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 马文超出手!

    我向前冲,并不怎么怕。别说是学生,就算那些社团分子,也不敢拿着刀往要害上砍。

    我穿着防刀服,危险降低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呕……”

    刚冲了一步,我背上一沉,差点一头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防刀服虽然挡住了锋利的刀刃,却挡不住那力道,刚才五六个人一起劈斩下来的大力,还是让我受了伤,后背一阵阵闷痛。

    又是几把寒光闪闪的长刀砍来,门神地主他们已是横刀挡住。

    “枫哥,没事,我刚才明明看到你中了五六刀,怎么没流血?”邝鹏鹏扶着我,一脸惊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解释了,冲下去,楼道狭窄,不要让他们冲上来!”我大喊,在楼梯内他们一次只能冲上来几个人,其他人都堵在后面。如果让他们冲到二楼走廊,下面黑压压的人一拥而上,我们十几人都要完。

    “老狗!滚出来!”

    蒋门神爆吼一声,一下子劈翻一个混混,那名混子惨叫一声,整个人都垮了下去!他的刀很犀利,是当初太子找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,蒋门神也是痛哼一声,胳膊上的伤口裂开,流出了殷红的血液。

    四金刚指着我们大喊一声:“三哥,他们手里的刀犀利啊,让我上。”

    三金刚摇摇头,喊道:“兄弟们给我向上冲,冲到走廊里围着他们砍,三个打一个,如果不行,那就五个打一个。”

    楼梯内黑压压的人,顿时挥舞着手里的家伙,不要命的向上冲来。

    我们毕竟人少,这么多人一起往上冲,有些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闪开,你们这样打他们怎么会怕!”

    邝鹏鹏砍翻了一个人,一步上前,提刀从我身侧冲上!面对成片的刀光不闪不避,举刀如同虎入羊群,其中一名混子一下子砍在他的左肩,他不怒反笑,伸手抓住还没撤回嵌在左肩的刀身,另一只手提着家伙狠狠的砍向了那名混子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用力点!砍人都砍不死!废物啊!”

    邝鹏鹏一头红发狂舞,冲着那个已经被吓傻的混子大喊了一声,一脚将他踢开,然后将那柄刀从肩头拔下,对鲜血迸流的伤口视如不见,脸上挂着残忍的表情,面庞狰狞的喊道:“来来来,我看哪个够胆同我换命!”

    我无语的摇摇头,邝鹏鹏这家伙胆子是真大,简直不要命,跟人对砍连躲都不躲。不过,也确实有效果,那些混子被他的癫狂气势吓到了,不少人眼中都是流露出畏惧。

    不过,不能再耽搁了,我们这边不少人都挂了彩,体力会急剧流失,再过个十多分钟,估计连刀都握不住。

    “杀下去!”我带着人再次往下冲。

    混战了两分多钟,我们十几个人还是没有挡住,被他们冲了上来。老狗的一个太保加入了进来,外号狂人勇,在十三太保中排行第七,猛的不像话,一个人打翻了我们这边三个小弟。

    我仗着防刀服和手里的唐刀,砍翻了五六个人,不过也受了伤,双臂有着三四道伤口。这种场面,一边流血,一边跟人对砍,体力流失的太快了,现在我感觉浑身发麻,几乎连刀柄都握不住。

    而且,胳膊上的伤口也是大麻烦,稍微动一下都是钻心的痛。

    场中能站着的,我们这边只有五六个人了,情况岌岌可危,其他人都被放倒了。大片的人把我们包围,估计要不了两分钟,所有人都要倒下。

    我从兜里掏出大把的巧克力,吞了下去,还有一片白的药丸。

    巧克力是恢复体力的,药丸是止痛药。

    之前我让超哥帮我做的第二件事,就是买巧克力和药丸。

    如果新风茶楼是个局,这些东西就能派上用场,之前我不是没想到,但是我还是得来。寸爆被斩那么惨,我不来的话自己不会答应自己,兄弟们也不会答应。刚才在医院,如果我说半个不字,估计蒋门神会怨气冲天,肯定自己带着人来二高斩老狗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可能老狗跟小宝真在这里碰头,但是当我看到包厢里空无一人的时候,知道这一切都是套。

    三金刚真是厉害,阴谋加阳谋玩的炉火纯青。消息是李博的表哥传来的,三金刚不是买通了他表哥,就是他表哥被那两个闲聊的混子给骗了,从而让我们得到老狗在新风茶楼的消息,引诱我们前去埋伏。

    这是一手阴谋,他为了让我们钻进套,又玩了一手阳谋。那就是让人砍了门神地主,强子寸爆,而且还把寸爆伤的那么重。

    就算我看出新风茶楼是个套,也要往里面钻!我不钻兄弟就会寒心,就会离心离德!

