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章 内鬼的下场

    李美儿这一声枫叶,让我心中翻起千层浪。难道,她发现了我的身份,发现王枫就是她游戏里的老公?

    心中刚升起这个想法,我就给否定了。

    因为我告诉她了,和兄弟来酒玩,碰到刘媛媛才知道她出事,这个借口没毛病。她这一声枫叶,顶多是试探。

    很显然,李美儿虽然没心眼,但是智商不低。之前刘媛媛的事情,她只在微信上跟她老公枫叶说了,然后我恰好出现在这里,她竟然能把两件事联想到了一起,并且对我的身份产生了一丝怀疑,出口试探。

    我低估了李美儿的智商!

    我心里虽然震惊,但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,我仿佛没有听到一般,平淡如常的朝前走。如果这个时候我要是转身,或者表现出什么过激的反应来,我的身份可能就要暴露了。

    我视线的余光看到,李美儿好像摇了摇头,然后钻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我刚松了一口气,下一刻心就提到了嗓子眼,我想到了那条匿名短信,是用我自己的手机给李美儿发的。

    我看似随意的伸手入兜,然后按了关机键。如果这个时候李美儿拨打那个匿名号码,那我就原地爆炸了。

    我跟超哥坐上一辆出租车,离开了此地,心情无法放松,是我大意了,用自己的号码给李美儿发短信,这很可能成为一个巨大的破绽。当时因为心忧她的安危,超哥的手机没电了,所以才用了自己的手机发。

    谁知道李美儿这么聪明,居然把我跟枫叶联系在了一起。如果日后她查出那个匿名号码就是我的手机号,恐怕她会联想到更多,甚至确定我就是她老公枫叶。

    不过,我也不用那么担心,因为我的手机号只有田静知道。以前全班人都孤立我,都不跟我接触,自然也不会要我的联系方式。李美儿要想知道我的手机号,除非问田静或者问我。

    看来我需要再办个手机卡了,万一李美儿要我联系方式,也容易应付过去。

    就算她去营业厅查,我也不用担心,因为这张手机卡是我姐办的,查出来也不是我的名。

    “李美儿应该不会这么狗血,她最多也只是有着一丝怀疑罢了,刚才没有试探出来,估计也就打消了这个心思。”

    我把手机开了机,上面显示一个未接来电,是李美儿打来的。还有一条信息,也是她发来的:神秘人先生或者女士,谢谢你善意的提醒,我能请你吃个饭吗?

    我咧嘴笑了,李美儿这称呼,还神秘人,我回了一条,调侃她:我是你爸给你找的保镖,在暗中保护着你,不用谢,也不用请我吃饭,让你爸按时发薪水就行了。

    李美儿发来一个表情:0.0。

    然后,我就把李美儿的手机号拉入了黑名单,短信电话什么的都会拦截,360手机安全卫士这个贼好使。

    我甩了甩脑袋,不再去想李美儿,而是给张宇打了一个电话。听到他亲口对我说没事,我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我揉了揉有些生疼的脑袋,感觉很难受,到底是谁,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张宇出手,而且是下杀手!要张宇的命!

    难道是狗眼联盟请的人,有些不太可能。因为地下势力已经放话了,各个社团不得介入这场高中大混战。

    那个神秘势力胆敢违背规则对张宇出手,可是承担着巨大风险的,一帮学生很难请的动。看来,这里面另有隐情。

    具体是什么,我难以想到,还是等到了星星台球厅再说。

    或许是要办事,星星台球厅歇业了。

    我和超哥刚到门口,一个小弟就赶紧上前。

    “枫哥,快,里面请,宇哥和太子哥等你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来到了台球厅二楼。

    刚来到二楼,一股刺鼻的烟味就迎面扑来。偌大的台球厅,灯火通明,桌灯全部打开,几十个混子聚集在那里,抽着烟没有人说话,气氛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“枫哥,宇哥和太子哥在南边的座位那里。”小弟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穿过人群,赶紧走了过去,看到眼前的情景时,微微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太子坐在左边,身后站着两个面容冷峻的成年人,穿着黑的西装,留着薄薄的短发。双臂背在身后,站姿庄严肃穆。

    我刚刚走进,那两人的视线就朝着我扫来,眼神凌厉,两双眼几乎钉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心里微微有些发毛,这两个人的气势很强,跟雪姨的保镖差不多,这应该是太子家里派来的人。我听太监说了,太子这次动用了家里的关系。

    张宇坐在右边,一副放松的样子,似乎刚刚度假回来,根本就不像被人追杀死里逃生的模样。只不过那眼神,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在他们两个人面前,跪着一个长头发的混子,双手双脚都被捆住了,浑身都是血。他身边散落着不少的台球,还有断裂的台球杆,好像被打了。

    “小枫,来了啊,坐。”张宇对我挥了挥手,太子也是冲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坐在了表哥的右边,那两个黑衣大汉给人的压迫力太强了,我离他们远一些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前方那个长头发的混子跪在地上,现场一片狼藉,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,气氛凝重的几乎要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太子手里把玩着一个黑8头台球,盯着眼前的长发混子说道:“孙锋峰,你没跟我的时候,连吃饭的钱都不够!他妈的在职高整天饿肚子!是老子请你吃了一顿烤猪肉,给了你五百块,让你舒舒服服的过了一个月!你当时信誓旦旦说跟我混,上刀山下火海,把命交给我!我x你妈,你现在吃里扒外,跟狗眼那帮人一起坑宇哥,坑兄弟,带着二百弟兄去送死!背信弃义!狼心狗肺!”

    太子语气愤怒,俊美的脸庞微微扭曲,猛然抬手,手里的黑8台球已是朝着那长发混子的脑袋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实心的台球跟一块石头似得,这一下砸过去疼痛可想而知。长发混子竟是死死的忍住没有发出声,痛的在地上打了一下滚,不过马上就咬牙,重新跪好。

    我微微眯了眯眼,这应该就是那个内鬼。

    “今天,我当着兄弟们的面,让你知道知道出卖大哥、背信弃义的下场!”太子冷哼了一声,然后对身后的黑衣大汉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黑衣大汉走上前去,从腰间摸出一把快刀,抓住了长发混子的一只手,死死的按在了台球桌上,然后举起手里的快刀,就要一斩而下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张宇忽然站起来,出声阻止。

    黑衣大汉停下了动作,望向了太子,太子摆摆手,他才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太子,算了,小峰……”张宇叹了一口气,眼中有着痛苦之划过,说道:“孙锋峰出卖我们,因为眼镜文拿他正在上小学的弟弟威胁。他为亲情背弃兄弟情,我们也挑不出什么理,但是兄弟做不成了,放他走。从今以后,恩断义绝。”

    被打的那么惨的一直没出声的长发混子,此时忽然抬起头,露出一张布满鲜血的脸庞,眼泪混合着血水,一声大吼:“宇哥……太子哥!”

    那眼神让我心酸,内疚、不舍、眷恋……

    “给他松了绑,走。”张宇挥了挥手,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两个一脸愤怒的小弟走上前来,解了他身上的绳,直接抬起来,从二楼的楼梯口扔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太子的手机响了,他接听后只是嗯了一声就挂断了。

    太子站起身,望着张宇说道:“宇哥,那十个砍你的社团分子,已经押回来了。”...“”,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