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4章 探伤!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吃完饭后,姐姐收拾餐具,我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,在里面锁上了门,迫不及待的拿出了那个苹果手机。

    八段锦第一段

    我先看文字介绍,然后看图片,最后再看视频。足足看了半个小时,还是没有看懂。

    一共分成两部分,第一部分很简单,盘膝而坐,静心凝神。第二部分比较难,分为三步,第一步叫做导气,其实就是排除体内的废气,口诀是气以直养而无害,以曲养而无益,腹内松净气腾然。第二部分叫做行气,口诀是以心行气,务实沉着,乃能收敛入骨。第三步叫做运气,其实也就是就是深吸一口气,按照上面介绍的方法,让这口气在身体内运行。口诀是以气运身,务顺遂,乃能便利从心。

    看了半小时,我看的是云里雾里,三句口诀一句都没看懂。

    虽然没看懂,但是后面有具体的导气行气运气方法,我索性就不管口诀,直接依葫芦画瓢的练习。

    又练了半小时,我是毫无收获。按照上面说的,要感受到体内的气体流动才可以,我什么都没感受到。

    我还是比较好强的,又坚持练了一个小时,仍是一无所获。无奈之下,我给超哥打了个电话,跟他说明了情况。

    超哥告诉我,练这东西要看天赋,我这个情况明显就是天赋不行,建议我放弃练习。他说当时他练第一遍时,就已经能感受到气流在身体内的变化。

    枫哥,你不适合练武,还是洗洗睡。最后,超哥对我说道。

    马文超,去死我狠狠的按了挂机键,没天赋怎么了,我相信勤能补拙。我又勤奋的练了一个小时,结果悲哀的发现,马文超的话是对的,我练武的天赋很差。

    不过,我还是没有气馁,只要坚持练习下去,总有一天会出效果的。

    等我放下手机的时候,已经快到零点了。我习惯性的登上了微信,看到李美儿发了一个心情:怎么办,我快要烦死了

    我连忙问她怎么了,过了半天她才说,没什么,家里有点烦心事。

    看她不愿意详细说,我也没继续问,毕竟是她的家事,我也不好打破砂锅问到底。

    正准备跟她说晚安的时候,张宇的电话打来了。

    小枫,明天中午十二点,帝客大酒店聚会,为太子践行。新鸿那边已经确定了,太子的第一站就是金三角,明天晚上六点的飞机。宇哥告诉我。

    我知道了,表哥,明天我一定准时到。

    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,但是这一天来临的时候,我心口还是有些发堵。跟太子这一别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,就算他能平平安安的回来,但那时候他已经是新鸿年轻的掌舵人了,恐怕物是人非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对宇哥,还是对我来说,曾经的那段职高的时光,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表哥,你做决定了吗我问道。

    是啊,我也准备去了。本来我还在犹豫,可就在刚才,新鸿的坐馆也就是太子他爸找上了我。张宇说道:他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,给我讲了很多太子小时候的事情,说他年纪逐渐大了,照顾不了太子多久了。

    张宇苦笑道:太子他爸就像是托孤一样,把太子托付给了我,让我看管他唯一的儿子,最后他还对我深鞠了一躬,你说我能不答应吗他代表的不是新鸿坐馆,而是一个普通的父亲。

    好。我无奈一笑,旋即就问道:表哥,新鸿继承人的考验,肯定是很机密的事情,你要参与其中,必须要加入新鸿成为社团的人,才可以随着太子去金三角。

    我这么说,自然是担心张宇加入社团。

    小枫,这个你不用担心。张宇说道:新鸿有个规矩,叫做三人帮,帮就是帮助的意思。这个规矩是针对继承人的。新的继承人在接受社团考验的时候,可以找来三个人帮助,分别叫做左膀右臂后腰。这三个人没有任何限制,是不是新鸿的人都没关系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:表哥,你没有加入新鸿,应该是成为了那三个人之一。

    张宇笑着说道:是啊,我现在成为了太子的左膀,不受新鸿约束,也没有加入新鸿,只对太子一个人负责。

    这个规矩倒是奇怪。我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,新鸿第一代坐馆,就是带着三个兄弟打下的地盘,左膀右臂后腰就是从那时候传过来的。但是终其一生,那三个兄弟都没有加入新鸿,所以这个规矩就这么传了下来,算是新鸿的传统。张宇笑着说道:这也算是继承人的一项特权,只要太子不违背新鸿规矩,就能享受这个特权。

