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章 砍翻在地

    男人都喜欢刀,我也不例外,尤其是这种看起来极为炫目的长刀。

    我把玩着手里的唐刀,看来看去,好奇的不得了。这把刀刀身狭窄而平直,长柄,可以用双手握,刘叔说,这把唐刀是百炼钢,花纹钢烧刃,在古代打仗,用这种刀只要手劲大,很轻松就能破甲。

    我们都选好了刀,跟表哥一起来到了台球厅办公室。门神地主他们,全都把玩着手里的刀,都是极其的兴奋。尤其是太监,选了一把威武霸气的开山刀,一直劈来劈去的,嘴里嚷嚷个不停。

    学校的混混,顶多也就是见过砍人的砍刀,哪里见过这么拉风的刀?

    唯有太子还算淡定,冷钢三美武士刀拿在手里,连看都不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其实弄来几把砍刀就可以了,刘叔弄来这么多有来头的刀,各种各样,古今中外,全都是名刀,一番苦心啊,你记着这份心。”张宇望着太子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宇哥,明显刘叔把我们当小孩看,弄来这杂七杂八的东西让我们耍,不用太过于放在心上。”太子说了一句,然后看向大家挥挥手说道:“先说好,今天晚上砍翻了老狗,你们手里的刀,我全送给你们,拿回去收藏。谁他妈要是怂了下不去手,就赶紧把刀给老子放下麻溜的滚回家睡觉!”

    “此刀在手,天下我有,我太监哥怎么会怂?”太监扬了扬开山刀,霸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太子抄起桌子上的“黑8”台球,直接就砸了过去:“死太监,还没找你算账呢,你别在我眼前跳来跳去的,当心我扁你!赶紧给老子蹲墙角面壁去!”

    太监顿时蔫了,赶紧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当然,小枫除外,他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。”太子望了我一眼,说:“小枫,如果你喜欢的话,这把刀就送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我把刀放下,说道:“放心吧,太子哥,今天我最少要砍老狗两刀,让他见血!”

    然后,我犹豫了一下,说:“宇哥,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,老狗的场子被砸,现在他肯定很小心,小弟恐怕都集合了起来。还有你们职高宣战的事情,他估计要跟眼镜文一起商量对策。我们去埋伏老狗,我感觉时机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时机确实不好。”张宇点点头,道:“他身边会有不少人,可能也有奉先武校的人,甚至会带家伙。本来太子砸了他的场,我被追杀这件事就不准备追究了,但是他派人埋伏你,那就不行了。你手下没有厉害的打手,他能埋伏你一次,就能埋伏第二次。今天砍翻老狗倒是其次,最重要的是震慑他!让他明白,咱们也会埋伏,比他还要猛!他要想再对你动什么歪心思,就要掂量掂量了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原来宇哥主要是这个打算,真是亲表哥!

    “宇哥,你制订一下行动计划吧。”太子望着张宇,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往老狗放学后都会带着人去场子里玩,玩到凌晨一点左右回家。今天太子砸了他的场,他要处理事情,我估计他要在凌晨两点左右回家。他住的地方就在天香街,这条街比较偏僻,最适合打埋伏。所以,咱们围斩老狗的地点就是天香街,时间是凌晨两点。”张宇眯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太监腾地一下站起来,喊道:“我先睡一觉,到时间把台球厅里五十多号人全都叫来,铁定把老狗给砍成死狗!”

    张宇瞪了太监一眼,一副伤脑筋的样子,然后说道:“人不能太多,会招来警察,更容易走漏消息。而且咱们又不是把老狗砍死,带那么多人干嘛?我,太子,小枫,门神,地主,寸爆,强子,再加上八个御林军,咱们十几个人动手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太监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,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负责接应。”张宇说道。

    “接应?”太监一脸不满,扬着手里的刀说道:“宇哥,我开山刀都选好了,你居然不带我!我可是要砍人的!”

