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救大嫂!

    新丰茶楼一直都没有见到老狗的踪影,现在他打来电话,我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枫哥,谁啊?”胳膊上缠着厚厚绷带的地主,指了指手机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狗!”我说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弟兄们全都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我眯了眯眼睛,然后按了接听键把免提打开,老狗低沉的声音传来:“枫哥,昨天我刚出院,比较忙,就没打电话问候你。今天在新丰茶楼摆了一桌请你喝茶,谁知道枫哥不给面子啊,不但砍伤了我兄弟,更是劫持了三金刚。枫哥你这么不识抬举,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我还没说话,一旁的门神就忍不住骂开了:“老狗,我x你妈!寸爆这笔账,我要从你身上讨回来!”

    “唉,枫哥,你手下的小弟不怎么文明啊,出口伤人,像个高中生吗?”老狗的声音带着一丝嘲讽和戏谑。

    我有些讶然,他们在新丰茶楼精心设的局失败了,老狗不是应该暴跳如雷么,怎么感觉他这么淡定,还有心思调侃,似乎心情很不错?

    “老狗,别扯些没用的,打电话什么事,赶紧说,没有时间陪你闲聊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枫哥,这么着急干嘛?听说你们十几人都受了伤,要紧不,要不我带着人买些水果看看你们?听说寸爆进了重症监护室,人民医院的主治医师我认识,要不要我过去帮你们扯扯关系?要知道,这年头在医院没人的话,医药费都能坑死你啊!”老狗喋喋不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拜拜!”

    我说了两个字,就要挂电话的时候,老狗忽然说道:“田静!”

    我手上的动作顿时一停,霍然起身,朝着门外走去:“老狗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田静在我手里!”老狗的声音带着一丝得意。

    我走到了门口,身体一晃差点摔倒,左手扶住了门把手,却牵动了伤口,火辣辣的疼痛感传来,我咬牙忍住。

    “枫哥,老狗绑了田静?”地主和门神的脸也是大变,立刻站起身,出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田静是谁?”邝鹏鹏和李博问道。

    “枫哥的女朋友,我们的大嫂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我走出房间,把门关上,关掉免提,咬着牙说道:“老狗,你这是找死,你绑了田静是绑架,是犯罪!我只要报警,你就完了!”

    我说的是实话,我跟老狗打得死去活来,只要不闹出人命就没事,因为我们两边人都不会声张。就像社团火拼,两边人绝不会惊动警察,因为底子都不干净。

    但是田静不一样,她是局外人!田静她妈打个报警电话,老狗就完了。

    老狗对我的话毫不在意,笑着说道:“王枫,你以为我会那么傻,绑架这种事情我才不会去做呢。我只是找了一个女同学,她的名字叫做周惠。以前在二高,周惠跟田静是好朋友。我告诉周惠,让她把田静约到橄榄树喝咖啡。现在两个女生正在喝咖啡呢,你报警,喝咖啡也算是绑架的话,那就判我无期徒刑。当然,在橄榄树我的小弟好多的哦,田静一举一动都要被我控制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老狗大笑了几声,然后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

    我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,手臂上的伤口都裂开了,却没感觉到疼痛。

    老狗这个王八蛋!

    他这一招太阴险了,让田静的同学把田静约到咖啡厅,然后他再派人过去,掌握田静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我立刻拨了田静的电话,可是却提示关机。

    我又给田母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枫,你找静静啊,刚才她的同学来了,说好久没见了,非要请她去喝咖啡聊天。唉,下这么大的雨,出去干嘛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心几乎沉到了谷底,老狗这件事做的滴水不漏,肯定是精心谋划过的。如果我现在报警的话,警察就算赶过去,看到两个小姑娘在喝咖啡,他们会认为报假警。

    如果我能联系上田静,告诉她跟警察一起走,那也可以,但是老狗显然想到了这一点,田静的手机关机,我联系不上她。

    估计田静现在都不知道,她被老狗的人控制了。

    唯一的办法,那就是我带人赶到橄榄树,把田静救出来。

    正当我准备打电话的时候,老狗的电话又打来了:“王枫,我告诉你,别想着动心思把田静救出来。你如果这么做,我高一的小弟里面有个14岁的少年,未成年啊。橄榄树有包厢哦,我让他把田静拉到包房里,干什么你懂得,嘿嘿……当然田静是我的菜,我不会轻易让那小子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彻底沉了下去!