    我点头说道:这个规矩好,你既能帮助了太子,又避免了陷入社团漩涡,简直是一举两得。但是表哥,你跟太子一起去金三角,一定要小心,保护好自己的安全

    老表,你放心,他们考验太子又不是让他去送死。我跟你说,太子除了那个臭脾气,脑子身手都是顶尖,只要我跟着,他通过考验十拿九稳。张宇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我们又说了几句,就挂断了电话。虽然张宇说的很轻松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隐隐有着一丝不安,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第二天,我一大早就起床了,跟地主他们联系了一下,准备去医院探望受伤的兄弟。

    我洗刷过去后,跟姐姐说了一句,就走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下楼梯的时候碰到了那个胖房东,她正好上楼,肥硕的身体几乎把整个楼梯都堵严了。

    我只好站在那里,等着她先过去。

    小枫,起来这么早,出去玩啊那个死肥婆看到我,忽然一脸笑容的问道。

    是啊,朱姨。我不咸不淡的说道,对这个死肥婆,没有任何的好感。

    你们年轻人的事情当紧。胖房东说了一句,居然退后了几步,给我让了路,笑容满面的望着我:赶紧下去。

    我有些诧异的望了她一眼,这个尖酸刻薄的死肥婆,什么时候改了性了,这么客气,居然主动给我让道

    太阳打西边出来了

    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才发现,最近死肥婆对我的态度一直都很好,好像变了个人似得。这一切的改变,好像是她看到几十个混混围在楼下叫我枫哥的时候开始的。

    我冷冷一笑,这个整天拿鼻孔瞪人的死肥婆,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

    超哥在楼下等我,我们一起朝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胡同口,我看到地主李博和邝鹏鹏三个人正在那里等我,他们嘴里一人叼着一根烟,身上都缠着绷带,看起来很另类。

    枫哥超哥

    看到我们走来,他们连忙喊道。

    门神呢我走近后,问道。

    门神哥惨了,他爹发现他受了刀伤,现在估计正挨训呢。地主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好。我无奈的笑了笑,从兜里掏出二姐给我的那包烟,一人扔给他们一根:尝尝这个。

    卧槽黄鹤楼大金砖,中国最贵烟,150一根邝鹏鹏仔细的看了一眼,忽然失声喊道。

    闻言,地主和李博看了看手里的烟,又看了看我手里的烟盒,也是一脸的震惊:枫哥叼啊,这是纪念版,有钱也弄不到,枫哥哪里弄得

    昨天小马哥面馆聚会,二金刚给我的。我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邝鹏鹏赶紧吐掉嘴里的烟,把大金砖点上,狠狠的吸了一口,一副飘飘欲仙的表情,然后夸张的说道:以前我腰疼肾亏腿抽筋,上个二楼就喘气,自从抽了黄鹤楼大金钻,腰也不疼了,腿也不抽筋了,一口气跑八楼,天天十三次

    十三次,你怎么不去死,六次就让你变软脚虾李博笑骂道。

    哈哈

    在一片欢声笑语中,我们在街边拉了了一个出租车,朝着第一人民医院赶去。

    下了车,我们买了几大兜水果,在地主的带领过下,来到了病房。

    寸爆还在重症病房,其他人都在普通病房打点滴,一共十四个人,住了三间病房。我们一一探视过后,地主去交今天的医药费,我去办公室跟主治医师交流了一下。

    主治医师说,伤势都没有什么大碍,肋骨断裂,失血过多,住十天半月就可以出院了。不过伤筋动骨一百天,出院后还要配合治疗几个月,才能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说完病情后,我问了他医药费的事情,医生说所有的算下来,大概需要十多万。而且他说这是刀伤,打架斗殴造成的伤势,合作医疗不报销的。

    他没有报警,就已经承担了很大的风险了,还是地主托人说情,他才没有声张。

    最后,我一个人站在走廊里抽烟,十多万医药费,我到哪里弄...“”,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