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 霸王,来了!

    田静站在烂尾楼上,望着下方将近两千人斗殴的场景,吓得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然后,她又上前一步,惊慌的目光在人群中扫来扫来,站在那里大喊:

    “王枫!”

    她在找我!

    她知道我在这里!

    看到她那无助的模样,我的心瞬间刀绞一般的痛。滂沱的大雨,洒在我的脸上眼睛里,田静的身影在我的视线中变得模糊。

    “田静!”

    我大吼了一声,朝着烂尾楼疯狂的跑去。

    “老狗,我x你妈!放了我大嫂!”

    “老狗,老子弄死你!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邝鹏鹏他们的怒骂,提着刀不要命的朝着老狗扑去。

    “停停停,都他妈的不要动,烂尾楼连栏杆都没修建,一个不小心田静就会掉下去。”老狗大笑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都不要动,给我呆在原地!”我回头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二高的也不要打了,先看一场好戏!”老狗也是喊道。

    混战的人群全都住了手,两帮人重新对峙在一起,怒目而视,杀气冲天!

    我踩着雨水泥水,跑到烂尾楼下,田静终于看到了我,她的眼中涌出浓浓的惊喜。可是下一刻,她就是一脸的诧异和惊呆。

    此时的我拎着唐刀,浑身都是血,有自己的,也有敌人的,雨水哗啦啦的打在我的身上,脚下一片血红。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下,这是她第一次见我这副模样,她的眼神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不过,她望着我身上的血,还是一脸的心疼,那颤抖的声音让我心碎:“王枫,你怎么了,怎么在流血?”

    她哭了!

    “田静,等我,我去救你!”我大喊了一声,提着刀就要往楼上跑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老狗走了过来,“你要是再往前一步,我的两个小弟就会把田静从楼上推下来。虽然是二楼,推下来也会很痛,说不定要把腿摔断的。”

    我立刻站在了原地,抬头望去,那两个混子手已经按在了田静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田静拼命的挣扎,肩膀猛的一甩,身子趔趄差点从二楼掉下来,两个混子赶紧抓住了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大跳,赶紧喊道:“田静,你不要动,等着我去救你。”

    田静立刻安静了,不再挣扎,泪眼朦胧的点点头。她目不转睛的望着我,身体在颤抖,眼中充满心疼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担心,这不是我流的血。”我抬头,冲着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田静哭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老狗拍了几下手掌,笑容满面的走上前来:“哈哈,真是感人啊,流了那么多的血,挨了那么多刀,还安慰着别人。”

    老狗走到我面前,朝着我的胳膊抓去,我往后一闪。

    “枫哥,看清形势好吗,你不要反抗,田静在二楼呢,我手下的人一不小心把她推下去怎么办?”老狗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咬了咬牙,望着他的目光几乎能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老狗哈哈大笑,甩了甩头,将脸上的雨水甩开,然后又抓住了我的手臂,解上面的绷带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很粗暴,简直就是在撕扯那些绷带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绷带擦着翻露的伤口,让我忍不住疼痛嘶声。几条刀伤全都裂开了,伤口如同小孩子的嘴巴,翻着红白的血肉,往外渗血,一股股血腥气迎面扑来,被大雨冲散。

    豆大的雨滴砸在上面,钻心的痛,彻骨的寒冷,我的身体都忍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“田静!”老狗拉着我的手臂,忽然抬头,大喊道:“我知道你最讨厌混子,现在你看看,王枫就是混子!拿刀砍人啊!看到他手里的刀没有,好犀利的,砍翻了我十几个小弟!看看他胳膊上的伤口,全都是刀伤啊!你仔细看看,往外冒血啊!”

    田静望着我的胳膊,鲜血淋漓,她的眼中涌向着难以置信的表情,她又望了望我手里的唐刀,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我心酸的笑了笑,这一切终究还是**裸的暴露在田静面前,她会意识到我一直都在欺骗她,也不知道她心里会多难过!

    “田静,枫哥混的多叼你知道吗?一高的老大啊,手下小弟七百多,你看看——”老狗指着那边黑压压的人群,喊道:“那全都是他的小弟!你不是最讨厌混子么,王枫就是大混混啊,你也像讨厌我一样讨厌他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狗,你闭嘴!”

