕破脸!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太子这么叼,直接带人把老狗的场子都砸了,还砸的稀巴烂。在老狗的眼皮子底下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!

    “老狗在那边一共有四个场子,太子哥带着十八个‘御林军’分为四波人,闪电出手,同时行动。砸完之后,早先安排的兄弟们前去接应,现在,太子哥已经安然撤退。老狗好像去奉先武校找眼镜文去了,现在急匆匆的赶回来气的吐血!”小弟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嘴角浮现一抹冷笑,砸他的场,也算是对老狗埋伏我和宇哥的强势回击。挂断了电话,我下车朝着张宇走去。这时候,太监已经跑到了宇哥面前。

    “宇哥,亲哥啊!你失踪的这段时间,我都快急死了……”太监上去就抱着宇哥的大腿,一把鼻子一把泪,哭的那叫一个伤心。

    “滚蛋,让你带的营养快线和土鸡蛋呢?”张宇一脚把太监踢开。

    强子和地主,一人提着一个竹篮走了过来,一个篮子里装的是营养快线,另一个篮子里装的是煮好的茶叶蛋。

    张宇什么都不说,立刻抱着竹篮狼吞虎咽吃喝了起来。我在一旁看的心酸,看表哥这模样,是真的累坏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表哥还真是个人才,被二十多口子带着刀追杀都能跑掉,一口气跑了四十多里,不服不行!

    起码我做不到!

    现在我终于明白,张宇为什么告诉我先练跑路的功夫了,这一点确实很重要。

    最后,张宇足足喝了六瓶营养快线,吃了十八个茶叶蛋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表哥,太子哥砸了老狗的场,已经向二高宣战了,拉开了大混战的序幕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张宇点点头:“这事我已经知道了,太子刚才打了电话,我让他代表职高去做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只是二高,太子哥对奉先武校也宣战了。”地主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埋伏我的人,也有奉先武校的。”张宇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“宇哥,你到底怎么回事,一直打电话怎么不接?”太监一屁股坐在地上,咧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草,我被二十多个人拿着刀追杀啊,跑路都来不及,哪有时间接电话?”张宇揉了揉脑袋,说道:“他们把我挤到颍河边,我就沿着河堤一直跑,甩掉了他们之后,我就立刻联系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宇哥,幸亏你没事,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,太子哥真能扒了我的皮。”太监一脸哭相,“以后你再出去,告诉我一声,我跟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只是去厕所尿个尿,突然就想去网吧撸两把,谁知道老狗这个王八蛋埋伏了那么多人。”张宇挠挠头,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我们都一脸无语,网瘾少年就是网瘾少年。

    “晚上赶紧打个夜市压压惊。”张宇嘿嘿一笑,看到太监幽怨无比的目光,赶紧说:“开玩笑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我们才注意到躺在地上的人,表哥说是追杀他的人之一,其他人都累瘫了,只有这个一路追着跑到了这里,被他一板砖撂倒了!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练长跑的。”张宇指着地上那个人,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!王八蛋!”

    太监立刻炸了,拽着那个人直接把他的头浸入池塘里弄醒,然后拖到一旁的草地上,噼里啪啦的揍开了!

    “小枫,咱们马上回去,把太子他们都叫来,商量商量大混战的事情。”张宇语气忽然一变:“对了,你是怎么打算的,一高现在要加入进来吗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马上我也要对二高的老狗宣战。”

    张宇皱了皱眉头,道:“这种学校跟学校的大规模冲突,要有一个合适的借口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下午,我也受到了埋伏。老狗派了三个人在我家胡同口堵我,全都动了刀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张宇顿时一惊,其他人同样的表情。就连在一旁虐人的太监,也是停了手。

    我把事情说了一遍,张宇腾地一下站起来,把装着茶鸡蛋的竹篮一脚踢飞,恶狠狠的说道:“我x他妈的老狗,连小枫都埋伏,还他妈的动了刀!今天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!让他老狗变死狗!”

    门神他们也都是炸了,纷纷嚷嚷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让他们安静,说:“这个理由足够强大,一会我给y哥打个电话,看他同意不同意。如果点头,我就代表一高对二高宣战,如果不同意,我就代表我自己宣战。”

    张宇摆摆手,道:“这个先不要急,我被追杀,太子砸了老狗的场,这两件事扯平了。没想到老狗居然对小枫也下了手,这个必须要找回场子。他会埋伏,以为我张宇不会么?”

    “表哥,你准备怎么做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,天香街围斩老狗!”张宇眯了眯眼,缓缓的说道。

    然后,张宇给太子打了一个电话,让他送刀。

    我能感觉出来,张宇也怒了。他自己被追杀,都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,现在听到我被埋伏,脸上没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李岚儿,今天谢谢你。”张宇打了个电话,只说了一句话就挂断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开着车回到了松源市,来到了职高附近的星星台球厅。这个地方,是张宇太子他们一帮人罩着,算是他们的一个据点吧。

    整个台球厅都歇业了,里面一个客人都没有,全都是职高的混子,足足有五六十人,气氛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我们进去后,太子已经在那里等着了。

    “宇哥,我给刘叔打了电话,刀马上就送到。”太子说道,“咱们先去后院等着。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一辆白色的面包车直接开进了台球厅后院,下来一个中年男人,一路小跑到太子身边,九十度弯腰,态度恭敬:“少爷,您要的刀已经找来了,全都是地下市场弄来的,没动用家里的渠道。”

    太子点点头,挥了挥手,面包车上又跳下来两个年轻人,哗啦一声拉开了车门,高高的掀起了后备箱。

    我望见车里的一幕,顿时惊呆了,全都是刀,足足有几十把,各式各样,在灯光的映照下,散发着冷冽的寒光!

    随后,那个被称为刘叔的中年男人,带着两个年轻人,把刀全都搬了下拉里,在地上摆成一排。

    “选吧。”张宇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鬼头刀,刀体沉重,刀柄处雕有鬼头,相当锋利,斩金切玉。刀背有一圆口,造形特属,多于刀身上刻有专有的造形物。鬼头刀袤方,背厚面阔,分量笨重,宜于劈砍,适合力大者使用。”刘叔在一旁介绍。

    五个‘御林军’上前,选了五把鬼头刀。

    “这是冷钢三美武士刀,是日本产的,名刀排行榜上的后起之秀。三美钢是一种专门制作高档日本刀的钢材,刀刃部分非常坚硬,而且锋利!”

    太子选了一把冷钢三美武士刀。

    刘叔拿起一把带鞘的刀,将刀抽出,如同刺刀样式的刀身一出鞘就泛起寒气,让我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,锋利的刀口更是好似能割裂一切,刘叔说:“这是希特勒青年团军刀,比较小巧,但是极为锋利,这柄刀上带有血槽和倒钩,一下子的威力极大,医生都不好缝合伤口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这把。”张宇说道。

    最后我们十几个人全都选了刀,我选了一把唐刀。

    “凌晨两点,天香街围斩老狗!”张宇拿着刀,杀气腾腾的说道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