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 张宇诈病?

    第一人民医院,病房外,四五十个混子站在外面,吸烟谈话很吵闹,对那个写着“请勿大声喧哗”的告示牌视如不见,护士和其他病患对此敢怒不敢言,让出这一块地方,远远的躲开。

    “枫哥!”

    我跟超哥到后,一群人立刻上前问好。

    我微微点头,急急的问道:“宇哥呢?”

    “在这个病房里呢。”一个小弟说道。

    我正要走过去,旁边的病房忽然走出来一个年轻的护士,端着药盘子拦在了我前面。

    “你是这帮人的老大?”她指着一群人问道。

    我望了她一眼,这护士长的挺甜美的,而且很年轻带着一丝青涩,好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,胸牌上挂着实习护士四个字。现在我心烦意乱,哪有心思搭理她,脚下一拐,想从她的身侧走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,她再一次挡在我面前,语气很强硬的说道:“让你这群人出去,不要在这里抽烟和大声喧哗,不要影响其余病人的休息,这是医院的规矩!”

    我不耐烦望了她一眼,表哥都被人砍伤住院了,我还去关心其他病友的静养问题,去关心医院的规矩,装什么圣母婊?

    “滚开!”我瞪了她一眼,说道。

    “让你的人出去,这里是医院!”年轻甜美的护士执拗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黄头发的混子走上前,指着那个护士的鼻子恶狠狠的喊道:“白衣天使啊,我去你妈的!你们医院少坑点钱,按照国家标准收费,我们兄弟立刻掐烟安静,老老实实的遵守你们医院的规矩。妈的,抢劫犯都没有你们医院黑,老子以前只是洗个牙,他妈的收老子280。前天来洗牙,找了人,只收了老子80,草泥马的黑心医院!信不信老子给你砸了?”

    年轻护士被恶狠狠的黄毛吓了一大跳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中闪过一丝畏惧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王哥,大家都把烟掐了,说话声音小一点。”我心忧张宇,不想再跟这个犯二的小护士纠缠了,于是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枫哥,兄弟们都把烟掐了,保持安静。”黄头发混子回身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立刻朝着病房内走,谁知道,那个托着药盘子的护士再一次挡在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妈的!

    我瞬间炸了,崩溃的望着她,凶狠的目光几乎要钉在她身上,这个小护士是不是脑袋有病啊!别以为你长得甜美我就不敢对你动粗!

    正当我处在爆发边缘的时候,小护士红着脸说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然后说道:“你身上的药水味,很难闻,赶紧让开。”

    小护士立刻闪到一旁。

    我推门走了进去,看到病房里围了一大堆人,太监还有职高的一些兄弟都在,我还没说话呢,超哥就扑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超哥,小枫,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张宇的声音传来,人群立刻散开了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“宇哥。”我走上前,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张宇,眼眶通红。他穿着病号服,身上和胳膊上都缠着绷带,脸有些苍白,看起来虚弱而又无力。

    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,眼泪一瞬间就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都做学校的大佬了,还哭,幸亏这里都是我兄弟,被你手下小弟看到丢人不?”张宇躺在病床上大笑,洒脱的道:“出来混,皮肉见红是家常便饭,在场的兄弟,谁身上没有几道疤?”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大笑牵动了身上的伤势,张宇剧烈的咳嗽了几声。

    马文超俯下身,看了看张宇的伤,说道:“师父没啥大碍,养一星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忍住泪水,心里仍是很难受:“表哥,如果超哥跟在你身边的话,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,怪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自责,这次怪我自己不小心。”张宇摆摆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我双目一凝,开门见山的问道:“听太监哥说,太子把十八个御林军都调到了你身边,怎么还会中埋伏被人砍伤?”

    张宇尴尬的笑了笑,有些难为情的说道:“怪我自己大意了,本来收服了十三中,我带着兄弟们准备对付下一个学校的时候,却被一条短信给骗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短信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一条短信啊,算了算了,你们不要问了,吃一堑长一智,过去的事就不要再说了。”张宇连连摆手,好像不愿意说。

    最后,在我们一致的逼问下,张宇才将那条短信拿出来,是个陌生号发来的。看到后,我大吃一惊,上面写着:张宇,我是王鸥,我的手机没电了,用我同事的手机给你发的,马上你出来,我请你吃顿饭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时间地点。

    我瞬间明白了,这是有人冒充我姐姐的名义,把张宇给约了出来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宇哥,这种小计谋,以你的聪明能看不出来吗?我姐……我姐没什么事,请你吃饭干嘛?而且她的手机没电,ktv里都是充电的地方,干嘛用别人的发?你知道我姐的性格,不喜欢麻烦别人。再说,现在是上班时间,她怎么会出来?”我望着张宇说道。

    张宇苦笑:“要万一是你姐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有些无语,一牵扯到王鸥,张宇的智商就直线下降。我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能在心里叹一句: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叫人生死相许。

    “接到短信后,我就自己一个人出去了,然后就遇到了埋伏。”张宇无奈笑道。

    我们又说了一会,张宇让大家都散了,只留了我一个人在病房。而且,他让太监在外面注意着房门,不要让任何人进来。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看来,还真是有一些隐情,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张宇不好说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都走出去,张宇的双眼顿时变得炯炯有神,哪还有那种虚弱无力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微微吃惊,说道:“表哥,你诈病?”

    张宇没有回答我,而是悠悠的说道:“我那群兄弟中,有内鬼。”

    “内鬼!”

    我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进攻受挫,被十三中这个弱鸡学校搞得焦头烂额。小枫,你也得到消息了。”张宇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张宇目光闪烁了一下,说道:“第一,十三中有奉先武校的人在背后支持。第二,十三中那边的人似乎总能料敌先知,我这边秘密谋划的任何手段,他们总能提前做好应对。而且,对方利用你姐的名义把我约出来,明显是自己人在搞鬼。知道我喜欢你姐的,除了你,就只有我那帮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那就是内鬼在作怪了,表哥,你猜测到是谁了吗?”

    张宇摇头,道:“我制订战术的时候,都是十几个最得力的兄弟在一块商量,我对他们都是非常信任的,暂时不知道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我担忧的说道:“如果一直不将他拔出来,干什么事对方都提前知道了,以后你还怎么打?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就很配合的住院了啊。”张宇笑道。

    我顿时懵了,张宇这话是什么意思,我不解的问:“难道你没受伤?你是装病,诈那个内鬼跳出来?”

    张宇笑了笑,没有说话,下一刻,让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他竟是掀开了被子,从病床上走了下来,拿着桌子上的一个香蕉,剥开皮子吃了起来,他身上缠满了绷带,却行动自如,看起来跟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张宇望着我,目光深沉的说道:“我被人砍了十几刀,当然受伤了,只不过没有那么严重罢了。准确的说,我只是胳膊上挨了两刀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一脸的惊讶。...“”,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