    老狗说:“西郊烂尾楼附近有一块大空地,你带着你的兄弟赶紧来。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,那是一个陷阱,你带多少人来,我就吃掉多少人!这次大混战,老子要做新人王!你知道那些地下势力的奖励是什么吗,新人王直接拿出一条街给你啊,十几个场都是新人王的啊,哈哈哈……只要你听我的话,乖乖的过来,我绝对不会伤害田静。她跟一条街比着差太远了,有了钱,有了权,我还缺女人吗?电影里的女明星老子都能睡啊!”

    “老狗,你别伤害田静,西郊么,我去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老狗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

    我牙齿都快压碎了,一脚狠狠的踢向旁边的垃圾箱!老狗把我逼到了绝路!

    我脑海中浮现出田静的面庞,想到她可能的遭遇,我整个人都快瘫了。要想救她,只能按照老狗的话去做,我带着兄弟们前去西郊送死。老狗明明白白的告诉我那是个陷阱,来多少他就吃掉多少。

    我如果不去西郊,田静就要遭殃。

    一边是兄弟,一边是女人,我该怎么办?

    我双手插进头发里,几乎把头发都要揪掉了。冷静,冷静,我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。只有冷静,才可能想出办法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房间的门打开了,马文超,门神,地主,邝鹏鹏,李博全都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枫哥,你打电话我们都听见了。”地主咬着牙,双目血红:“老狗这个畜生,居然敢动大嫂!”

    “枫哥,我已经打了电话,小弟全都来了,马上去西郊救大嫂!”

    “我的小弟也全都赶来了!”邝鹏鹏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的一百零八个小弟,本来他们就聚集在一起等命令,一个电话全来了,五分钟就到。”李博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y哥,我通知了他,马上就来!”地主说道。

    “枫哥,上一次大决战没打起来,今天就在西郊跟老狗开怼。七百多小弟,马上就都来了,我们怕他个鸟!”门神恶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望着他们,一个个缠着绷带像个病号似得,我深吸了一口气,笑了笑:“干嘛啊,你们嫂子在橄榄树喝咖啡呢,让你们的小弟都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扔下他们直接朝着楼下跑去,不能再耽搁了,我要去救田静。

    老狗已经明说了,来多少干沉多少,带着他们是送死。我要救我的女人,但不会坑我的兄弟,我一个人去西郊!

    我打了两个电话,说了几分钟,来到了宾馆的一楼大厅。正要推开玻璃门走出去的时候,身后传来一阵呼喊声。

    “枫哥!”

    “枫哥!”

    门神地主他们全都跟下来了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们,加快脚步,一把拉开玻璃门走了出去。看到眼前的景象,我惊呆了。

    漫天大雨中,两边街道上站满了人,绵延成了两条黑线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把大街站满,漫天大雨,水泄不通,人头比雨水还要多!

    小小的街道上,聚集了数百人!全都是我的小弟!

    还有更多的人,浩浩荡荡的赶过来,黑压压的一片,哗哗的雨声都被他们的脚步声盖下。

    “枫哥!”

    那前方,黑压压的人群放声大喊,全部面向我弯腰。数百人一齐弯腰,置身在漫天大雨中,那场面壮观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邝鹏鹏冲了出去,满头的红发狂舞,手中拎着钢管,朝天一举大吼道:“救大嫂!”

    “救大嫂!”

    “救大嫂!”

    响亮如同雷鸣般的声音,在这天地间轰然的回荡起来,数百人一齐大喊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一张张被雨水打湿的脸庞,那股莫名的情感,重重的撞击在我的心头,这一刻,巨大的情绪冲击着胸膛,我的眼睛也是泛红了起来。...“”,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