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8章 玉米地!

    进入厕所后,我观望了圈,忍不住掩住了口鼻,这是个野外的公厕,年久失修,又脏又差,味道比较刺鼻,

    厕所的后墙上,开了几个窗户,没有玻璃,窗户不高,站在屏风上就能爬上去,我爬上去望了望,窗户后面是玉米地,

    这里,应该是附近村民修建的个厕所,

    我想了想,直接翻窗跳进了下面的玉米地,如果刀疤强跟来,在公厕动手不好,容易被人发现,在玉米地里动手才是最好的,这里的玉米又高又密,把刀疤强扔在这里个星期,都很难被人发现,

    我跳下去后,身体贴着墙壁,竖起耳朵听公厕里的动静,

    等了足足两分钟,我都没听到任何动静,我脸上浮现出了抹疑惑,难道是我猜错了,或者说,刀疤强心大,没有跟来,

    正当我打算走出玉米地的时候,厕所里终于传来了动静,阵脚步声传进了我的耳中,

    我目光凝,刀疤强来了,

    “枫哥,枫哥,”

    里面传来两声呼叫,果然是刀疤强,我冷冷笑,握紧了刀把,刀身藏在袖筒之中,

    刀疤强连续喊了几声,将整个厕所都找遍了,仍是没能找到我,他骂道:“妈的,这个扑街,难道逃走了,”

    他这声谩骂,我听得清清楚楚,现在足以肯定了,这个家伙就是来害我的,送我进火坑的,他跟烂口丙样,是长乐的叛徒,

    既然你想要我的命,那就别怪我无情了,

    “是强哥吗,”我蹲在厕所外的地上,喊了声,

    刀疤强吓了大跳,不过马上就是喜,喊道:“枫哥,你在哪里,”

    “强哥,我在厕所后面的玉米地里拉屎呢,”我冷笑着说道,

    “怎么跑玉米地了,”

    “公厕脏啊,下不去脚,”

    “枫哥,丙哥让我寸步不离的保护你的安全,你在那里不要动,我过去找你,”

    “我拉屎的时候你也要保护啊,”

    “对,丙哥吩咐了,你是老顶派来的人,定要保护好你的安全,寸步不离,”刀疤强的声音越来越近,

    “行啊,强哥,只要你不怕臭,就过来吧,我带的纸不够,正好你给我送些,”我淡淡的说道,

    “行,我这就来了,”

    紧接着,我就听到了阵哗啦啦的声音,刀疤强进入了玉米地,朝着我这边快步走来,他的动作很野蛮,直接趟过去,所过之处,片又片的玉米倒下,

    妈的, 永恒仙尊

    这货简直是个脑残,村民辛辛苦苦的中的玉米,好不容易长这么大了,被刀疤强踢断了这么多,

    我是农村出来的,对庄稼有不小的感情,小时候家里穷,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去玉米地掰玉米,拿回家煮着吃,

    “喂,强哥,要不要这么野蛮啊,玉米长这么大不容易,旁边有地垄沟,你从垄沟里过不就行了,干嘛弄断那些玉米,”我蹲在地上,喊道,“小心被村民堵啊,还没去插旗就倒在玉米地里,让人笑掉大牙,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子就是糟蹋他们的玉米,那些村民赶过来,我脚个,跟踢这些玉米杆样,”刀疤强大笑着,直直的朝着我这边走来,-

    现在大概是晚上九点左右,虽然是夜晚,但是借着月光我已经看到了刀疤强,走到了我前面五六米远,

    “哈哈,强哥是丙哥的头马,身手厉害着呢,那些乡下人在你面前,还真像是玉米杆样脆弱,”我蹲在地上,大大大笑:“强哥,我拉完了,麻烦你给我送纸过来,最好捂住口鼻啊,我拉的屎很臭的,”