    田静大喊了一声,泪流满面的喊道:“你放开王枫,我永远都不会讨厌他!永远都不会!”

    我脸上的笑容顿时扩散,纵使疼痛冰冷,却也感觉到浑身的暖意,这小妮子,果然没有白疼她!

    老狗的目光顿时变得狰狞起来,一张脸变得极为扭曲,整个人散发出浓浓的煞气,好像失心疯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一把抓住我胳膊上的肠线,缝合伤口的肠线,用手指扣住,猛一用力,给我活生生的扯了出来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撕心裂肺的疼痛,让我忍不住痛嚎一声。

    “王枫!”田静心疼的大叫,带着哭腔喊道:“你放开王枫,老狗你个王八蛋!”

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我痛的浑身颤抖,唐刀我都握不住了,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x你妈,田静怎么会喜欢你这个狗东西!”老狗大骂,一脚狠狠的踢在我的肚子上,我倒在满地泥泞中。

    “枫哥!”

    兄弟们看到我被打,提着刀朝着这边冲来。

    “站住!全都给老子站住!再动一下,你们把田静从楼上推下来!”老狗猛一转身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烂尾楼上的两个混子,立刻按住田静的肩膀,把她推到了二楼的边缘。我看到,她的一只脚都悬空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不要动!”

    我冲着邝鹏鹏他们大喊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邝鹏鹏甩了甩头发,一刀插在了地上,暴跳如雷!

    兄弟们都不敢动了,毕竟田静在老狗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田静,好好的给我睁开眼看着!”老狗仿佛一只疯狗般怒喊,再次抓住我的手臂,用手指勾住缝合伤口的第二根肠线,粗暴的扯了出来,红白的皮肉翻卷着。

    这种痛苦太强烈了,我死死的咬着牙,还是发出了**声。伤口是一针一针的用肠线缝上的,密密麻麻的针脚,这么暴力的一下扯开,比刀子砍得都疼。

    田静几乎崩溃了,心痛的大哭大叫,她剧烈的挣扎,半边身子都悬空了,如果没有被两个混子拉住,她肯定会跳下来。

    “田…田静,没…没事,我…没事,你……不要担心。”我仰起头,望着她大喊,可是声音却因为剧痛变得颤抖。

    “还是担心你自己!王枫,当初砍我进医院,老子让你好受!”老狗怒骂了一声,一脚踢在了我的膝盖上。

    他身高一米八,身强力壮,这一脚势大力沉,把我踢得半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枫哥!老狗,我x你妈!”

    看到我被打,性如烈火的邝鹏鹏忍不住了,提着刀犹如发怒的老虎一般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还不老实,妈的!小黑,把田静给我推下去!”老狗冲着楼上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个混子按住田静的肩膀,就要往外推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动,我老实,x你妈老狗,别落在老子手里!”邝鹏鹏望了一眼烂尾楼,强忍着内心的怒气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看到人群中的超哥,悄悄的朝着烂尾楼溜去。他身材矮小,在人群中很不起眼,除了我谁都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“枫哥,让你尝尝鞭腿的滋味!”老狗眼中凶光四射,双脚猛的蹬地助跑起来,然后飞起一脚,侧踢中了我的头部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我感觉被一块巨石砸中了一般,整个人都懵了,耳朵嗡嗡作响,眼前漆黑,几乎要晕倒。冰凉的雨水撒在我的脸上,才让我清醒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不耽搁了,结束。”老狗说了一句,弯腰捡起我的唐刀,架在我的脖子上,喊道:“一高的小杂碎们,你们的老大在我手里,都不要动,否则我抹了他的脖子!二高的兄弟们,给我上啊,把一高的人全都干倒!”

    二高的阵营中,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呼喊声,一千多人如狼似虎朝着这边冲击过来,溅起了漫天的雨水!

    我被老狗用刀逼住,兄弟们提不起士气,更是畏手畏脚,怎么打得过士气正旺的一千多混混?

    短短两分钟,上百小弟被二高的人打倒,场中呈现一边倒的局面。一高的兄弟,一个个倒下,我的心都在滴血!

    败局,似乎已经注定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视线的远处忽然走来一道身影,他打着伞,足足一米九的身高走在漫天大雨中,威猛的像是一尊天神!

    我等的人来了!

    霸王项天,松源高中界的不败神话,天神一般的霸王,来了!...“”,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