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4章 交宝印!

    我仔细的扫了几眼,街道上站着的人,大致有四五百人,

    既然街边是长乐在封街,那这里站着的应该就是长乐的人,长乐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,他们要插旗西木街,望着密密麻麻的人潮,我有些惊讶,

    那边的康乐街条子正在四处抓人,在这边却看不到个,这说明什么,意思不言而喻,条子跟雪姨是边的,

    看来,今晚和升联算是完蛋了,他们不是长乐的对手,

    只是,让我有些疑惑的是,长乐这么多人围堵在这里是什么用意,在别人地盘插旗,是定会发生械斗的,按照江湖规矩,如果打输了,那就是插旗失败,如果打赢了,会以三天为期限,

    在这三天时间内,和升联能够组织人手抢回,只要长乐能挡住他们的进攻,三天时间过,这条街就归长乐罩,

    忽然,我看到了几辆大巴车,正是谢任宇他们开来的那几辆,就停在个体育馆的门口,

    看来,谢任宇他们应该是在体育馆内,我隐隐听到里面乱糟糟的片,好像正在厮杀,

    我个人冲进去没有多大意义,我的视线瞄向了旁边长乐的人,让这群人帮忙才是正确的选择,

    于是,我朝着他们走去,

    个身穿黑色弹力背心,手握钢刀的青年站在最前面,虎背熊腰,气息彪悍,最显眼的是那头金黄色的头发,

    看来,他应该是带队的,也就是这群人的老大,

    “他该不会是金毛虎牛威吧,”

    我边走边在心里说了句,长乐四虎十杰,排在最后位的就是金毛虎,头金色的头发,不是染得,而是天生的,据说他是中美混血,母亲是个崇洋媚外的松源人,为了生活在国外拿绿卡什么的嫁给了个外国人,最后被骗了身心,惨遭抛弃,

    这是江湖传言,我也不知道真假,

    “站住,长乐插旗,不相干的人滚开,”道斥责声忽然响起,

    我抬头看,是个穿着花衬衫的平头青年,站在金毛虎的身边正指着我喊,他面色不善,

    我微微眯了眯眼,金毛虎的这个手下很没有礼貌,我既然闯街成功,那就是长乐同门,他说话很难听,居然直接让我滚,

    对同门这么说话,很失礼节,

    江湖传言,金毛虎牛威为人嚣张,喜欢抖威风,现在看来果然如此,个小弟都如此嚣张,连同门都能随意斥责,

    不过,我现在是求人的,自然要放低身段,

    我瞄了那个平头青年眼,拱手说道:“这位兄弟,我是长乐同门,有事相求,” 盲少爱妻上瘾

    说出长乐同门四个字的时候,他们没有任何的反应,反而是个个派头十足,冷眼打量着我,

    牛威这帮人摆出这份架势,摆明就是下我的脸面,我简直气炸了,对同门耍威风,这帮人是不是脑子有病,

    但是我又不能转身就走,谢任宇很可能在里面被围,我要借助牛威的人去救他们,

    “长乐同门,”平头青年扫了我眼,趾高气扬的问道:“我们封街插旗,非请非邀,你什么理由要进入这里,”

    “有事相求,”我微微咬牙,再次说道,

    “哼,你说自己是长乐同门,我还说你是盛和奸细呢,我们怎么信你,”平头青年冷冷的问道,

    我望着他,强忍住砍人的冲动,这个家伙简直脑残,我都闯街成功了,足以证明我的身份,我望了望四周,其他人眼中都憋着笑意,牛威更是脸不屑的望着我,

    我也看出来了,这帮人兴许是在街上吹多了冷风,拿我消遣来了,

    “我已经闯街过来,不用证明身份,”我说道,

    “哦,”平头青年似笑非笑的点点头,道:“既然是长乐门下,可交宝印看,”

    我两道眉毛挑了起来,他这句话让我大为恼火,

    只有职位比我高的,才能提出这个要求,也就是说,这个场中够资格对我说出这句话的,只有金毛虎个人,因为我是白沙的大底身份,

    够格让我交宝印的,最低也要是话事人或者是双花,

    这个平头青年只是金毛虎身边个马仔,这么问我,按照江湖规矩,要掌嘴五十下,或者割掉舌头,

    我盯着对面的平头青年,个字个字的从牙齿间挤出来:

    “你何德何能,什么职位辈分,够资格看我的宝印,”

    “草,”那个平头青年勃然大怒,指着我吼道:“小扑街,看你还是个小毛孩,就算是长乐同门,估计连四九都算不上,是个蓝灯笼吧,老子是四九,看你宝印怎么了,怎么你不服,”

    我冷冷笑,原来这个东西把我当成了蓝灯笼,四九是字头登记在册的最底层成员,至于蓝灯笼,连名字都没登记,地位还不如四九,

    这个家伙如此看扁我,那我就交出宝印,看他怎么收场,

    “头发未于出世迟,家贫少读五经书,万望义兄来指示,犹记花亭结义时,江湖同道,洪门脉,关帝庙前,长乐立牌,长乐红棍,白沙堂口王枫,”我目光平视,声音响亮的说道, 世娇宠:逍遥太子妃

    长乐红棍,

    这四个字说出来,平头青年的脸色顿时大变,其余人全都是模样的表情,就连金毛虎牛威,也是微微变色,

    他们万万想不到,个年纪这么轻的人,居然大底在身,

    刷刷刷,

    道道震惊的视线落在我的身上,我面无表情,迎向数百道目光,

    “不可能,十六七岁的大底,我在长乐没听说过这号人,你假冒我长乐宝印,找死,”此时,平头青年反应过来,指着我厉声喝道,

    “牛哥,要不要看我的宝印,”我从腰间掏出个小牌子,扔给了牛威,

    这个牌子其实就是字头成员的身份证,职位姓名山堂什么的写的清清楚楚,江湖上叫做宝印,宝印不能随便交,这是混字头的铁证,旦落到条子手里,那就坐实了字头成员的罪名,所以就算是上级对下级,般也不会要求交宝印,这是很不礼貌并且很危险的行为,

    平头青年个小小的四九,让我交宝印,就算当场打死,江湖上都不会有人说闲话,

    牛威接过我的宝印,扫了眼,面色再次变化,旋即,他将宝印扔给我,深深的望了我眼,

    “威哥,”我淡淡笑,目光飘向旁的平头青年,

    “小弟不懂规矩,拖下去掌嘴二十下,”牛威抬了抬手,说道,

    平头青年呆若木鸡,脸震惊的说道:“威哥,他……他真是大底,”

    牛威点点头,淡淡道:“拉下去,”

    两个烂仔上前,拉着平头青年下去,扇他耳光,

    我冷冷笑,牛威偏袒的味道太浓了,按照规矩最少要张嘴五十下,他只打二十,

    不过我也不计较,现在最要紧的事情,就是带人进去救谢任宇,

    我还没说话,牛威眉头挑,打量着我,脸讥讽的说道:“白沙堂口,你就是那个叛徒烂口丙的手下,听说你们那边的人都背叛了长乐,在康乐街拦截俊哥,你……”

    剩下的话牛威没说,不过意思很明显了,怀疑我也是叛徒,

    “威哥,叛徒是烂口丙,跟我没有关系,现在咱们长乐的谢任宇被和升联围在里面,危在旦夕,还请威哥念在同门之情上,跟我起去营救谢任宇,”我抱拳,对牛威说道,

    “谢任宇,”牛威眯了眯眼,道:“他是烂口丙的得力手下,也是个叛徒,要想我救他,没可能的,死在里面最好,为我长乐除害,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