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章 大混战前的意外

    我从小卖部拿了一包烟,和超哥一起,在路边拦车。

    为了不打草惊蛇,我手下的小弟分散了,地主门神强子寸爆他们各带一队,一起赶往青沙口汇合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我看到了一个熟人,刘媛媛,就在马路对面,她东张西望,脸上带着焦急的表情,似乎在等人。

    她不是收拾书离开学校了吗,怎么还在这里?

    我只是稍微打量了她一眼,就收回了视线。对于她这样的女生,真是懒得多看一眼。出身普通,非要往林若璃身上靠,非要卷入斗争漩涡,最后自己解决不了麻烦,只得转校躲避,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我拦了一辆出租车,和超哥坐了进去,告诉司机前往青沙口。正要开走的时候,我透过车窗看到了一辆黑的轿车,在刘媛媛身边停下。那车看起来有点眼熟,好像是赵光印的座驾。

    果然,车门推开,赵光印从里面下来了,除了他,居然还有张扬!两人一脸的伤,脑袋上缠着绷带,自然是被我打的。

    我微微眯眼,之前李美儿告诉我,她动用关系,过不了几天赵光印就要去乡下教语文,张扬则是永远丧失了教师的资格。

    我看到,赵光印他们竟是冲着刘媛媛去的,两人跟刘媛媛说了几句话,然后领着刘媛媛上了车。

    然后,黑的轿车开走了。

    我有些纳闷,赵光印带着刘媛媛上车干什么?刘媛媛我知道,跟赵光印张扬根本就没关系,按理说,他们不应该有什么交集。

    我有些疑惑,也不去多想了,青沙口大混战要开始了,赵光印和刘媛媛不过是两条丧家之犬罢了,我还管他们干什么?

    这时候,我的手机响了,以为李博他们发来的消息呢,结果是李美儿的微信消息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身体好点没,人家好担心你,呜呜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,之前告诉她我阑尾炎住院了,看来对我很担心啊。

    我告诉她没事了,恢复的很快,过几天就能出院了,让她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然后,李美儿有些感叹的说道,现在的学生真是缺乏管教,小小年纪就去酒鬼混,惹到了一些社会上的人,全都是麻烦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问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感慨。李美儿说她班里有一个学生叫刘媛媛,刚才打电话说昨晚在酒里惹到了人,人家找她麻烦,让她今天过去解决,班主任不在,刘媛媛向她求助。

    我顿时一愣,昨晚刘媛媛在寝室,拉着田静一起看小视频害的田静违纪,怎么会在酒?

    很明显,刘媛媛在说谎!

    可是,她这么欺骗李美儿,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我就想起了刚才那一幕,刘媛媛跟赵光印张扬在一起,上了那辆黑的小轿车。我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,立刻问李美儿,刘媛媛怎么向她求助的?

    李美儿说,刘媛媛晚上九点和那个社会人见面,在新鸿酒,到时候她会过去帮学生解决麻烦。

    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皱着眉头想了想,似乎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。刘媛媛把李美儿约到酒,应该是赵光印和张扬指使的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渣要对李美儿不利!

    我越想越觉得有可能,刘媛媛要办转校手续,需要找赵光印这个段主任签字。我们班主任孙富贵被打的请假了,赵光印却没有,因为他要调走,要在学校里做工作交接。

    当刘媛媛找上赵光印的时候,赵光印看到她是李美儿班里的学生,于是就想出了这个招数,约李美儿去酒,图谋不轨!

    本来他们就对李美儿垂涎三尺,现在又被李美儿搞成了丧家之犬,他们如此报复能说的通。

    我想着想着,额头上的冷汗都要掉下来了。当李美儿来到酒,为自己学生解决麻烦的时候,将会面临张开獠牙的赵光印和张扬,不用想都能知道她会遭遇些什么,下药?绑架?凌辱?

    这也不怪我想的黑暗,如果赵光印把李美儿约到咖啡馆或者饭店,我自然不会这么想。约到酒啊,龌龊心思昭然若揭,何况他们早就对李美儿有不轨心思!

    妈的,刘媛媛就是个惹祸精!本来安安心心的上学读书多好,虚荣心作怪,非要往富家女身上贴,结果深陷漩涡不能自拔,成为一个个人利用的棋子。如果她不转校,赵光印能利用她吗?

    这样的人,可怜可悲而又可恨!

    马上就要大混战了,非要搞出点意外让我分神,赵光印和张扬是真他妈的烦!

