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章 这家伙是个刀痴!

    老狗躺在地上,浑身都是血,嘴里发出**。

    触目惊心!

    这样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见,整个人都跟傻了一样,大脑一片空白,握刀的手都在发抖。我刚才只是随着兄弟们一起,硬着头皮砍了他一刀。

    我在太子面前说过,最少要砍老狗两刀。可是我下不去手了,面对鲜血淋漓的场面,现在这种感觉,无法用语言形容。

    小说中影视剧中第一次杀人的场面,几乎毫无例外都是大吐特吐,要么就是浑身颤抖,手脚发软,之前还觉得是不是太夸张了,举起刀一刀下去,就完事了,哪那么多的反应。

    现在我才明白,坐在安全的环境里看电视看小说,想当然的就会觉得杀人如同切瓜,手起刀落,大好人头骨碌碌就从脖颈滚落了,但是真正的设身处地的去杀人,那反应绝对会非常强烈,尤其是第一次杀人的时候,呕吐脚软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砍人也是一样!

    “快撤,撤!眼镜文最少带了五十个人过来,手里都有家伙!”太监大吼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辆依维柯也开了过来,兄弟们纷纷跳上了车。这是老狗和眼镜文的地盘,多耽搁一秒就有很大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撤!”宇哥大喊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我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田静的影子,心里一横,大吼道:“老狗,我弄死你!”

    我举起手里的长刀,对准老狗的胳膊,砍下了第二刀。

    当我还要再砍一刀的时候,表哥已经把我拉开,拉到了车上。

    “从北边街口右拐走,眼镜文的人从南边来了!”太监在面包车上大喊。

    开车的黄头发小弟点头,一脚踩下了油门,笨重的依维柯顿时朝着前方疯跑。张宇拿出手机,给老狗打了个120。

    “宇哥,你真好,砍了人还帮他叫120,不知道老狗心里是什么滋味?”太子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咱们还是学生,跟社会人不能比。如果今天不是老狗动刀,咱们也不会动。咱们都朝着手臂和背上砍的,等120来了,包扎一下就行了,也没啥大事。”张宇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日,老子的开山刀,没饮血,太监哥很不爽!”面包车上,传来太监郁闷的大叫声。

    一车人哈哈大笑,太子把手伸到窗外,对太监竖起了大拇指:“死太监,我发现你在接应方面很有天赋。现在我就封你为接应队长,以后我们再办事,你就负责接应。”

    那边,顿时传来太监鬼哭狼嚎的声音,我们大笑。

    听着他们的谈话,我靠在座位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整个人都要瘫了,心里却很高兴。那第二刀,我终究是砍了下去。以后在面对这样的场面,就不会再有心理障碍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有一点,”张宇皱了皱眉头,道:“刚才老狗提到了陆武,似乎陆武也跟他们的掺和在了一起。”

    听到陆武这个名字,我心中顿时一震,张宇刚才说,这个人是奉先武校身手最厉害的学生,外号吕奉先,也就是吕布。能取这个外号的,绝非等闲之辈!

    我看到,太子也是皱起了眉头:“吕奉先这个家伙可不是浪得虚名,名号是自己打出来的,打遍全校无敌手!只是他一直都不混,怎么会加入进来?难道这一次大混战牵扯到的利益因素,让吕奉先也动了心?”

    张宇点点头:“应该是这样,看来大混战越来越精彩了,不只是混子间的斗争了,越来越多的人都加入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摸了摸下巴:“陆武虽然是奉先武校的,但眼镜文还驱使不了他,他们应该是合作的关系。这样的话,咱们面临的压力就更大了,吕奉先这个名号可不是白叫的,是经过奉先武校的师生承认的。三国时期的吕布,武艺天下第一!”

    “看来,只有曾经的霸王,才能稳压陆武一头。”张宇道。

    “霸王?”太子笑了笑,“陆武跟他还不挂机,陆武终究是个人,最多能打二十多个。霸王是bug,一个人干翻六十多,战绩完全碾压陆武!”

