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章 太子的背景

    张宇点点头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职高其余人的反应有些大,纷纷怒骂起来,甚至有人摸出了刀,看那架势,只要那十个人一来,就要砍上去。

    “都安静。”张宇挥了挥手,吵闹的大厅顿时安静下来,“孙锋峰的事情已经完了,接下来的事情交给太子,你们都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宇哥。”众人虽然有些不甘愿,却仍是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才还热闹的大厅,现在变得空荡起来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接下来就是处理张宇被砍的事情,牵扯到社会上的势力,那十个纹身大汉都是社团分子,这些学校的混混显然不适合再参与了。

    我坐在这里,也不知道合不合适,不过宇哥和太子都没说话,我也只好静静的坐着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十四个人走了进来,全都是成年人。为首的两个是黑衣大汉,中间是十个纹身的成年人,双手都被捆在了背后,这些人身上都带伤,混合着血水,模样比较凄惨,最后面跟着两个黑衣壮汉。

    太子身后的两个人上前,把台球桌挪开,腾出了一大片空地。十个社团分子,一字排开,站在了中间。他们的眼神,似乎颇为的桀骜。

    旁边的一个黑衣人上前,对着太子躬身道:“少馆主,人都押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听到黑衣人对太子的这个称呼,我的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。我知道太子有很深的社团背景,但是没想到这么深。

    提起这个称呼,就要牵扯到洪门了。

    不说现在,当初洪门中人救国救难,有大无畏精神,同时也有江湖上的侠义精神。我们松源的地下势力,对洪门比较憧憬,划分等级也是按照洪门的那一套。

    一个社团的龙头老大,叫做坐馆,俗称老顶。

    太子是少馆主,那他爹就是坐馆!

    我微微转头望了太子一眼,原来这就是他的背景,怪不得社会上的人不敢动他。就是不知道,他背后那个社团的实力有多强,不过想想应该不弱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太子望着面前的十个纹身男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呸,**臭未干的臭小子!不就是有些背景吗,今天把老子抓来,老子认栽!但是我大佬会过来救我的,到时候收你尸!”一个纹身男骂道。

    其余人也是一脸不屑的表情,都是望着太子冷笑。

    旁边的黑衣大汉正要发作,却被太子挥手止住。

    “给我枪。”他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身后的黑衣人从腰间拔出抢,递到了太子手中。

    我望着那黑黝黝的枪,心里咯噔一下,这是真枪!

    太子打开了保险,对准那个纹身男的膝盖,抬手就是一枪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纹身男的膝盖被打穿,鲜血顿时流了出来,嘴里发出惨叫,痛的眼珠子几乎都要凸出来了,一下子跪倒在地。他的同伙,全都面大变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一幕,我心中震撼到了极点,这电影上经常看到的情节,居然活生生的发生在眼前。

    我朝着张宇望了一眼,他的表情也有些不太自然,微微皱着眉。

    太子倒是一脸平静,显然没少玩枪。

    “跪。”太子嘴里淡淡的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刚才还桀骜不驯一脸不屑的九个纹身男,全都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望着一脸平淡的太子,内心升起了寒气,他上来就动了枪,显然很生气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黑衣壮汉上前,揪着那个纹身男的衣领,甩手就是两巴掌,冷冷道:“对我们少馆主出言不逊,掌嘴!”

    噼里啪啦!

    黑衣壮汉连搧了五六巴掌,纹身男嘴里都冒出了血沫子,再加上膝盖上的枪伤,直接痛的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究竟是什么来头?”一个纹身男声音有些颤抖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新鸿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两个字,九个纹身男全都是目瞪口呆,接着身体就剧烈的颤抖起来,几乎要瘫倒在了地上。他们的眼中流露出浓浓的畏惧,显然,新鸿这个名头很吓人。

