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章 洗澡去!

    我想起那个长相可爱的小师妹,心不由的揪紧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手里的唐刀能借我看看吗?”

    我脑海中又一次浮现出她当时的样子,清澈的大眼睛望着我,微微咬着嘴唇,吹弹可破的小脸上有着害羞和期待。

    然而,我却欺骗了他的善良和信任,用刀劫持她,这件事一直心中有愧。

    这一次又利用了她,心中更是愧疚。

    望着张谋子的背影,我连忙喊道:“小师妹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谋子忽然站住,转身说道:“胸口中了一刀,没有大碍,在奉先武校附近的一所医院,名字叫做松源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。你要是想看她的话,就抽个时间去,有一份人情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挨了刀!

    我心中一惊,不由得苦笑,这下感觉更对不起那个小姑娘了。怪不得陆武会发飙,在张云亮的谋划下,这一刀肯定是记在了眼镜文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想看她的话,就抽个时间去,有一份人情送给你。”张谋子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愣:“什么人情?”

    “去了那里就知道了。”张谋子笑了笑,“具体在哪个病房我也不知道,不过那里肯定会有很多奉先武校的人,穿着校服很好认,你到地方就能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打算抽出时间,带些水果去看看那个小姑娘。不去的话,良心难安。归根到底,还是因为我的原因,才使得小姑娘挨了刀。

    目送着张谋子离开,我望了望手里的唐刀,到时候也带着它一起去。如果小姑娘接受的话,就把这把刀送给她,弥补一下对她的伤害。

    场中的混战彻底结束了,老狗身边的人全部倒下了,邝鹏鹏、蒋门神、地主,正围着老狗打。

    本来我也想上去施暴,想想还是算了。门神他们怒气冲天,把老狗当做皮球一样在满是泥泞的地上踢来踢去,等他们结束我再上。

    对于老狗这样的人,我是没有丝毫同情心的。

    “枫哥,报仇啦!”邝鹏鹏忽然望向我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点点头,双脚猛的踩地,携带着狂奔而来的力道,一脚狠狠的踢在了老狗的侧脸上。

    他的嘴里飙了血,牙齿都飞出去一颗。

    李博递来一把伞,我握着伞尖,扳过老狗的脸,木制的伞把狠狠的朝他的脸上打去!

    “x你妈!抢我女人是!”

    “你很嚣张是!”

    “拆我伤口肠线是!”

    “想做新人王是!”

    几下打下去,老狗额头眼角都已经被打出了伤口,嘴里的牙齿又被打飞出来两颗,挂着丝丝血肉,滚落在地面上!

    雨伞的铁骨都打弯了,我才住了手。

    “这个东西不能放过的,他就是一条疯狗,时时刻刻都会窜上来咬你一口。所以最好的办法,就是让他变成一条没有爪牙的狗。”张宇望着半死不活的老狗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

    太子拎着冷钢三美武士刀,斩断了老狗的一条手筋和脚筋,本来他是要废四肢的,被宇哥劝阻了。

    “做人留一线。”宇哥说。

    “断掉他两节筋,神仙都救不了他,去医院都没用,等着看他右臂和左腿抽鸡脚风。”太子把鲜红的刀身在老狗身上摸了摸。

    老狗痛的在地上打滚,嘴里发出的痛嚎不似人声。

    我知道,老狗完了,成为了一个废人。他必须离开松源市了,要不然他活不下去。他在做二高老大的时候,没少欺负人。现在他废了,估计会有很多人跳出来踩他一脚。

    张宇帮忙打了急救电话,我们望了一眼狼藉无比的场地,就离开了。太子走的很急,急着回家,估计是安排之后的一些事情,为去金三角做准备。

    “走,先去医院,帮小枫包扎一下伤口。”张宇望了我的胳膊一眼,说道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有些担忧的问道:“宇哥,这次大斗殴,受伤了那么多人,会不会引起什么严重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没死人,就没啥严重后果。重伤的有十几个,全都送到了医院,其他人都是轻伤。当然,也有几十个四肢断裂的,都是霸王的手笔。”张宇笑着说道:“你不要担心,那些社团会处理这些事情的。毕竟大混战就是他们主导的,善后等一些事情,自然该交给他们去做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和他们边走边聊,来到了马路上。

    “走,去医院。”张宇在路边拦车。

    “宇哥,你们先去,我还要去找田静。她今天被老狗劫持,应该是吓坏了。”我咬了咬嘴唇说道。

    张宇愣了一下,随后道:“你等着我电话,明天为太子送行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忘了一眼张宇:“表哥,你明天也要跟太子哥一起走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想好。”张宇苦涩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跟张宇他们分开后,我立刻给超哥打了电话。马文超告诉我,本来他要送田静回家,可是她不回去,说是要等我。

    马文超就把她送到了附近的一家宾馆休息。

    超哥告诉了我地址。

    “好,我立刻去。”我正准备挂电话的时候,马文超忽然嘿嘿一笑,说道:“枫哥,你马子波真大,以后也帮我找个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我骂了他一句,立刻朝着锦鲤宾馆赶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,终于是把老狗干沉了。以后我就能陪着田静,过着安安静静的日子,再也不用担心被人打扰了。

    什么大混战,什么新人王,我都不在乎,大决战之后一系列乱糟糟的事情,我都不想去参与,不想去管了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我来到了407房间门口,看到超哥正蹲在地上,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超哥,你蹲在这里干什么?”我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不了女人哭,你马子一直哭。”超哥苦笑着说道,“我告诉她了你没事,就是不听,女人果然都麻烦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颤,来到了门前,门没有关,我推开后,轻轻的关上门,然后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一眼就看到了田静,她正趴在床上,身体微微的颤抖,好像在小声的哭泣。

    我张了张嘴,却没说出话来,心里窒息一般的痛。她被老狗的人劫持到了烂尾楼,肯定是吓坏了。而且,她站在楼上看我被老狗打,担忧的不得了。现在,她仍在为我担忧。

    我感觉深深的愧疚,又让她为我担惊受怕了。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,以后不会这样了。

    她哭的很伤心,我来到了床边,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她的衣服都湿透了,白的t恤紧紧的贴在了背上,透出一大片白皙的背。

    她湿漉漉的头发,凌乱的散在肩**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把湿衣服脱下洗个热水澡,着凉了怎么办?”我拍了拍她的背,问道。

    听到我的声音,田静的身体猛地一颤,然后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。她望着我,揉了揉眼睛,擦去眼睛里的泪水,颤抖的声音让我心碎:“王……王枫!”

    “是我啊。”我笑了笑,“别担心了,赶紧去洗个澡,马上要着凉的,把人家宾馆的床都弄湿了,小心找你要赔偿。”

    巨大的惊喜在她的脸上浮现,田静一下子扑进了我的怀里,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紧紧的搂着她的背,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“阿嚏……”

    她鼻子抽动,打了一个嚏喷。

    我咬咬牙,忍着胳膊上的剧痛,直接拦腰把田静抱了起来,一脚踢开了浴室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去洗澡!”我把她放在地上,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事,还是先去医院。”田静望了望我的胳膊,心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胸妹,乖一点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我眯了眯眼睛,一把抓住了她湿漉漉的t恤下摆,然后猛的往上一掀。...“”,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