    事到如今,只能拼到底了。反正他们不敢杀了我,住院就住院,不寒了兄弟的心就好。

    只是最后的大决战,该怎么办?

    我无法指望超哥,一边是我,一边是他昔日的拜把子兄弟,他也难办。

    巧克力是高能量的食物,我体力恢复了不少,再加上那边止痛药,我犹如恶狼一般的扑上去,一刀劈翻了一个混混。

    “王枫,今天废了你!”太保之一的狂人勇大吼一声,朝着我扑来。

    “来啊!”

    我脸庞狰狞的吼了一声,然后抡起家伙朝着对面的狂人勇扑去!狂人勇手拿着家伙,一下子挡住,然后猛地出脚,一下子踢中了我的小腹。

    这家伙的力气很大,虎背熊腰,胳膊上隆起了块块肌肉,一脚把我踢飞。我重重的撞在了楼梯口,兴许是止痛药的缘故,我感觉不到多么的疼痛,只有麻木。

    我快速起身,再一次朝着狂人勇扑去。

    “不怕痛?”

    狂人勇微微一愣,手里的家伙抡圆了,狠狠的跟我对撞了一记,两刀相交间都撞出了火花。

    他这一刀的力道太大了,我感觉双手被巨石砸中了一般,狭长的长刀脱手飞出,双手麻木到了极点,感觉不是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巧克力恢复的那一些体力,消失一空,我身子软倒在地上,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一高的老大,王枫,送狗哥去医院,今天我就留下你一只手,替狗哥报仇!”狂人勇大喝一声,忽然举到朝着我的右手砍来,看那架势是真的要断我一只手。

    我凄凉一笑,大哥看着威风,其实也不好当。望着那不断放大的刀身,不知为何,我心里也没有多少恐惧,只是有些疑惑,怎么一直都没见老狗?

    眼看着,那锋利的开山刀,就要斩在了我的手上,我想要闭上眼,却感觉眼皮十分的沉重,连闭眼都十分艰难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凛冽的寒光从三楼飞下,一下击中了狂人勇手里的开山刀,直接撞开了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狂人勇一刀落空,劈在了地板砖上。

    雁翎刀!

    马文超出手!

    “超哥——”

    我艰难的抬起头,望向那个瘦弱的身影,心中五味杂陈,他这一出手,将意味着很多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马文超对我笑了笑,然后右手一拍栏杆,直接从三楼的阶梯上飞身跳下,弯腰捡起雁翎刀。

    忽然跳出来来一个人,狂人勇先是吃了一惊,看到是一个瘦弱矮小的少年时,立刻大吼了一声:“滚!”

    “滚你姥姥。”马文超双脚猛一蹬地,直接飞身而起,一脚踹中了狂人勇的胸口。他的速度太快了,连刀都没用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狂人勇直接被踢飞,重重的撞在包厢的门上,把门都撞烂了。马文超的力气,大的惊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等他惊呼出声,两道更加震惊的声音从三金刚和四金刚的嘴里喊出:

    “老……老大?”

    马文超仿佛没有听到似得,瘦小的身子犹如灵猴一般窜了上来,雁翎刀挥舞间,五六个混子已是倒下。

    “住手,都住手!”三金刚大喊。

    混乱的场面,停止了下来。

    四金刚直接扒开人群跑了上来,望着马文超,激动无比,三金刚也是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老……老大!”两个人望着马文超,眼中充满着浓浓的惊喜。

    马文超看了他们一眼,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不是说离开了松源吗,怎么在这里出现了?你什么时候来的,我怎么没看到你?三金刚一连串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他的保镖。”马文超指了指我说道。

    三金刚的脸一变。

    “超哥,我们走!”我捡起地上的唐刀,大喊道。现在不能耽搁了,不少兄弟都受了伤,需要赶紧去包扎。既然马文超出了手,那就说明他做出了选择。

    “好!”马文超提刀护在我的身侧,其他人扶起地上的兄弟,朝着楼下走。一群混混顿时涌了上来,挥舞着手里的家伙,挡住了我们的去路。

    马文超站在最前面,举起了寒光四射的雁翎刀。

    “让开,都他妈的让开,让我老大走!”四金刚冲着楼梯口的混子喊。

    “四弟,闭嘴!”三金刚喊了一句,然后跑到马文超面前,说道:“老大,你要跟王枫一起走?”

    马文超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老大,我不能放王枫走。就算放了他,也要等到大混战结束之后。”三金刚望了马文超一眼,说道:“如果我不放他走,老大你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杀出一条血路!”马文超握着刀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我挡在前面呢?”三金刚问道。

    马文超沉默了,没有说话,却扬了扬手里的刀。

    三金刚眼中划过一抹痛苦,说道:“今天你砍我一刀,我就放你们走!”...“”,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