    对于松源市的社团势力,我一点都不了解,新鸿这个名字还是第一次听。不过看那些纹身男的畏惧模样,新鸿势力应该很大。

    被新鸿的名头吓到后,太子问什么,那些人就回答什么。他们的来历也问出来了,是来自一个叫做福联的社团。

    至于要杀张宇的原因,这些人也不知道,是他们的大佬宋豪下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把他们的腿打断,给福联送过去,告诉他们,这件事不算完。敢动我老大,我让人收宋豪的尸!”太子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四个黑衣人领命,把这十个福联的人给带了下去。

    等他们一走,张宇拍了拍太子的肩膀,说道:“这件事算了,你这么一闹,福联的人以后不敢动我了。我知道,你们新鸿和福联论起根源来,同属一家,都是洪门的分支,你为我这个外人闹翻天,不但福联的人不满,新鸿的人也会戳你脊梁骨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老大,怎么能算是外人?我不弄死宋豪,这件事不罢休。”太子笑道。

    张宇摇头:“我跟福联无冤无仇,宋豪派人杀我,肯定有人买通了他。宋豪并不是罪魁祸首,你就算弄死他也无济于事。那个背后想对付我的人,可以再买通张豪李豪杀我。”

    太子想了想,点头道:“宇哥说的不错,目前最重要的就是通过宋豪,查出究竟是谁要对付你!然后我带着新鸿的人,把他们灭掉!在这松源市,还没有新鸿灭不掉的社团!”

    “太子哥,别冲动了。”张宇挠挠头,一脸无奈的说道:“你是你,新鸿是新鸿,现在你还动用不了新鸿的势力。因为你还没有继承你父亲的产业,新鸿听龙头老大的,并不会听你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我就回家继承老头子的家业。”太子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听他们两个人的对话,我倒也听出了一些门道。太子是新鸿的少馆主不假,但是还没有融入进去,没有掌握家族的势力。

    福联也是一个社团,新鸿要想对它出手,只有两个原因,第一个是利益冲突,第二个就是龙头老大的命令。显然,现在的太子并不能动用新鸿的势力对福联发难!

    这时候,太子身后的黑衣人接了个电话,嗯了一声把手机递上前去,小声的说道:“少馆主,是福联的坐馆黑豹,让你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太子点点头,接过了手机,说道:“喂,豹叔啊,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“嗣儿啊,好久没见你了,豹叔很是想念你啊。唉……现在年纪大了,老是想起以前的事情,想起以前洪门大堂会的时候,你还是个小娃娃,生得白白胖胖,豹叔抱着你喜欢的不得了,你却尿了我一身啊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听筒里传来一道爽朗响亮的声音,我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太子忽然把手机拿到一边,扭头撇嘴小声的说道:“这老不死的跟我打感情牌呢。”

    说罢,太子重新拿回手机笑道:“是啊豹叔,老头子经常跟我讲起以前的事情,没少提到豹叔,那时候几个叔伯中,就数豹叔对我最亲了。”

    福联的坐馆扯了一大堆,最后才扯到正题,说道:“嗣儿,听说你大发雷霆,抓了我的人,到底是怎么回事,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误会,你手下的宋豪让人砍了我大哥,我已经放出话来,新鸿收宋豪的尸。豹叔不是我不给你这个长辈面子啊,而是宋豪太过分!无冤无仇砍我大哥,这口气我能咽?”

    说完,太子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福联的坐馆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,亲自给你打这个电话,你怎么着也得给他这个面子。而且你还先挂断电话,没礼貌啊。”张宇望着太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他妈的,我叔叔伯伯好几百,大哥就一个。”太子嘴角一挑,不屑的说道:“福联夕阳社团,实力不行了,新鸿一个堂口就能灭他满门。他求我,该!”

    张宇一副无语的表情,说道:“这个电话应该是宋豪求黑豹打得,马上宋豪的电话估计该打来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没过多久,宋豪的电话就打来了。

    “少馆主,我事先不知道张宇是你大哥,犯了天威。我在帝客大酒店订了帝王桌,摆下和头酒,请少馆主赏脸!”宋豪在电话里说道。

    “赏你妈的脸,还腆着脸摆下和头酒!老子告诉你,你就是摆下谢罪酒,我也不会去!”太子对着手机吼道。...“”,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