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章 往事不堪回首!

    “二姐来了!”

    三金刚四金刚,甚至连大金刚马文超都是变得激动起来,全都站起了身。还有张谋子,望着那辆火红的跑车,身体都在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我心中涌起了浓浓的好奇,二金刚究竟是何方神圣,居然让这么多大佬级的人物激动不已,甚至连一直淡然自若的张谋子都是有些失态!

    张小花更是夸张,指着那辆火红的跑车失声尖叫:“法拉利!”

    唯有小马哥和霸王,表现的还算淡定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火红的跑车猛然停下,车门推开,一双踩着黑高跟鞋的"si wa mei tui"伸了出来,接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趾高气扬的美少女,身材姣好,女士小西装外套,黑的墨镜,典雅手包……让人吃惊的是,她西装外套不是穿着的,而是披着的,像个威武霸气的山大王一般,一脸不屑的表情,风风火火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望着这个美少女,我的脑海里蹦出了恶棍、欺男霸女、飞扬跋扈、纨绔子弟等等一系列有关的字眼。

    三金刚四金刚已经激动的跑上前去,低头哈腰的喊道:“二姐好。”

    美少女瞥了两人一眼,张嘴骂道:“两个臭傻逼,滚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目瞪口呆,这二金刚……出口不凡,有点另类啊,然而,其他人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。

    三金刚更是一脸贱笑的说道:“听二姐骂就是舒坦!”

    张小花望着那个美少女,双手紧握抵着下巴,满眼都是小星星:“这位姐姐好霸气啊。”

    “帮我拿着衣服。”

    美少女一甩肩,小西服从身上滑落,四金刚眼疾手快,立刻用双手捧住。

    她里面穿着一件洁白的女士衬衫,样式高贵典雅,跟美少女飞扬跋扈的气质不符。

    此时,马文超也是屁颠屁颠的迎了上去,一脸亲切的笑容:“二妹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闷骚男,靠边站!”美少女对超哥竖了一个中指,摘下了大框墨镜,露出了一张美艳绝伦的脸庞,这方天地顿时变得明艳起来。

    不用美少女说,超哥已经上前,把那副墨镜捧在了手中,像是捧着绝世珍宝一般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张谋子居然也红着脸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看到,他有些害羞,脸庞微红:“雁……雁秋姐。”

    我的天!

    看到张云亮这个样子,我感觉在做梦,这还是那个冷峻少言的张谋子吗?

    “整天玩阴谋诡计算计别人,小心三十岁秃顶,头发掉光光啊!来我家养生馆,姐给你打八折!”

    张谋子连连点头,道:“等我在工地挣够了钱,立刻去你家的养生馆。”

    美少女白了张谋子一眼,踩着高跟鞋朝着我们这边走来,她放慢了脚步,视线落在了小马哥的身上,脸上露出了一个娇艳的笑容,轻声的说道: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二妹,好久没见你了,在大学里怎么样?”小马哥点点头,然后笑容满面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,一直过着挥金如土的生活,整天欺负人,没意思。”雁秋姐撇撇嘴,很无聊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二妹还是一点没变。”小马哥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张小花望着雁秋姐,几乎陶醉了,彻底化身脑残粉。

    我在心里暗道,超哥说的没错,二金刚果然是一个风一样的女子。

    下一刻,让我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,雁秋姐站在了项天的面前,一副羞答答的模样,仿佛变作了江南水乡的温婉美女。她微微咬着嘴唇,脸上染着红晕,柔情似水,跟刚才飞扬跋扈的模样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霸王哥。”她甜甜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超哥用胳膊捅了捅我,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:“我二妹叫彭雁秋,喜欢霸王哥。”

    不用他说我就能看出来,原来,二金刚的名字叫做彭雁秋。

    项天一副伤脑筋的样子,捂着额头说道二妹做回你自己,你不适合走温柔路线。

    彭雁秋气的跺了跺脚,白了项天一眼,视线转移,落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大家都对她很恭敬,我自然也不会矫情,连忙喊道:“雁秋姐好。”

    彭雁秋点点头,说道:“王枫,一高的老大,我听说过你。青年俊彦,后生可畏。”

    她年纪轻轻,最多二十岁,虽然是夸赞,却是一副前辈指点的语气。我也不在意,她在我面前,确实算得上前辈。

    项天却皱了皱眉,说道:“二妹,怎么说话呢,站在这里的都是兄弟,什么后生不后生的?”

    彭雁秋嫣然一笑,望着我说道:“以后你也跟他们那些臭傻逼一样,叫我二姐。”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,不知道她这话是骂我呢还是对我表示亲近?

    四金刚搬来了一张大桌子,我们几个人围着桌子坐了下去。三金刚和四金刚对彭雁秋狂献殷勤,一口一个二姐,结果换来一顿臭骂,两个人却一个比一个笑得欢。

    小马哥,霸王,四大金刚,这六个人曾经叱咤风云,差点制霸松源高中界的传奇人物,今天在这里聚齐了!

    我有一种预感,事情似乎并不是单纯的聚会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四金刚搬来了几箱啤酒,一人开了一瓶,我们一起碰了一杯。

    他们开怀畅饮,我跟张谋子沉默不语,我们俩都是外人,也不好插话。跟他们这些人坐在一起,还是有着一些压力的。

    不过,让我奇怪的是,无论是小马哥还是霸王,亦或是四大金刚,对于之前的事迹绝口不提,他们一直都在聊着最近的所见所闻。甚至聊到了大混战,聊到了我,就是不提以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似乎他们之前那些光辉的事迹,被每个人遗忘了一般,有一种往事不堪回首的意味。

    彭雁秋不愧是二金刚,场中最能喝酒的是霸王,他才喝了两瓶啤酒,彭雁秋已经喝了三瓶。每次,她都是仰着雪白的脖颈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在她喝完第四瓶酒的时候,忽然站起身,抄起桌子上的空酒瓶往地上狠狠的一摔。玻璃瓶瞬间爆碎,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一惊,望向了彭雁秋。

    “段天都回来了,就在今天中午,他回到了松源!”彭雁秋站在那里,面若寒霜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本来还喧闹的氛围,瞬间沉寂了下来。

    除了张谋子和张小花,我感觉到了一股股愤怒的情绪从他们每个人身上升起,而且愈演愈烈大有失控的趋势。

    尤其是四金刚,表情都写在了脸上,怒火冲天,煞气惊人!

    张小花吓得躲进了张谋子的怀里。

    一向平平静静的小马哥,此时右手逐渐的握紧,塑料杯子在他手中渐渐的变形,杯中的啤酒溢出撒了出来,他却仿佛没有看到一般。

    他的眼里闪烁着深深的仇恨,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仇恨。

    就连马文超,也是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小马哥和霸王在场,我感觉四金刚早就爆发了。饶是如此,他仍是忍不住,猛地站起身,吼道:“今晚收段天都的尸,我要砍他九百刀!”

    小马哥放下杯子,擦了擦手,脸上再次恢复了平静。他瞥了四金刚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四弟,坐下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四金刚不甘的喊了一声,还是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小马哥望了望众人,笑道:“只不过是回来个人罢了,松源市每天都有很多人回来,也都有很多人离开。我们不要在意,我们喝我们的酒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彭雁秋银牙紧咬,说道:“我请了半年的假,专门从省城飞回来,就是要对付段天都那个王八蛋!你腿上的伤,大嫂的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妹!”小马哥忽然打断了彭雁秋的话,笑着说道:“过去的事情就让她过去,不要再提。”...“”,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