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勾手指

    马文超说道:“老三,我知道你是一个有原则的人,各为其主,你该怎么做怎么做。我砍你手会抖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!”三金刚咬着牙喊道。

    “三哥,你干什么?赶紧放老大走,马上咱们找老大喝酒。”身材高大的四金刚摸了摸脑袋,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三金刚跺跺脚,俊美的脸庞微微蠕动了起来,好像处在剧烈的挣扎之中。他的左手扣在下巴上,五指散开,十分用力,似乎要抠出一块肉来。

    我知道,这个时候他很难抉择,自然不能放我们走的,他是老狗的人。就算他有心放,周围几十上百双眼睛看着呢,那都是老狗的小弟,他只要敢放人,消息立刻会传到老狗的耳中,三金刚吃不了兜着走。如果不放的话,又会跟马文超对上,兄弟相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看到三金刚放在下巴上的左手动了动,对我勾了勾小拇指。

    他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动作,没有人注意到,他背后的那些混混们更是看不到,但是我看到了。

    三金刚对我勾手指,难道……

    就算是我想多了,我也要试试。就在这个时候,我一咬牙俯身猛冲了出去,目标直取三金刚,同时抬起右手,冲到他身边的时候,举起了手中的唐刀。我受了伤,体力又透支,所以动作不算快,如果三金刚躲的话,一定可以躲开。但是他没有躲,好像是愣了一下神,然后,我手中的唐刀已是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全场震惊!

    “都不要动,再动一下,我抹了他脖子!”我恶狠狠的对所有人喊道。

    三金刚很老实,一动也不动,而且向我投来一个很特别的眼神,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,那是一种赞赏的眼神。

    看来,他对我勾手指,就是让我劫持他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家伙真是聪明的过分。这样一来既避免了兄弟相残,又能完美的向老狗交差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呢,三金刚被王枫劫持了,就算他把我们放走,老狗也挑不出一点理。到时候所有人都会夸赞王枫机智,其实是三金刚给我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,四金刚的脑袋明显不好使,看到我劫持了他三哥,面目顿时变得极其狰狞,再配合上他的大光头,这副样子能吓哭七八岁的小屁孩。

    “x,敢动我三哥,砍死你!”四金刚举起手里的蒙古弯刀,狠狠的朝着我的肩膀砍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雁翎刀挡住了弯刀,大金刚马文超挡住了四金刚大光头。

    我看到,四金刚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,喊道:“老大,他劫持了三哥,我要救三哥,你干嘛拦我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是个大光头!”马文超狠狠的瞪了四金刚一眼。

    “让开,都他妈的给老子让开,否则我弄死你们老大!”我用刀逼着三金刚,冲着前方黑压压的混混们大吼。

    最前面的几个人犹犹豫豫,不敢上前,却又不甘心退开。他们都明白,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敌方的高层全都在这里,如果把他们干沉,一高就败了!可是,他们的老大被劫持了!

    三金刚,二高的代理老大!

    “让不让?”我眼神如恶狼,手中刀前递,三金刚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红线。

    “草,想亲眼看着老子死,赶紧让开啦!”三金刚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二高的混混们,立刻往后退,让开一条路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我走在最前面,带着兄弟们快速的朝吓走。

    走到楼下的时候,看到整个大厅也是挤满了混子,看这数量,足足有二百多人。如果三金刚不给机会,我们肯定要完蛋。

    我劫持着三金刚,所过之处,人人避让。从大厅到门口,这几十米的路我感觉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,后背都被冷汗浸湿了。还好,二高的混混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我倒退到门口,李博很有眼,立刻朝前跑了一步拉开了玻璃门。

    “李博,看到锁门的铁链没有,拿着它,我们出了门,你把玻璃门用铁链锁死,给咱们争取几秒上车的时间就行。”我告诉他。

    李博点头,弯腰捡起铁链,等我们走出去,将玻璃门的两个把手死死的锁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我们一行十几人,走进了漫天大雨中,来到了车边。玻璃门被锁死了,二高的混混们一时没有跟出来。就算把门砸烂,那时候我们也已经开着车跑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,你对我勾手指的动作是认真的吗?”即将上车前,我趴在三金刚的耳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现在你们安全了,赶紧放了我。”三金刚一脸气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,这家伙入戏太深。

    “枫哥,快上来!”

    等兄弟们都上了车,我放开三金刚,钻进了依维柯里,对他说了声谢谢。然后,车子便像一头白的怒兽般冲了出去,溅起了漫天水花!

    我看到,三金刚站在漫天大雨中,望着我们的车屁股,久久不愿移开视线。马文超扭身,双手扒住车窗,望着窗外的三金刚,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他是正坐的,头朝后望,身子扭动的幅度有点大。

    我一惊:“超哥你好膨胀,腰扭得有九十度啊!”

    马文超顿时回过神来,顿时一脸很疼的表情,捂着腰喊道:“哎呦喂,老子的这个腰哦。”

    我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我们没有去医院,而是来到了一家小诊所裹伤。都是一些外伤,流的血虽然多,却不怎么严重。我们十几个人浑身是血的去医院的话,容易引起注意。

    包扎了伤口后,我们在附近开了几间房休息。我躺在床上,身上没有一点力气,而且疼痛难忍。除了那些伤口,身体到处都在疼。

    “枫哥,这次是我害了大家!”李博站在我们面前,红着双眼说道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为何自责,老狗和小宝在新丰酒楼碰面的消息,就是他带来的,问题就出在他老表身上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吃了亏,也没必要再问了,不过为了给兄弟们一个交待,我还是问道:“李博,有没有可能是你老表骗了你?”

    “没可能,我老表跟我关系极好,还是亲戚,他绝不会骗我!”李博毫不迟疑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道:“那就是你老表被骗了,去他小卖部闲聊的那两个混子,是三金刚安排的人。”

    看到兄弟们全都疑惑的望着我,我说道:“新丰茶楼是三金刚布的局,为了让我们跳进去,他施展了两种手段,第一种是阴谋,就是散布假消息,让李博的老表通知李博,引诱我们前去。第二个手段是阳谋,砍伤寸爆强子,他料定我一定会去给兄弟出头……”

    经过我一番解释,他们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邝鹏鹏却是一脸疑惑的问道:“三金刚怎么知道李博和他老表的关系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,或许是李博去中专找他老表,被二高的人发现了。也或许是李博在大街上看到他老表叫了一声,被三金刚听到了。这不是关键,关键的是,三金刚这个人很可怕。今天要不是超哥,我们铁定栽在他手上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点头,三金刚果然名不虚传!

    此时,超哥惬意的躺在床上,盯着电视里的大胸妹,正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望着他,我心里尽是疑惑,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大金刚为何不愿意面见他昔日的兄弟?

    马文超跟在我身边好几天了,三金刚四金刚怎么没有发现?

    “对了,为什么一直没有见到老狗?”地主忽然问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这时,我的手机忽然响了,我拿来看了一眼,目光顿时一紧,居然是老狗打来的!...“”,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