    太子笑了笑,说:“死太监,没听宇哥说嘛,老狗身边有不少人,也会有奉先武校的人。我们去砍老狗,很可能会被围攻。负责接应就显得极为重要,这个艰巨而又重要的任务,宇哥交给你,可见他对你有多看重!”

    我也是无奈一笑,太子哥说的好像真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,我脑袋笨,你别骗我,这个任务真的很重要?”太监愣愣的问道。

    太子点点头:“相当重要!”

    “记住,速战速决。那是老狗的地盘,多耽搁一秒就有一秒的风险。”张宇站起身,环视了一眼四周寒光闪闪的刀,说道:“不能捅,只能劈或砍,最多把老狗弄进医院,不要出现重伤!太监带着人先在另一条街等着,只要我们动了手,立刻过来接应。”

    我们都点头。

    宇哥把台球厅那五十多个人都散了,先派出了两个人去老狗家附近盯梢。然后,台球厅老板抱来几双被子,让我们在房间内休息。

    我给姐姐打了个电话,说今晚不回去了,跟表哥住在一起。最后张宇又打了一个,她才放心。

    凌晨一点半,我们开始了行动,太子找来了一辆面包车,一辆依维柯。

    我们要动手的十几个人,坐上了依维柯先出发,太监几个人开着面包车在后面跟着,与我们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“小枫,第一次去砍人,紧张吗?”张宇望着我,问道。

    我握着唐刀的手微微有些颤抖,点点头:“有些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习惯就好了。如果让你姐知道我带着你去砍人,她估计要对我发飙。”张宇无奈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眼中闪过一丝暴戾,如果不是老狗先找人砍我,我们又怎么会去砍他?如果不是李岚儿出手,我现在就在医院里躺着呢,那样的话会更让姐姐担心!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我们来到了天香街的一个胡同里,停在了暗中,观察着前方的街道。

    前面那个胡同,就是老狗的家。太子带了三个“御林军”,在前面埋伏,这一次要让老狗无路可逃!

    张宇接了一个电话,说道:“盯梢的兄弟传来信,老狗还没有回家,咱们都睁大了眼睛,他应该很快就会出现,你们都做好准备,听我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我们点点头,没有一个人说话,只有粗重的**声。

    我握着手中的刀,双手微微的颤抖,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,心里还是很紧张的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张宇接了一个电话说:“老狗出现了,正朝着这边走来,他们一共有五个人,不算多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我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次没能废掉张宇和王枫,老子的场子被砸,真是日了狗!”这是老狗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他们能跑得了一次,却跑不了第二次!下一次让他们全都重伤住院,大混战都参加不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,几乎到了耳边,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。

    “动手!”

    宇哥忽然一挥手,拉开车门掂着刀就跳了下去。门神他们,也全都如狼似虎的向前冲去,我心中一震,紧握着唐刀跟上。

    我们十多个人突然跳出来,人手一把刀,寒光闪闪,老狗那帮人顿时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有埋伏!”老狗喊了一声,拔腿就朝着跑去。

    “四散跑,给眼镜文他们打电话,赶紧过来支援!”老狗边跑边喊,“张宇,你最好不要冲动,我刚和眼镜文分开不久,奉先武校的陆武也在,你要敢砍我,你们也走不掉!”老狗一边跑一边喊。

    “陆武?”张宇皱了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我一边追一边喊。

    “奉先武校最能打的人,外号吕奉先,能抵得上小半个霸王吧。他不是混子,怎么跟老狗他们掺和在了一起?难道老狗在吓我们?”张宇声音疑惑,随后喊道:“算了,不管了,先把老狗砍翻再说!”

    老狗不要命的跑,我们一时间没能追上,就在这时候,前方的路口,太子领着人出现了,冷冷的喊道:“老狗,我等你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老狗前后被围,走投无路,暴怒的喊道:“张宇,你个王八蛋,有本事跟老子单挑!”

    “一起上!砍完赶紧走!”

    张宇喊了一声,我们一帮人冲了上去,将老狗砍翻在地,他身上至少挨了十几刀。

    太监忽然开着面包车急驶而来,大声喊道:“宇哥,快走,奉先武校的人来了!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