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章 空无一人

    “那是个圈套啊,几十个小弟根本就不是来拜大哥的,那全都是老狗的人。门神哥他们刚过去,还没有说话,那些人就抽出了刀,把门神哥地主哥全都砍了,现在送进了医院。”小弟带着哭腔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

    我双眼瞪起,老狗这个混蛋,真他妈的阴。大混战以来,一直都有小弟拜过来,不只是我们,其他学校的大佬也天天收人。刚才门神他们说去收小弟,谁都没有在意,就跟吃饭一样稀松平常。谁知道,竟是老狗他们的人。

    “枫哥啊,那些人临走前还放了话,说……说……”小弟吞吞吐吐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你尽管说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,凡是跟枫哥混的,全都是这下场!”小弟说。

    “我x他老母!”

    邝鹏鹏在一旁听得一清二楚,一脚踢在台球厅上,大骂道:“枫哥,抄家伙,血洗老狗!”

    李博也是一脸怒气:“我这就打电话召集人手,干他娘的!”

    “报仇重要还是兄弟重要?”我强忍住怒火,扫了他俩一眼,说:“先去医院看看地主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们和超哥四个走出台球厅,站在路边拦车,衣服都被淋湿了,雨越下越大。明明是中午,却昏暗的像是傍晚一般。

    我的心,犹如漫天的雨水一般狂暴了起来,我对地主强子有特别的感情。一开始他们帮我管事,干沉了马阳。之后就跟了我,一直以来都够忠心,丝毫没有因为我是新人而看不起我。没有他们撑我,我根本走不到今天。门神和寸爆,不打不相识,一开始是敌人,跟了我以后,一心把我当大哥,没有任何芥蒂!

    现在,他们四个全都被砍了,这笔账我当然要从老狗身上讨回来。

    “鹏哥,博哥,召集人手,从你们小弟中挑出五六个最能打的,等马上探了伤,跟我一起去新风茶楼斩老狗!这次废了他!”我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枫哥,就等你这句话了。”邝鹏鹏咬着牙,一头红发狂甩了一下,把滴落在脸上的雨水甩掉,掏出手机打电话。

    李博也是同样的动作。

    一旁的超哥张了张嘴,想要说什么却没说出来。我知道我这么做有些不妥,可是我更知道,我不这么做睡觉都不踏实!兄弟被斩,我做大哥的当缩头乌龟,晚上睡觉要失眠的!

    今天瓢泼大雨,行人稀少,正是斩人的好时候!

    打完电话后,博哥问我:“要不要跟宇哥和太子哥联系一下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宇哥跟眼镜文对峙,太子跟陆武对峙,气氛也很紧张,说不定就要打起来,别惊动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大的雨,出租车几乎见不到影,我们在路边等了五分钟都没等到一辆,我说:“走,先去小卖部,把我唐刀取来。”

    我们四个人冲进了漫天大雨中,小卖部那边靠着学校,紧挨东大街,来往的车比较多。而且唐刀够犀利,带着它比较好。

    取了唐刀后,我们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,朝着医院赶去。

    赶到第一人民医院时,病房门口已经乱成一团,四五十混混围在那里,乱糟糟的一片,一群人看到我,都闭上了嘴巴,几个胆子大的打招呼道:

    “枫哥!”

    “枫哥!”

    我理都未理他们,从他们让出的路走进去,这时一个端着药水盘的小护士从附近病房出来,拦在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我还没说话,她就惊呼道:“怎么又是你?”

    我朝着她望了一眼,有些面熟,随后想起来了,之前张宇住院,我来探伤碰到的那个甜美小护士,就是眼前这个。

    “你是他们的老大,这里是医院,你让他们都出去,别抽烟,乱糟糟的一片影响别的病人休息。”小护士微微红着脸,望着我的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又来了!