    “枫哥,真是服了你了,拉屎不带足卫生纸,还要我来送,旁边都是玉米叶,不能擦下么,”刀疤强抱怨了句,直直的朝着我走来,

    他只手拿着卫生纸,另只手还真的就捂住了口鼻,

    我内心冷笑,他这个动作真是作死啊,原本我还有些担心,刀疤强身手很厉害,反应快的话,我可能击不中,

    此时,他已经来到了我面前,脸不情愿的模样,他俯下身,只手递来卫生纸,另只手捂着口鼻,他中门大开,整个人的身体完全暴露在我面前,

    他身上全都是破绽,我的目光,盯住了他的心脏,

    我缓缓的伸出手,即将接过卫生纸的那瞬间,我猛然抓住他的手往前拉,

    现在他是俯着身子的,身体重心本就前倾,被我猛地拉,他的身体已是失去了平衡,朝着我这边倒来,

    不过,这个家伙反应也是快,只是愣了瞬间,下刻双脚猛的蹬,稳住了身子,同时捂着口鼻的那只手猛然朝着我的脸庞打来,

    可惜,他做出这些动作终究是需要零点几秒的时间,趁着这个时间,我手里的刀已经狠狠的刺进了他的心脏,

    砰,

    他的拳头也打在了我的鼻子上,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鼻孔留下,那是鲜血,

    我顾不得擦拭鼻子,只手捂着他的嘴,又朝着他的心脏刺了刀,

    刀疤强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,眼神极其的震惊,眼球几乎要从眼眶里凸出来了,他剧烈的挣扎了几下,身上的力气被迅速的抽干,身体已是软软的倒了下去,

    我放开他,摸了把鼻血,刀疤强死死的望着我,还没有断气,他艰难的抬起只手,指着我说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 修仙速成指南

    “刀疤强,你今晚是来害我的吧,”我蹲下身,望着他冷冷的问道,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发现的,”刀疤强濒死的眼神中,充满了不解,

    “因为我早就知道烂口丙是个叛徒,他以为他做的足够好,足够隐蔽,天衣无缝,但是在雪姨面前,他就是个弱智,老顶眼就看出他是个叛徒,并且告诉了我,”为了让刀疤强死的瞑目,我给他解释道,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小看……小看了你,”刀疤强用尽全力,说完了生命中的最后句话,眼中充满了不甘,随即,他就死了,心脏被捅了两刀,必死无疑,

    “小看我,”我拿着红色的刀子在他身上抹了抹,悠悠的道:“强哥,我们乡下人不好惹的,”

    我捂住鼻子,走进公厕洗了洗,又仰脸拍了拍脑门,用卫生纸堵住鼻孔,鼻血这才止住,

    还别说,刀疤强这个家伙反应真快,如果他不是用手捂住口鼻,而是放在身前防御戒备的话,我刚才那刀很可能会失败,

    可惜,他嫌我拉的屎臭,非要捂住鼻子不可,其实,我就没拉屎,只不过骗了他下,

    我清洗了下手上的血迹,想着接下来的事情,我要带人前往康乐街救人立功,算算时间,张俊的车队已经从康乐街过去个多小时了,差不多可以行动了,

    至于刀疤强的尸体,先放在玉米地里,这大晚上的也不会被人发现,等今晚的大战落幕,后半夜的时候,我再派人处理他的尸体,

    至于谢任宇他们……

    我想了想,给他打了个电话,刚接通谢任宇就着急的说道:“枫哥,你怎么还没回来,刀疤强去找你了,”

    “草,我叼老母的贵利勇,他带人绑我马子啊,现在我跟强哥去救人,宇哥你们先去西木街,等我救了我马子之后再去找你们,”我怒气冲冲的骂道,西木街是火坑,就是专门逮我的,我自然不会去,所以就找了这个理由,

    “草,贵利勇这么阴,不讲江湖规矩,阿枫你去吧,我马上带人砍了贵利勇,帮你出气,兄弟们出发,”谢任宇吼了声,挂断了电话,

    我望着手机,无奈的笑了笑,谢任宇这个人确实不错,够义气,只是他直被蒙在鼓里,估计现在还想着去西木街立功,不知道那是个火坑,但是我不能告诉他,否则他带人返回,我今晚的计划就失败了,

    至于他的命运如何,那就看他自己了,虽然西木街是火坑,谢任宇还是有可能逃掉的,第他身手厉害,第二西木街那边主要是埋伏我的,对谢任宇不会太在意,

    如果他活着回来,那切皆好,如果他被人砍死,我就杀了烂口丙替他报仇,

    坑他的人不是我,而是烂口丙,

    接下来我不再犹豫,直接动用雪姨给我的那张牌,长乐四虎十杰之的冷面虎乔泰荣,

    “虎哥,跟我起杀向康乐街,”我握着手机,说道,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