    “总而言之,霸王不出,陆武单挑无敌!”张宇也是笑道,“当然,话不能说满,可能还会跳出厉害的人,把陆武干倒。”

    我听着他们的对话,对陆武、对霸王都是充满了浓浓的兴趣,这样的人生活在古代,应该都是勇不可当的猛将吧!

    依维柯的速度很快,前面就是街口,右拐之后,是市区平坦的大道,一路畅途无阻,基本就安全了。

    可是,变故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街口忽然出现一大帮人,足足有三十多个,全都穿着奉先武校的校服,直接把路堵死了!

    所有人的脸色,都是一变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眼镜文的人南边来的,这北街口怎么会有奉先的人?”面包车那边,想起了太监疑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是眼镜文,”张宇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是陆武的人!”

    “妈的,这家伙还真跟老狗眼镜文他们合作了啊,在这里拦截我们。”太子眼中忽然闪出了一抹凶横,对着开车的黄毛小弟喊道:“开过去,直接撞过去!”

    我们都是一惊,如果直接撞过去的话,那……那里可是有着几十个人的。

    我看到,黄毛的身子剧烈的颤抖了起来,手臂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他还是踩了刹车,脸色发白的喊道:“太子哥,我不敢啊,这一下子冲过去,要撞死好几个!”

    “白痴,你直接冲过去,到近前他们就该闪了!”太子瞪了他一眼,也没有责怪。开车冲向人群这种事情,一般人还真不敢做。

    太监乘坐的面包车,也是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奉先武校二十多个人,清一色的校服,全都双手抱胸,歪着脑袋打量着我们,一副很叼的模样。站在最前方的只有一个人,双手插兜,中等身高,面庞白皙清秀,脸上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,应该就是陆武吧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陆武他们,全都带上家伙,下车,如果谈不拢,直接砍出一条路来!”张宇说了一句,拎着刀下车。

    我们十几个人全都跟了下去,我看到,对面人群中还站着一个女的,穿着粉红色的校服,犹如众星拱月一般被人围在中间,长相挺可爱的,小脸粉嫩,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打量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陆武,我们没有恩怨,你带着人退开,我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。”张宇望着那个中等身材的男生,说道。

    “宇哥,我刚刚和眼镜文老狗成了盟友,接到电话拦截你们,我不能退哦。”陆武双手插兜,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十多个人,我们十几把刀!不服就打个试试,看哪一边倒下的人多!”太子扬起手中的长刀,斜指陆武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们十几人全都扬起了刀,在灯光的映照下,一片寒光闪烁。

    我看到,本来还笑眯眯的陆武,面色顿时变了,就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,插在兜里的手忽然伸出来,指着太子的刀震惊道:“卧槽,太子哥,手里拿的可是冷钢三美武士刀?”

    “算你有眼光。”太子冷冷道。

    陆武扭头看了一圈,表情更是惊讶了,拍着大腿激动的喊道:“卧槽!卧槽!天啦噜!唐刀,开山刀,冷钢三美武士刀,苗刀,鬼头刀!张宇你手里拿的那一把,希特勒青年团军刀,全都是名刀!极品刀!”

    看到陆武的反应,我们都是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你那一把……”陆武指着蒋门神手里的长刀,激动的喊道:“明朝时期大名鼎鼎,外形综合了堪合时期日本输入中国的倭刀的特点,到中晚期更偏向于明代本土特殊定制的工部腰刀。这种刀也叫做绣春刀啊!明代锦衣卫、御林军专用刀!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陆武竟是跺起了脚,疯狂的摇晃着脑袋,好像听到了重金属音乐激动的热血沸腾一般。他望着我们手里的刀,眼中迸射出野兽一般的光芒。

    张宇望着我无奈一笑,道:“这家伙是个刀痴!”

    忽然,陆武一拍大腿,犹如癫狂的野兽一般吼道:“留下你们手里的刀,我放你们过去!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