    我心情很烦躁,直接把她扒拉到一边,朝着病房走去,小护士惊呼一声,手里的药水盘都差点落地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就听到门神的声音响起:

    “现在还等枫哥干什么!咱们带人直接杀到二高,老狗那边有场子,一家一家的找,找到他就砍死他!x他妈,不砍了他我怎么咽的下这口气!寸爆重伤,流的血比雨水还多啊!”

    地主却说道:“等枫哥过来!现在冒然去报仇,更容易出事,二高那边是老狗的地盘,或许我们还没找到他,就被人围殴了!”

    我推开门,宽敞的病房里,门神地主强子他们都在,强子躺在床上,门神和地主都是站着,胳膊上缠着绷带,看起来受伤不重。看到我出现,门神咬了咬牙,想朝我说什么,最后用力一拳打在墙壁上!

    地主看向我,说道:“寸爆中了七八刀,都是大伤口,送去医院时,医生说晚一点就……他现在在重症病房,已经脱离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我目光一寒,怪不得蒋门神这么生气,他们下手真狠啊!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事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跟门神哥都是轻伤,胳膊上划拉开一道口子,包扎一下就行了。只不过强子,估计要在病床上躺几天。”地主说道。

    我内心冷笑,老狗这家伙挺聪明的,知道门神地主家里有钱,对他们两个没怎么下手,强子和寸爆却是遭了殃。如果地主重伤躺在床上,他爹发飙的话,老狗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看来,老狗对我们的底摸得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枫哥,等你一句话!”一直没说话的门神忽然开口,目光灼灼的望着我。

    我知道,如果这时候我说一句别冲动这件事从长计议,门神会对我失望,甚至会离心。本来,我也没有打算龟缩。

    “下午三点,新丰茶楼斩老狗,这次废了他!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枫哥不愧是枫哥!我蒋才勋没跟错大哥!”蒋门神牙齿咬的咯吱响,额头上的青筋都凸出来了。

    显然,寸爆受了这么重的伤,让他怒火冲天,彻底暴走。

    我瞥了一眼他胳膊上的伤,也不说什么了,肯定劝不住,他绝对会亲自去。我望向地主,还没说话,地主就开口道:“枫哥,这次我也去,胳膊上的伤没啥事,就是一条伤口。强子流了多少血,我就让老狗流多少!”

    “把你们手下机灵的,最能打的,找出来三四个,一人一把刀。注意保密,消息别泄露了让出去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门神和地主点点头,立刻开始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我趴在超哥耳边说了几句话,让他帮我办两件事。

    一点五十的时候,要去的人已经确定了,我,超哥,门神,地主,邝鹏鹏,李博,还有十一个精挑细选的兄弟。

    门神找来一辆宽敞的依维柯,一切都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记住,动作一定要快,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。如果被围住,我们谁也走不掉。”临行前,我一遍又一遍的叮嘱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我低头看了看手机,正好两点五十。

    “出发!”

    我们十几个人钻进依维柯,开车的小弟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雨越下越大,街上除了不时经过的车辆,几乎看不到行人。黑雨刷一次又一次刷着车窗上的雨水,透过车窗望去,视线都是微微模糊。

    新风茶楼在二高附近的滨海路,我们很快就赶到了,大多数店面都上了锁关门,只有几家网和台球厅还在开着门。

    来到新风茶楼门口,车子都没停,我们直接拉开车门跳了下去,门神一马当先,一脚把茶楼的玻璃门踹开,十几个人如狼似虎的的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茶楼老板正站在柜台,还没有反应过来,门神冲上前,俯身拽住老板的衣领,直接拉了过来,把他的头摁在了柜台上,下一刻,寒光闪闪的刀已是架在了老板的脖颈上。

    “老狗和小宝在哪个包间,我不想听废话。”门神杀气腾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……在二楼的三号包房。”老板瑟瑟发抖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冲上去!”

    我一把抽出腰间的唐刀,率先朝着楼梯冲去,十几个人全都握着刀,跟我往上冲。

    来到二楼三号包房,门神一脚把门踹开,望见里面的情景时,我们所有人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里面空空的!

    空无一人!...“”,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