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章 八段锦!

    我点点头,来到了彭秋雁的车上,超哥也屁颠屁颠的往车上钻,却被彭雁秋一脚踢飞。

    彭雁秋启动了车子,没有说一句话,我也没问,心里却在揣摩着她的目的。

    她把车开到了颍河大堤上,在一个路灯下面停了车。

    彭秋雁下了车,我也跟着下去了,她披着小西装外套,晚风吹起了她的衣摆,吹乱了她的秀发,一股股淡淡的清香钻进了我的鼻孔中。

    我望着哗哗作响一眼望不到边的颍河,心胸顿时开阔起来。

    “给!”

    彭雁秋扔来了一盒烟。

    我伸手接过,扫了一眼,是黄鹤楼牌的香烟,金的盒子,上面写着庆典两个字。我面一变,又扫了一眼,旁边写着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纪念版。

    我眼中涌出了一抹震惊,望向了彭秋雁,问道:“二姐,这是黄鹤楼大金砖?”

    彭秋雁点点头,道:“给你了,拿着吸。”

    “二姐真大方!”

    我挠了挠头,以前在小卖部吸烟,地主他们说,市场上流通的最贵的香烟,就是我手里这种黄鹤楼大金砖,辛亥革命纪念版,11年出的,一条烟30000元人民币。

    没想到彭秋雁直接给了我一盒,二姐真土豪啊!

    “拆开,尝尝味道怎么样。”彭秋雁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我望着她美艳绝伦的脸庞,微微愣了一下神,彭秋雁一旦收起那种嚣张跋扈的姿态,女人味十足,魅力四射。

    我拆开包装,抽出来一根,点上火后深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是不是要比你们常吸的十块红旗渠要好?”彭秋雁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仔细的感受了一下,然后尴尬的说道:“二姐,我刚抽烟不久,不会品烟,感觉跟十块红旗渠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彭秋雁白了我一眼,也不再说话。她望着滔滔不绝的颍河水。目光变得迷离起来,幽幽的说道:“两年前就是在这里,段天都的人挑断了大哥的脚筋,杀了大嫂!马文超身中十七刀,差一点就挂了。如果不是练习我彭家的八段锦吊住了一口气,现在他坟头草应该有两米深了。”

    我站在一旁,沉默不语,这种事不是我能掺和的,甚至连议论都不能。

    “深仇大恨,滚滚的颍河水都冲刷不尽。今天段天都回来了,所以我也回来了,就是为了报仇!”彭秋雁忽然望着我,目光灼灼的说道:“王枫,跟着我一起对付段天都,杀了他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!”

    我一脸苦笑:“二姐,你太高看我了。段天都是盛和的少馆主,我只是一个高中生。我跟他是一个地下,一个天上,别说对付他了,我连成为他对手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彭秋雁摇头,道:“不要妄自菲薄,你是太子的兄弟,可以借助新鸿的力量。再加上我们彭家的天人堂,对付段天都那是小菜一碟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是太子,新鸿是新鸿,我是我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你现在应该算是潜力股,等太子掌管了新鸿,你的身份地位可就不一样了。为什么这么说,因为我跟太子打过交道,知道他什么性格。傲气冲天,极其护短!一般人他看不上眼,但只要是他认可的人,他就会掏心掏肺。我敢保证,只要有人敢惹太子的兄弟,他绝对会掂着家伙跟人干,哪怕对方是盛和这样的庞然大物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太子哥的确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彭秋雁抿抿嘴,继续说道:“更何况,你是张宇的亲表弟。太子谁的话都不听,连新鸿坐馆都管不住他,但是他听张宇的。所以,王枫你是有背景有后台的人,就看你自己懂不懂的开发利用了。”

    我揉了揉额头:“二姐,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,但是太子即将上台接受新鸿高层的考验。这个关键阶段,我绝不会给他添乱!”

    “白痴!”彭秋雁瞪了我一眼,道:“新鸿是太子他爹的一言堂,太子上台十拿九稳,你有什么好担心的?再说,老大也说了,盛和的人要对付你,你就不想着还击?”

    “刀疤男来自盛和,并不代表盛和要对付我。或许,刀疤男的儿子在学校里被我打了,所以找我的麻烦。”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彭秋雁的提议,我当然不能答应。我刚刚从大混战的漩涡中脱身出来,怎么会再跳进一个更深的漩涡中?况且,这会拉着张宇和太子一块下水,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讲道理你不听,那就讲利益。”彭秋雁捋了捋额前的乱发,说道:“只要你答应跟我联手对付段天都,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钱。而且,我们彭家独门气功秘法,我也可以给你一部分,保证你成为马文超那样的高手!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惊,没想到彭秋雁给出了如此丰厚的条件。钱我当然喜欢,现在兄弟们住院的医药费,都不知道哪里去弄。彭家的独门秘法,我自然也是心动,超哥刚才对我说过,他之所以这么厉害,就是因为练了彭家的功夫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我认真的想了想,还是摇头拒绝。不只是因为太子和张宇的原因,还因为田静,我已经答应她了,退出江湖,好好学习,准备迎接九校联考,获得班级前二十名。

    如果我要是跟段天都怼起来,肯定要跟田静分手。为啥,因为段天都是盛和的掌舵人,别说田静了,我身边的一切人都有危险,包括我姐王鸥,甚至远在老家的父母亲人。段天都可不是老狗那样的对手,他比老狗要可怕一万倍!

    小马哥、霸王那样牛叉的人物,面对段天都都要忍气吞声,更何况是我!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段天都跟我无仇无怨,我为什么要跟他怼?

    “对不起,二姐,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。如果你没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。”我说了一句,然后把黄鹤楼大金砖递到她面前,说道:“二姐,这种烟我抽不惯,还是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彭雁秋跺了跺脚,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气呼呼的说道:“太小看我了,你以为大金砖是我收买你的,三千块我还不放在眼里!拿着装好,以后在小弟面前装装逼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王枫,你也别急着拒绝,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,先送给你一份礼物。”彭秋雁伸手入怀,掏出一个苹果手机,说道:“上面有视频、图片、文字,是我彭家的八段锦第一段,你练个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八段锦?”我微微一愣,说道:“这不是一种古老的引导术么,经常联系能够达到强身健体的效果。网上一搜就是大堆的资料,这有什么珍贵的吗?”

    “白痴!”彭秋雁白了我一眼,说道:“网上流传的八段锦,能跟我彭家的八段锦一样吗?这八段锦,经过我彭家历代高手改进,与气功秘法相融合,堪称无价之宝!马文超只不过练了四段,就成为了有数的高手。这是第一段,给你拿去练。记住,只能你自己练习,不要传给任何一个人,否则你和那个人都有灭口的危险!”

    我额头上溢出了一丝冷汗,点点头道:“二姐,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天后我在这里等你,如果你答应了我的提议,我就给你剩余的七段。如果不答应,那你就不用来了,这第一段就当做二姐送你的礼物。”彭秋雁笑眯眯的说道,像是一只狡猾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我终于明白了,她拿出八段锦第一段送给我,是想让我上钩,答应了她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走,二姐送你回去。”彭秋雁钻进车里,对我说道。...“”,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