    我立刻给李美儿发消息,告诉她还是不要管了。学生惹了社会人,让她家里的人去解决。就算找老师,也应该找班主任,而不是她这个英语老师。

    “不行啊,老公,她老家在乡下,父母暂时来不了。我们班的班主任又请了病假,我不帮她的话就没人帮她了。毕竟,她是我的学生啊。”

    我感觉超级郁闷,你念着她是你的学生,别人却利用这层关系,把你约出来对付你!

    我又问她具体在新鸿酒哪里见面,李美儿说在三号包厢。

    包厢!

    妈的,如果是卡座的话,我还能放点心,约在包厢里,估计李美儿一进去,赵光印和张扬就可能下手。

    我赶紧告诉她,让她晚上去的时候,找几个男性朋友作伴,毕竟是社会人,小心一些为好。

    李美儿的回答几乎要把我气吐血,她说用不着,只是谈判而已,那些社会人无非就是想要些钱,我帮我学生付了就是。她还说让我不要操心了,安心养病。

    “不聊了老公,我还要开车呢,我这么大的人了,你不用担心了,又不是没去过酒。”李美儿最后还给我发个笑脸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笑脸,我几乎想哭,李美儿真是把我蠢哭了。不过想想这也不能怪她,她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?

    如果是在平时,我直接派出十多个小弟去保护她。可是现在正要进行青沙口大混战了,所有的小弟都在朝着那里集结,我派谁去?

    这件事其实还是比较容易解决的,我直接给她发个短信提醒就是了,匿名短信。自然不能用微信上她老公的身份发,那样就露馅了。

    我望着手机,想了想还是用超哥的,于是我望向后排:“超哥,你手机借我用一下,我发个短信。”

    超哥嘿嘿一笑,道:“一直在玩贪吃蛇,没电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脸无语,玩贪吃蛇都能把手机玩没电,超哥也是人才!

    没办法,只好用我的手机发了,反正我李美儿手机号,她不知道我的。

    于是我就发了个匿名消息:刘媛媛被赵光印指使,他们要在新鸿酒对你不利。

    我说的够明白了,就是小学生都能看得懂。李美儿只要不是白痴,就不会孤身前往酒。

    发完后,我也放下心来,不再去想这件事,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大混战上。消息一条条传了过来,现在是七点四十!

    李博说大小武和邝鹏鹏已经赶到了青沙口,二高埋伏的人马也快到了,他带着五十多号兄弟,正在朝着青沙口集结。

    我回复了一下,接着张宇的消息过来了,告诉我内鬼已经确定了,晚上会带着他的人去送死,进入狗眼联盟设下的圈套,地点就在西郊一个烂尾楼附近。

    我狠狠的握了一下拳头,晚上的大决战,要打起来了!青沙口大混战之后,就是大决战!

    我赶到青沙口的时候,已经是七点五十,地主门神还有老y,几百人全部聚齐。

    “枫哥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面凝重,摩拳擦掌,准备大战。

    “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邝鹏鹏和大小武正在谈判,估计很快就会谈崩开打。李博发来消息说,二高埋伏的人已经全部就位,带队的是乌鸦和五位太保,等着开打。”

    “好,咱们围上去,这次一举将乌鸦吃掉!”

    我们一帮人,立刻浩浩荡荡的开了过去,这是在夜晚,到处都是杂草树木,也不用担心被发现。就算是发现,二高的人也跑不掉了!

    青沙口地形就是一个葫芦形状,只有从我们这边才能进入。邝鹏鹏他们那边位于葫芦口,靠近颍河大堤,前面就是颍河。二高埋伏的人在葫芦腰,我们埋伏在葫芦底,呈现扇形将二高的人团团包围。就算他们逃到了颍河大堤上,也跑不掉!

    终于,当我们全部埋伏好的时候,我朝着下方的青沙口望去,下方的大堤上,站的全都是人,在路灯的映照下,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最中间的那个圈子,三个人正在谈判,应该就是邝鹏鹏和大小武兄弟了。

    “x你妈,邝鹏鹏,你想当老大,我们兄弟俩也想当!不让位是,那就开打!”

    一道大吼声传来,这应该是大武或者小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们兄弟俩手下只有五十多号人,有什么底气跟我怼?信不信老子把你们全部干沉,扔到颍河里喂鱼啊?”邝鹏鹏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邝鹏鹏,今天你的死期到了!兄弟们,给我打!”大小武兄弟动了手。

    我瞳孔猛然一缩,握紧了手掌。...“”,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